九九

头像p站id=34911859
背景 独占我的英雄

《叶子黄》番外二、蜗牛和黄鹂鸟

莫名笑King:

黄少天小时候听人家说鱼子酱是种很高档的洋玩意,看电影的时候还会有如下台词:“先生,您想怎么用鱼子酱?”

电影里的男主角因为第一次涉足上流社会对鱼子酱为何物并不了解,不过还是颇镇定地说自己从来不吃。

且不论当时电影里的服务生对这种说法多么吃惊,至少可以一窥这高档的食物还要配个什么吃才痛快,脑补了一下应该是一种回味起来颇有鲜味的东西。后来黄泽枫带全家去尝试日本料理,亲儿子头几次吃得畅快淋漓。几年过去了有一次蓝雨全队去吃自助餐,喻文州端着餐盘站在日料系列前面说:“再点份鱼子酱的寿司好了。”

黄少天那时才意识到,原来自己早就吃过这所谓的高端洋气上档次的东西。只是那或红或黑色的鱼子铺排在寿司饭团上,完全就没有意识到原来就是这个啊!可见很多东西慢慢习惯了也会忘掉曾经那么想要尝试的。

 

黄少天接到黄泽枫电话说陈婕让他带叶修回家吃饭的时候正在埃及过三十五岁生日。

手忙脚乱从口袋里掏出电话的当口他和叶修在开罗街头吃沙子,两个人被马路上各种说不上异域风情还是异族风味的车子包围着,说是兵荒马乱也不为过。

叶修看黄少天神情古怪,挂掉电话之后就跟偃旗息鼓的战场一样安静,问他到底怎么了。黄少天喃喃自语似的说:“老叶,我妈让我带你回家吃饭……”

叶修哦了一声,随后才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他转身就把黄少天拦腰搂住做了个往上天扔的动作,惊吓到了身边一群日本旅行团的大爷大妈。

黄少天开始骂街喷他不要脸,包括这种无意义的举动也一并被吐槽:“你这老胳膊老腿的,能不能别抽风?闪着腰我看你怎么去看金字塔!”

叶修咧着嘴笑得有点激动:“快快!革命成功了,求奖励!”

黄少天觉得人过了而立的岁数应该更加稳重得体,但是叶修这种不走寻常路的人也压根不考虑这个想法。他伸出手去捏叶修的脸,说:“爱卿,今晚让你在上面。”

“皇上,臣真诚地问一句,您什么时候在上面过?骑乘不算。”

黄少天拉着他快步走起来,他果断决定快点把开罗逛完了回家去。这本来也就是他们在埃及的倒数第二天了。

回酒店的时候在大堂里看到一个金发碧眼小正太疑似走丢,也不闹,就两个眼睛哭肿了。黄少天想了想问叶修:“那孩子有点眼熟啊?”

叶修点点头回答:“好像是我们隔壁那间客人的?德国人吧。”

“你不容易啊,居然能听出来人家说的是德语!”

“我只是看到那小孩背的书包上挂了个德国国旗吊坠……”

黄少天走过去哄那孩子,从口袋里拿出今年买的小纪念品给他看,他读书后对德语的了解仅限于“你好”“再见”“我的名字是某某某”这样,试着去跟小正太说话,结果人家眨眨眼睛用英语说了句:“我可以说英文……”

叶修在一旁看着黄少天哄小孩看得特别开怀,黄少天给他一胳膊肘:“笑你妹啊,老子一个人哄你在旁边看热闹人干事?”

“我看你挺高兴的啊,他也挺高兴的。虽然我不知道你俩在说什么吧……”

“他白天跟父母走散了,自己摸回酒店的,也没有房卡进不去房间只能在这儿等。”

“记得他父母的电话号码吗?”

黄少天一拍自己脑袋:“哎哟怎么把这个忘了!”说完就问那孩子,结果还真记得,赶忙托酒店大堂经理给打个电话说孩子在这儿。

联系上人家父母后,小孩还过去跟爹妈说了几句话,然后就是等家长回来。黄少天抱着小正太去大堂里沙发上坐,叶修跟经理比划了一下表示我们就在这儿等。

正太八岁,正是有趣活泼的时候,听见父母说等会儿就回来就不抹眼睛流眼泪了,跟黄少天你一句我一句开始聊。叶修基本上除了介词代词单个词汇之外一概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想跑出去抽烟吧,又想看黄少天那有趣的样子。

“你以前唱给熙熙的儿歌呢?唱来听听。”

“老叶你有毛病吗?那个哄三四岁大的还差不多。”

“好久没听你唱那个了,有点怀念。唉,为什么你上了岁数就变得不可爱了呢?小时候多萌啊,十五六的时候还叼着根牛奶冰跟在老魏后面转。”

黄少天也觉得不可思议:“这么说起来我们认识有二十年了?”

“唉,岁月都开始在你身上留下痕迹了,但是哥还是没有老。”

“如果说人的岁数是用不要脸的程度来衡量的,那么你的确二十年前就已经是耄耋老人了……现在当然没有什么变化。”

“不要这么文绉绉,真受不了怎么念个书回来变得这么像喻文州。”

“像我们队长多好,你有什么不满吗?”

“你怎么不学学我?”

“学你什么?不要脸?太高难度了吧。”

俩人进入正常斗嘴模式后旁边的小正太不高兴了,拉扯黄少天的衣服问他跟叶修在说什么,叶修是不是他哥哥。

黄少天一愣,觉得国外教育应该比较开明,指了指叶修用英语说这是我的爱人,我们在一起二十年啦。

小正太恍然大悟地看了看叶修,问黄少天那就是像我爸爸妈妈一样结婚了吗?黄少天觉得这个问题有点难以解释,不过还是爽快承认了。小正太仍旧觉得好奇,化身八卦星人开始关注各种大小事宜。黄少天瞬间觉得金毛小男孩似乎也不那么可爱了,还是说小孩子都会时而天使时而恶魔?叶修只是觉得一大一小又说又比划特别有趣,戳戳黄少天说:“你对熙熙怎么不这样好脾气?家里这么多大人,我看小丫头就怕你一个。”

“阿姐宠得上天入地,没一个人舍得当黑脸,那只好我来做恶人,”黄少天似乎想起些什么,“幸亏熙熙不是你亲生的,不然要被你惯成什么样?”

“幸亏我不会生,熙熙你都能这样凶,要是亲生的得被你训成什么样?”

说话间小正太父母回来了,孩子爹是个大胡子,拉着黄少天一顿感谢,非要请他和叶修吃顿饭,孩子妈也说这必须吃顿饭。黄少天考虑了一下叶修去了就要纯当空气,再加上自己的英语水平也不足以应付更深层次的交流,还是婉拒了。跟叶修回房间的时候,他倒是哼了几句儿歌。

 

阿门阿前一棵葡萄树阿嫩阿嫩绿地刚发芽

蜗牛背着那重重的壳啊一步一步地往上爬

 

叶修听到也跟着哼了几句,说:“这歌真是有趣。”

黄少天不解他为什么这样喜欢,问道:“叶大大,你到底为什么喜欢这首儿歌啊?快让我小明白一下。”

“有点像你和我啊,阿黄!”叶修哈哈笑起来。

黄少天知道他是说歌词:“那你不是蜗牛?可是你哪里像蜗牛?蜗牛是多么憨厚可爱的动物啊!你不要黑蜗牛了!”

叶修开房间门,笑得也多出几分灿烂:“怎么不像呢?你看这都五年了,你妈才让你带我回去吃饭……不就是因为我爬得太慢。”

黄少天知道他这笑容里灿烂抹去了多少酸楚,也没有反驳。

 

黄少天家里虽说这些年对叶修冷处理,可毕竟也算是风平浪静。偶尔黄泽枫黄婉伶跟陈婕提一嘴,小吵小闹是有,但是都背着黄少天。即便是看叶修不顺眼的陈婕,也看得出自己儿子对那个人投入了多少感情,所以她不会胡搅蛮缠,就干脆只字不提装作这个人不存在。

叶修家里倒是横生了件事情,当年入股兴欣他以为是叶秋和叶明的想法。虽然这件事是陈果主动,可钱这一事上叶修知道自己没什么话语权。后来他退役当教练也没有多问,直到三年前卸任教练领了个技术总监的闲职,觉得会有大把时间跟家人相处,就挑了个时间去跟惠瑞说明黄少天的事情。

惠瑞已经从医院退休,每天陪老爷子打牌或者在家里小菜园子里忙碌。忙了一辈子,到真的退休时就会变成百般不适。开始像个传统的母亲那样开始操心叶修的婚事,叶秋倒是早早结婚了,但不急着要孩子。惠瑞平均一个星期给叶修安排一次相亲活动,叶修被搞得头大就直接把黄少天给交代了。

回家之后叶修也曾经认为自己和母亲的隔阂是可以消除的,但是惠瑞那天笑得特别苦涩,干巴巴地说了一段让叶修五味陈杂的话。

“我知道你小时候从家里跑出去多半是因为我……十九岁那年回来过一次也跟你吵翻天了。说不后悔是假的,没有哪个母亲会无所谓自己孩子在不在身边。但是你不会服软,我也不知道怎么跟你说句软话让你回来。好不容易耗着快到三十岁才回家过个年……叶明数落我,家里只有老爷子说你爱去哪里去哪里,又不是不懂事的小孩子。小秋说你在的那个队的老板可能有点想法,我就问清楚了,说入股是好事啊,那你就替你哥哥多管一桩事吧。他嘲笑我为什么这个人情不自己卖给你,我说反正人都回来了,回来就好。”

惠瑞没有提黄少天一个字,但是叶修知道自己这次是真的伤了她的心。这么多年母子两个一堆心事,谁也不先说破谁也不低头,结果真是万万想不到的一种。惠瑞叹气,像是被岁月揉破了耐心,她看着儿子觉得真是太陌生了,为什么这个儿子身上发生的一切都在意料之外。

叶修喊了一句妈,后来说了什么也都不重要了。惠瑞已经没有什么心力再跟他置气,摆摆手让他不用再解释:“那孩子挺好的……现在电视网络上什么新闻没有呢,我也不是就不能接受你跟个男人在一起。但是千万别让老爷子知道,别的我也没什么好说的了。你都三十多的人……”

叶修有时候想想自己家里和黄少天家里的事情,就觉得似乎这件事上需要他们打理的精力已经远超过在荣耀里两个人投入的一切了。难怪人家说谈恋爱容易,只要你们维持两个人就好。可哪段感情能做到遗世独立呢?

黄少天知道了之后也觉得有些意外,他后来倒是主动约惠瑞见了一面,非常恳切地说了一些自己的想法。或许是黄少天那种与众不同的亲切性格让人难以拒绝,总之惠瑞后来的态度非常缓和,并没有为难叶修。

 

唐柔跟杜明在订婚一年后领了证,可正经的婚礼却是又拖了两年。叶修在唐柔婚宴上看着新郎新娘颇感慨,打电话给远在广州因为家里生意忙得团团转的黄少天。

“你还别说,小唐当年给我们那群人私下办个订婚仪式真是太高明了。”

“我早说了结婚就是无聊嘛,你现在才发现唐柔妹子高明啊?”

叶修看着新人敬酒敬烟一桌一桌又一桌,真是对杜明的酒量产生了极大的敬意。“少天啊,幸好我不是女的,不然这么多人挨个喝下去,还不得进医院?”

黄少天对着账目正发愁,听到叶修这不着调的话就来气:“有事说事,没事挂了!”

“当年刚刚追你那会儿,对我好得很。现在老夫老妻就开始颐指气使了真是要不得。”

“你追过我?什么时候?就算你不要脸也不能这么白天说黑话可以吗?”

叶修笑,看着唐柔和杜明快走到自己这一桌:“你忙吧,我去看看小杜还行不行。”

等到苏沐橙嫁人的时候又是一副光景,叶修千算万算忘了算这一出,直到被苏沐橙灌酒的时候才想起跟黄少天求助。

苏沐橙笑语盈盈地讲:“这不行,你就是我半个亲哥哥,我这边唯一的亲人,怎么能让人代喝?”

黄少天拦着说:“喝一杯可以,而且还得是啤酒。你们两口子一人一杯白的,他不得让我抬回去?我还得心情好乐意抬呢!”

新娘柳眉一横:“黄少天,你少来这套,我知道你酒量好,等会给你一个人抬一箱上来,急什么?”

叶修嚷嚷着亲妹子饶了我吧,真灌死了等你生了孩子喊谁舅舅啊。近前的人都笑了,黄少天没笑,他仰头看天花板觉得丢人现眼这个事情有时候发生的频率太多,好像也真就不觉得算个什么事了。

当天兴欣的人到齐,其余战队基本上黄金一代也悉数到场给苏沐橙道喜。蓝雨的代表当然是喻文州,苏沐橙给他敬酒的时候一个劲儿地找黄少天。喻文州随手一招就把当年剑圣给找出来了,苏沐橙表示服气:“真是默契,我都快不顾新娘脸面开始大喊大叫了都没把人叫出来。”

黄少天说那当然了,我和队长的默契是一般人能比的吗?

叶修马上凑过来说:“是吗,要么开一局,我们两两PK?看看最佳搭档到底怎么写?”

“你怎么不滚远点!来来你作为娘家人先跟我们队长喝一杯?”

叶修马上就溜了。

喻文州笑:“少天还是这么有活力啊。”

“据说是去读书了,读书也磨不掉他那些话。”

“跟叶修在一起好像也很难话变得少吧?”

“我有时候觉得冲这个他们俩挺般配。”

苏沐橙跟喻文州互相搭台子赶着说,黄少天和新郎官面面相觑表示真的很想离这里远点。

喻文州那时已经担任蓝雨教练蛮久了,黄少天问他后面怎么打算。

“媒体上都说你半只脚已经在联盟高层了呢。”

“媒体的话少天也信?”

“就是不信才来问你的啊!”

“其实也差不多了……这次电竞之家小道消息挺准的。”

“队长你要不要连我也骗……”黄少天后来觉得是不是自己气场有问题,怎么身边净是玩战术的?

这边黄少天跟喻文州没说上几句话,就听到那边兴欣一桌人开始发出超级大的声音。黄少天忍不住要过去看热闹,果然是包子又要登台献艺,方锐和魏琛都拦着说算了算了,心意领了。

包荣兴说:“说心意领了也应该是苏沐橙说啊,你们又不是新娘。”

方锐看见黄少天就像来了救星,抓住他说:“叶修呢!快把你家那个拎出来啊!”

黄少天就嘲笑他:“你不是兴欣队长吗?找叶修干嘛?兴欣要你何用啊?”

包子点头附和:“是是,老大当年退役的时候说了,他不在你最大,让我听你的。”

“那你听我的,不要在这儿唱歌了好吧!”

“赛场上听你的,这里又没比赛啊?”

方锐跟黄少天两手一摊,像是真的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哎哟你们找我啊?”叶修正好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了。

 

苏沐橙老公冯昆用叶修话讲是个老实人,跟黄少天提起来的时候还颇为担心是不是人太老实了不好啊,沐橙将来不会跟着吃亏吧?

黄少天正在敲破头琢磨给苏沐橙除了包红包之外送点什么礼物合适,听到叶修这句话就开了嘲讽技能:“我说老叶你这个老实人的标准是什么?不是跟你自己比较吧?我觉得跟你比算老实的话,没什么不好的啊。要是比你还能折腾,苏妹子怎么受得了?”

冯昆其实算苏沐橙的粉丝,当年一见倾心后兴欣主场比赛基本场场都到。后来跟苏沐橙好事终成,也传为佳话。叶修考量了人家一年之久,黄少天嘲笑他都快变成电视剧里的黑心岳母,要求苛刻不说,心里头还这么别扭。

“上门带礼物也不先问问?送什么茅台酒!好像我很会喝!”叶修让黄少天快把酒拿走,“看着就心烦好吗?还不能跟沐橙说!”

“说了你自讨没趣吗?苏妹子不给你两记眼刀就不错了。”

叶修捂着胸口:“真是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这还没领证结婚呢,就向着那小子!将来我要是说句话把冯昆给否了,还不得把我扔到外太空去。”

“你这是年纪大了要更年期了吧?挣着卖白菜的钱,操的是什么心啊,”黄少天安慰他不要瞎想,“苏妹子是那样的人吗?我看她很有分寸,再说人家恋爱谈着好好的,男方礼数也到,还来看你就很不错。你又不是苏家户口本上写着的人,半个哥哥也不是亲哥哥。我看人家挺有礼貌的,非常尊重你这个外人。”

“这安慰人的话怎么到你嘴里说出来就这么难听啊,少天?”

“爱听不听!我还懒得跟你浪费唾沫星子呢!你要是想拒绝人家也简单,看不顺眼让他上荣耀,能赢你就可以娶苏妹子。”

“我去,那不是沐橙这辈子都嫁不出去了。”

“大哥你都退役几年了还有脸说这话?”

“没试过你怎么知道?哥现在还是教练呢,平时也没有手生啊,一局定胜负的话哪个职业选手……”

黄少天没等他说完就跑路去了卫生间,扔下叶修一个人在客厅跟那瓶茅台还有水果营养品什么的相处。

他们年轻的时候时常说笑间就能度过一个晚上,等到真的时间久了才发觉原来生活最多的就是如何打发那些鸡毛蒜皮的事情。没了荣耀里的烦恼还有家庭里的琐事,曾经父母经历过的那些未必他们就可以避免。日子都是这样软磨硬泡过下去的,哪怕困难和磨砺见过百八十次不能更熟悉。

 

再上黄少天家里去,叶修有些恍若隔世的感触。他已经足足五年没有踏足这里,跟黄少天从埃及回来后风尘仆仆直奔过去。

陈婕开的门,黄少天站在前面,往后退一步露出后面的叶修。三个人就这么怔怔地在门口站着,直到黄泽枫走过来问是谁啊怎么回事。

叶修这时露出个笑容来,干脆地说了一句:“爸,妈。我们回来了。”

黄少天猛地扭头看他,差点闪了脖子。黄泽枫则是去看陈婕,陈婕愣了一会儿,像是终于意识到什么似的,轻轻地应了声:“好,回来就好。”

黄少天带叶修进门吃饭,整顿饭两个人都吃得魂不守舍。陈婕和黄泽枫话也不多,搞得这一餐气氛浑然不是黄家平日风格。

“等明年我可能会去杭州找份工作,或者开个店……”黄少天忽然提起来。

陈婕似乎也早有准备,她知道女儿能留在身边已经不容易,就不再强求黄少天一定要常驻广州。

叶修说句抱歉,解释道:“都是我的工作的关系,实在走不开。如果可以我就……”

黄泽枫摇摇头,说:“叶修,感情不是做交易。我们知道这决定不是随便做的就可以了,我从没指望儿女都不去别的地方发展,伶伶有葛云是伶伶的幸运,少天有你也是一样的。如果你将来在广州有更好的发展机遇,我们当然欢迎你们回来生活。”

叶修点点头。

“妈,你不生气了?”黄少天还是有点怯意。

“我生气你就甩了他不成?”

叶修呵呵干笑几声。

陈婕对他说:“阿天心比什么都大,平时想得开活得也很自在。我不想拘束他在身边,过得不开心还会埋怨我。”

“妈,我在广州怎么会不开心?我家在这里。”

“但是他不在广州。”

叶修和黄少天都不言语了。

陈婕又对叶修说:“我知道你们队里每年夏天都休息挺久的,有空就回来住段日子。你这工作平时累,好在还有个假期,也挺好的。”

叶修连连说是,除了答应着他还能说什么呢。

饭后黄婉伶葛云才到,葛悦熙进门就开始叽叽喳喳热闹起来,小丫头已经快十岁,缠着叶修问他从国外带了什么好玩的回来,叶修一把捞起小姑娘扛在肩膀上模拟飞机去外面玩了。黄少天看得心惊胆战生怕他崴了脚,后来想起这个宅男虽然七八年前身体素质一般,后期可是经过他日日监督严格按照规定锻炼身体来着。

黄婉伶朝黄少天眨眼睛,说:“怎样,妈没有为难你们吧?”

陈婕已经把餐具都端去厨房开始洗刷,黄少天做贼一样看了看厨房那边,悄悄对姐姐说:“叶修这个不要脸的,门都没进就喊爸和妈,吓死我了!”

黄婉伶哈哈笑,“你怕什么,怕把你们再赶出去?”

晚上叶修正大光明睡在黄少天房间,倒在床上之后他特别沉醉似的说:“来你家这么多次,还是第一次爬上龙床啊。”

黄少天刚洗完澡用毛巾擦头发,到床边抬腿就是一脚,瞪着眼睛看叶修说:“知道是龙床还这么胆大妄为,谁让你先躺下的?”

叶修爬起来扯过黄少天手里的毛巾帮他擦:“你怎么不说说自己每次擦头发都擦不干?”

黄少天坐在床边闭着眼睛享受荣耀头十年最顶尖大神的到位服务,眼睫毛都不抖地回答:“这不是给爱卿一个表现的机会?”

“我都表现了多少年了啊,少天?”

 

说是在一起很多年,但是真正算得上同居的日子不多。黄少天跟叶修回杭州的路上一个人傻笑,叶修问:“这是在发什么白日梦啊?”

黄少天说想起他们在杭州的房子,开始连生活用品都买得乱七八糟。两个宅男过日子能过成什么样?叶修去超市,毛巾拖鞋牙刷看到什么就往推车里丢,结果很多东西买的都是一样的,连颜色都一样,用黄少天的话就是两个牙刷两个杯,在洗漱台上一放,谁的都分不清!

叶修听着抱怨的时候正在用牙签剔牙,非常不屑地上前去拿起一个杯子闻了闻,塞给黄少天说:“这你的。”

“卧槽老叶你是属狗的?”

“回头我找块胶布给贴杯子上,标记好这是你的。”

“妈的,你当我们这是幼儿园吗?”

叶修喜滋滋扔掉牙签,抱着黄少天就来了个热吻,说:“要是能用胶布把你这张嘴也给贴上就更好了!”

“滚滚滚!”

过去的他们聚少离多,偶尔在酒店里可以睡个安稳觉就很知足,早上被日光晒醒那更是不敢奢求的。

同居之后黄少天时常在清早被自然光的改变叫醒生物钟,睁开眼看看身边熟睡的人,他会觉得大抵幸福快乐就是这个样子。叶修睡着的时候看起来全然没有平日里的混蛋劲儿、不知羞或者节操尽失的感觉,安稳如意好似梦里得到了一切,他刚刚离开嘉世时的萧瑟苍白早就消失殆尽,脸色看上去相当不错。黄少天伸手去碰碰他的鼻子,像是在试探这个人的真假。叶修的鼻尖抖了抖,也不睁开眼睛,就只笑:“跟猫似的,偷偷摸摸的小贼。”

“哦哦,我偷了什么啊?”

叶修抓着他的手按着心窝,什么都不说。黄少天被看得有些抓狂,甩掉那家伙的爪子一脸嫌弃看过去:“叶不要脸你可千万别说我偷了你的心,真是酸倒全世界的水仙花。”

叶修爽快大笑,他们都觉得这真是不可思议的事情。经过了这么多年和这么多事情还有这么多的人。

黄少天拉他起来刷牙,叶修就跟他在卫生间里刷完牙嘴对嘴交换一下不同牙膏遗留的香气,然后拉扯着互相点各自的火。

有时候两个人像青春期控制不住情欲的青少年一样做爱,从床上滚到地上,卧室客厅厨房还有淋浴间。刚开始同居的时候黄少天简直没办法走出房间门,也不知道这种对肉欲的迷恋到底来自什么时空,房间里到处都是荷尔蒙的气味。

叶修说既然都没有体验过这种纵情声色的日子那也无所谓了,反正夏休不影响什么,工作可以缓缓再去找。黄少天一脚踹在他胸口让他离自己远点却被抓个正着,随后被就地正法的时候居然也服服帖帖不挣扎。

叶修吻他,再问他:“怎么不反抗了?”

“浪费精力的事情做起来有什么意义!老叶你还行吗今天都几次了……我操!你进来之前能不能先打个招呼啊!”

 

黄少天在退役后有很长时间没有回蓝雨主场去看比赛,偶尔他会出现在蓝雨对兴欣的客场看台上。喻文州知道他是想避开媒体的关注,毕竟作为大神级别选手的退役总是会引发群众的讨论,要是赶上阵容新老交替的前后,新人表现不佳就更会变成话题了。

等到后来黄少天跑去蓝雨想看看训练,戴着大墨镜被保安拦着不放行,最后还是喻文州亲自下楼接他进去。

卢瀚文差点抱着他跳舞,黄少天看着一群小朋友个个叫不出名字,喻文州郑轩宋晓都在一旁看热闹。

黄少天觉得陌生和熟悉在交错围绕自己,他知道这里像自己的另一个家一样,烙印融入血液的那种联系。

蓝雨从基地到晓川体育馆是有段距离的,不像兴欣那样步行即可。蓝雨有辆大巴车专门拉队员过去,黄少天上去的时候就想起自己曾经在第二次夺冠后想要带全队上这辆车却被拆散送上了轿车,他那时说可惜不能坐着大巴全广州城炫耀得瑟。后来这话讲给叶修听,被嘲笑了一通。

“你当自己是欧冠冠军还是NBA冠军?想巡游啊?”叶修笑得不行,“这事我满足不了你,找冯主席或者你们市长说说去。”

结果黄少天这场蓝雨主场的比赛刚看到结束就接到陈果电话,说是叶修开车回家的时候发生了个小车祸。

“那个你先别紧张啊!没大事,车被撞了人没事!现在在医院做检查呢……”

黄少天挂了电话就去跟喻文州说了一句话转头就跑,他在出租车上用手机订了机票飞杭州。到了地界收到叶修短消息,内容如下:

“我没事,都是老板娘一惊一乍的!医院检查做完了,交警那边也报到了,现在在家里。”

黄少天杀到家中,差点想把门踹开:“老叶你能不能省点心!”

叶修正在沙发上看报纸,额头上还真贴了块纱布,表情非常无辜:“真不是我的责任……虽然我开车水平一直被你鄙视……”

黄少天过来检查人,还抱着某人的脸观察了伤员的瞳孔。叶修哭笑不得:“行啦行啦,老板娘差点找副院长再给我从头到尾查一遍,没事。”

黄少天开始喋喋不休地数落叶修,连带着说起当年兴欣夺冠后他病倒的事情,一并拎出来加强体会和感受。就是叶修这些年一直都在话痨的洗礼下也承受不住了,跑去书房翻东西。黄少天追着过去问:“你在找什么?不要逃避啊,老叶我们来谈谈人生。你说你这辈子是不是生出来就为了吓我?”

叶修找出个小盒子放到黄少天手里:“好啦,这个本来是想等你生日的时候送你的……现在拿出来给皇上消气吧。”

黄少天打开盒子,还在念叨:“不要以为送礼就可以收买我了,我今天一定要跟你好好聊聊人生……”说到这里他也停了,拿出盒子内一方印章问:“这是你刻的?”

叶修点烟,终于放松下来后说:“字是我写的,不过篆刻水平实在下滑得厉害,这些年就雕萝卜花没手生,其余真不行了。我就练了几天字,然后选了一张还不赖的,让叶秋看着弄的。这小子还真比我强……”

“金镶玉?老叶你可以啊,”黄少天忙去找印泥想盖个戳看看,他左看右看显然是很喜欢这个小礼物,“练了多久的字啊?你除了签名之外的字真的都不能看……”

“说得好像你除了黄少天三个字之外写的都能见人似的。”

黄少天藏不住笑意:“说啊,是不是练了一座小山那么高的纸?”

叶修随手在书房里开了个抽屉给他看,“就这样吧。”里面果然堆了不少纸张。这里说是书房,其实是叶修在家里的办公室还差不多,黄少天喜欢在卧室上网打荣耀,也不跟他抢地盘,所以很少“巡视”这边。

叶修拍拍抽屉说:“唉,我本来想在你生日时拿出来,看你感动得眼泪哗哗的……”

黄少天拍他脑袋:“现实点好吗?不是拍电视剧醒醒!”不过他还是高度赞扬了一下叶秋的雕工:“一定是叶秋的手艺高,才挽回了你的破字。”

叶修随便他怎么说:“皇上可喜欢臣的这份心意?”

“不错不错!爱卿此举甚好!甚好啊!”

“给皇上当玉玺吧。”

“只给个玉玺啊?你找个牌子刻上叶修俩字,朕用来翻,”黄少天想了想又补了一句,“每天都翻你的牌子。”

“那辆车冲过来的时候我有一瞬间很怕,想着可能从此都见不到你和家里人了……还有兴欣那群祸害。”

黄少天拍了拍叶修的手背,想提醒他兴欣的祸害也是他带出来的还是忍住了。

“然后就在那个当口,好像我这几十年都在眼前一晃而过似的。你说奇怪不奇怪?明明就那么一两秒的时间,感觉那么多事情和人都塞进来了……你还记得那个儿歌吗?那个旋律也出现了,在我脑子里转来转去。”

“以后还是不要开车了,回家都步行吧,锻炼身体锻炼身体!”

“你不是说祸害都活得比较长久?感觉这句话还是比较靠谱的……”

“能不要笑吗?有什么好笑的!笑得快哭了……”

叶修搂住黄少天,吻他的额头:“你不是说我开车跟蜗牛差不多,一定不会有事的吗?没事了没事了。到底谁受伤了受到惊吓了需要安慰?”

黄少天怒极:“分明是你在生死关头感慨人生!”

“是是都是臣的错……皇上求唱儿歌安抚臣下!”

“滚滚滚!累死我了!大老远飞回来我要去洗澡……”

“一起洗一起洗。”

黄少天推开叶修:“脑袋上还有纱布呢,不要抽风。”

叶修笑。

他们都笑着,不论发生过什么事情,将要发生什么事情。


END

评论
热度(322)

© 九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