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

头像p站id=34911859
背景 独占我的英雄

《叶子黄》番外一、《通俗天文学》和《笑傲江湖》

莫名笑King:

《叶子黄》少量余本广州only完售,把番外贴出来^_^


《通俗天文学》和《笑傲江湖》

 

黄少天少小跟着黄泽枫去南宁玩,他爹去某高校见一个老同学,扔下儿子在大学校园里撒丫子乱跑。他后来知道,在六七月的南宁是不可以在芒果树下面掉以轻心的,当然,是在被一个大芒果砸了脑袋以后才知道的。

黄泽枫那天吓坏了,儿子会不会砸傻他是真没谱。黄少天后期从一个性格孤僻少言寡语的孩子一路迈向话痨行列,他爹认为都是南宁果树的错。

黄少天被砸了一下还算是清醒,自己迷迷瞪瞪了一阵子,后来抓着黄泽枫说:“爸爸,幸好掉下来的不是那个大的。”

他手一指一棵木瓜树,黄泽枫想,按照这个分析能力应该是没有傻的,也就放心了。不过事后出远门再也不带黄少天了,这是后话。

 

叶修的童年里充斥着各种家长的望子成龙要求和自我反叛精神。逢年过节父母带着双胞胎去江南小镇度假,就是为数不多的轻松时刻。

俩小子沿着水乡小镇的河道跑,叶秋曾经撞翻过一个老奶奶一篓子菜,吓得哇哇大哭。叶修帮老太太拾掇好东西,看着坐在地上哭的弟弟十分不屑地问他到底要不要起来扶老奶奶回家。“就算不是过马路吧,你也不能不帮忙啊?”

事后叶修写出了一篇非常标准化的好人好事记叙文,被语文老师红字批示“不真实”。叶修怒,心说下次就写过马路,果然生活比文学要狗血,这都没人信。

 

黄少天小时候很喜欢在姐姐的书架上翻东西看,十几岁之后也有把书带去学校或者蓝雨宿舍看。黄婉伶嗜书如命,坚决不允外人借书,亲弟弟自然除外。

姐姐房间的书架换了一个又一个型号,最后黄泽枫实在是受不了,把一面墙都改装成了书架才算完事。家里来师傅装修的时候,黄少天还听到自己爹不断吐槽,问他怎么不跟姐姐说女人真麻烦。黄泽枫笑着抱起小少天表示这是父子的小秘密啊,千万不能说给妈妈和姐姐听。

黄婉伶买书跟着感觉走,有段时间粉上天文相关,家里搞了一堆书和海报,连那种1000片的拼图也选了星座系列。黄少天在饭桌上听姐姐如数家珍地讲星座学,顺便知道了自己夏天的生日原来属于狮子座,他在那个星座拼图上找自己的星座,也能感受到浩瀚的星空的确美不胜收,简直可以媲美荣耀里的某些地图景色了。于是等到黄婉伶爱上席绢,黄少天开始翻姐姐的各种天文书籍和图册,认为如果不能成为荣耀联盟职业选手,去天文馆当个资料员也不赖。

后来黄少天看了一本爱因斯坦传记,里面提到这位科学家曾经一度后悔当初没有好好学(非常人的标准)高等数学,在天文物理方面感受到了压力。黄少天想了想自己估计是没可能去大学深造高等数学或者天文物理了,所以去天文馆找工作这件事也作罢。

 

叶修十几岁还没有离家出走的时候经常抱着小点摆个机关枪造型的姿势对着叶秋突突突比划。叶秋低头练习写大字呢,偶尔抬头用一种蕴含着“你是白痴吗”的眼刀杀将过去,发现某人脸皮实在太厚真的无效只能摇头。

叶明的书房他进去就是跟叶秋捉迷藏,四五岁的时候喜欢粘着叶明看他写写画画,长大了就对书房完全失去了兴致,主要归功于叶荣时常拎着他进去雕琢篆刻技艺,这苦不堪言的差事让他特别抗拒中国古典文化的熏陶。

直到十二三的时候忽然在学校听说有种东西叫武侠小说,电视剧《香帅传奇》走红一时,叶修觉得能做个大侠白衣翩翩飞檐走壁其实也不错。再后来他跑出家门,主要任务变成养家糊口而不是脑补怎样做大侠或者做个怎样的大侠。苏沐橙是电视剧爱好者,少女时期自然看遍各大金庸古龙改编剧作,有一次叶修回到住处发现苏沐橙对着电视机哭,问她到底怎么了,苏沐橙顶着红肿的杏花眼说:“这个版本的令狐冲我不能忍!”叶修瞬间就感受到了女人的执念真是比海深。

苏沐橙酷爱古诗词ID,除此之外还经常给苏沐秋和叶修推荐武侠小说:“电视剧你们看不下去,看书还是可以有的!”

叶修后来看完的也就只有那么一本,因为令狐冲的关系他也想起了当年自己想要当大侠算是少年壮志未酬,没有身先死只是他在另一个领域当大侠了。这么一想,好像在荣耀里大杀四方也是很威风的,何况身边还有苏沐秋苏沐橙不会像大侠那样感受高处不胜寒。

 

黄少天进蓝雨后没多久就开始住宿舍,一个人开始学着洗臭袜子刷臭鞋居然也品味出点生活乐趣。他时常带本姐姐的书,早晨醒来翻几页,没头没尾囫囵吞枣也看了不少故事。有些奇奇怪怪的人物配合白天打荣耀的设定经常在他梦里串场子,大部分时候是梦到他自己变成了夜雨声烦,一个真正的剑客肆意江湖潇洒走一回。

除了白天去看职业选手训练,魏琛还偶尔带他去外地看现场比赛。就这么忙忙碌碌起来,什么天文馆的事情就彻底给淡忘了。

 

叶修十八岁那年要用身份证注册成为职业选手,陶轩跟他讲没有身份证就不能打比赛的时候他两个眼睛快要冒烟。急匆匆跑回家想偷户口本,在叶明书房翻了半天也没看见。这时候他觉得当年没有在亲爹这里流连太久是个巨大的错误。不过这点问题也没有难倒他,既然户口本如此难找不如找点方便的东西,比如跟他长得一样的双胞胎弟弟的身份证,还省得跑一次警察局。

叶修非常轻松愉快地在叶秋房间里找到了他的身份证,拿起来左看右看,叶修还是觉得自己比弟弟帅十倍。既然没办法成为一代大侠,那就去荣耀里做一个大神级别的选手吧!叶修觉得这个前途还是十分可靠的。

 

黄少天觉得这个礼拜实在是有够倒霉,先是蓝雨主场输给了嘉世,然后姐姐的一本《通俗天文学》找不到了。周日他应该是回家的,但是弄丢了书就十分暴躁,最后决定去市内书店买一本再滚回去。

没想到在市内遇到个意外,报刊亭买完矿泉水的时候扭头撞上了一个妹子。黄少天哎哟一声,心想我了个去,真是冤家路窄啊苏沐橙。

苏沐橙身后半米不到一个吊儿郎当的青年倒是先开了口:“哟呵,这不是蓝雨未来的支柱嘛。”

黄少天不自觉后退一步,叫了声叶神好,又问了一句苏妹子好。冷着脸琢磨为什么这个月如此霉运是不是应该去算算。

“我想吃好吃的,广州地界不熟,你来带路。”

黄少天怒,“好男不和女斗……”重复了快十遍他才对苏沐橙示意想去吃好的那就跟我走吧不过我要顺便先去个书店。

叶修,那时候还是叶秋,看着苏沐橙买冰淇淋,满脸挂笑地问黄少天魏琛怎么样:“你们队长昨天有没有气吐血啊?”

黄少天以为魏琛就算是没什么,自己现在再回忆一次也要气吐血了,翻翻白眼没搭理叶大神,快步走进书店。

 

叶修觉得这个礼拜赢了蓝雨好像也没什么值得开心的,吴雪峰跟远在欧洲的女朋友吵架,越洋电话打了几百块也没争出个高下,连带着他也觉得低气压。赛后苏沐橙说没在广州玩过,要留下多爽一天,叶修赶忙同意改签机票多留一天。吵架期间的情侣随便挑哪个都惹不起啊,惹不起咱躲得起。

但是等到真留下的时候,又不知道到底去哪里好了。叶修十分确定自己找老魏帮忙带路的话会被骂成满脸血的节奏,于是这个选项被PASS了。带着苏沐橙在街头乱晃,正打算买个冰淇淋哄哄小姑娘,没想到在报刊亭撞上了蓝雨训练营的小子。

黄少天,夜雨声烦。

叶修很难得会记得没出道的游戏ID,早年在网游里被他虐的人实在太多了,名字这东西怎么可能记得过来?但是这个小剑客在他心中有那么一席之地,纯粹都是因为话太多了!不过还是有那么一丝丝感觉这孩子是个可塑之才想挖他去嘉世的因素在。

结果小剑客要先去个书店,叶修摆摆手安抚苏沐橙说去就去吧,反正去了就能吃到好东西。苏沐橙也就没发女孩子脾气,跟着黄少天走了。

 

黄少天直奔服务台咨询哪里去找《通俗天文学》,被告知相关书籍方向后迅速浏览起一个书架。找到那本书后他发现叶修和苏沐橙都不在门口了,觉得嘉世真是跟自己过不去,输比赛就算了,大好的星期日还派了这么两个人来折磨他。

后来找到叶神发现人在武侠小说那一排前面流连忘返,黄少天问他是喜欢金庸啊还是古龙,结果叶大神指着一套一套的精装书说:“这都是一个人写的谁看得完啊他们人干事?”黄少天笑你真是没见识,来来来我带你看看更夸张的。说完扯着他去了另一个书架,叶修瞅着琼瑶二字发呆,随后就看到了排列整齐更加夸张的阵容。叶修说我就是想买本《笑傲江湖》,以前比较穷,看的是苏沐橙从租书铺子里租来的盗版,错别字那个多啊。顺便谢谢黄少天带他见世面,原来书店里有这么多博大精深的东西。

黄少天对叶神嗤之以鼻:“你小时候没去过新华书店?”

叶修笑,露出八颗牙:“家父的书房我看了就头晕,还去什么书店?”

这时候苏沐橙突然冒了出来,跟叶修商量能不能买点别的东西,叶黄二人到了地方发现苏沐橙看中一套金陵十二钗的木制书签,还有二十四节气的精美明信片。黄少天说真是小姑娘喜欢的东西啊,这买回家能做什么呢?苏沐橙反驳他还不是没长大的野小子懂个屁。

叶修拿过黄少天手里的那本书,还有苏沐橙看上的书签和明信片去前台结账。黄少天追着他说不用他讨好蓝雨的人,叶神回眸一笑,笑得他后背阴冷。

“等会要辛苦你带路看广州呢,一本书的价钱请个导游很划算。”

黄少天觉得上贼船大概就是这种感觉,不过这个贼未免也太嚣张真是让他崩溃。

 

后来三人一出书店立刻天降大雨,叶修说,得了这就是天公不作美没得逛了。

黄少天看见苏沐橙的表情就知道不妙,赶忙说书店地下一层是个茶餐厅,不如我们去吃点东西吧。苏沐橙哼了一声转头就走,叶黄二人跟上,显得亲密了一点。黄少天琢磨着是不是蓝雨里要是多个妹子,他也能跟小伙伴们发展出更深层次的革命友谊。要不大家看看他跟叶神都快有同甘共苦的错觉了,妹子真是难以理解的生物啊。

吃东西的时候叶修问黄少天是不是打算十八岁出道,黄少天狼吞虎咽吃着云吞面话说得特别不利索,“嗯……是想……过。大概……这样吧。”

叶修没好意思带着俩半大孩子吃饭还抽烟,特别忧郁地喝着一杯奶茶说怎么甜得腻人。苏沐橙戳着香蕉船里的香蕉说他爱喝不喝不喝滚出去抽烟一看就是烟瘾犯了真讨厌。黄少天这时候才意识到原来比赛场上威风凛凛的斗神在私下也是会被人说得如此狼狈。叶修说等吃完了再出去抽烟吧,就一味笑。

黄少天让叶修去轻松:“我陪苏妹子,保证吃完了乖乖坐着等你回来买单。”

叶修站起来说那好啊,“那就多谢少天了。”

黄少天掂量了一下这句“少天”喊得好像是有点过分亲热,不过看在叶神没有平时那么欠扁的表情上,还是点点头应了。

苏沐橙吃东西极不专心,一会儿翻翻黄少天的书,一会儿看看自己买的明信片。黄少天问她是不是也想成为职业选手。

“你怎么知道?”

“不想当职业选手带你出来看什么比赛?感觉你好像也很闲的样子……平时也不用去学校吧。”

苏沐橙说是,学校里有什么好,不过就是青春期的男孩和女孩,早恋加上写不完的作业和巨大的书包,文科理科选一边受折磨。黄少天说这话怎么听起来有点耳熟,他把欠扁的两字去掉了。苏沐橙吐舌头:“这是叶秋说的,你怎么知道。”

于是梦想不在学校的男孩和女孩开始说荣耀联盟里的细碎事情,青岛的海鲜还有西安的肉夹馍。黄少天跟苏沐橙开始罗列各个战队所在城市都有什么好吃的。苏沐橙觉得黄少天虽然话多到让人心烦,不过能在吃上有共同话题还是很不错的,何况刚才菜单一翻看他点菜品的架势就知道此人在吃上颇有造诣。

好吃,可以拉近人的距离,此乃真理。

两人吃吃喝喝快一个小时叶修也还不见踪影,黄少天跟苏沐橙说别急他出去找找,刚到一层想起叶修想买的《笑傲江湖》刚才没看见他拿着付钱,顺便钻回书店买了一套上下册的平装版本。到大门外发现那人果然站在和雨帘一步之遥的地方抽烟,黄少天上前戳他后背:“给,你刚才想买的书。”

叶修有点惊讶,他回头说了谢谢。拿到手翻了翻就笑:“正版就是不一样,好像没什么错别字!”

黄少天想代替这本书冲叶修翻白眼。后来他回家把《通俗天文学》给了姐姐,黄婉伶说这书你不是看完了放回我书架了吗怎么又来一本?

黄少天认为自己记忆力出了问题绝对都是嘉世赢了蓝雨他太生气的原因。

那天因为雨太大没有带叶苏两个逛广州城,黄少天信誓旦旦说等你们下次再来玩,但是这个约定后来就被忘记了。

 

再后来等到黄少天正式出道,嘉世和蓝雨第一次交手是在杭州。

个人赛夜雨声烦对上一叶之秋,黄少天输得那真叫一个惨。他想起网游里第一次照面的情景,走回队里选手区的时候,未来剑圣开始絮絮叨叨分析刚才什么地方做得不够好。全队人都听得满头黑线,只有喻文州认真听完,最后总结了一句:“少天,我们回去复盘的时候再分析。”

比赛结束叶修特地跟黄少天打招呼:“哥包里有面巾纸,送你?”

黄少天开始没听懂,叶修又补了一句:“回广州的路上擦眼泪用。”

喻文州不是第一次见识黄少天垃圾话大爆发,但是的确第一次见识他被传说中的联盟第一人撩拨成炸毛的状态。还算相对镇定地拉着黄少天准备回去,对叶修也送上客套话,结束语是:“叶秋前辈就别逗少天了。”

叶修笑着冲被拉走的黄少天挥手:“谢谢你的书,我看完了。果然没有错别字!”

黄少天呲牙咧嘴冲叶修喊:“你等我下次赢你!给你买一套金庸全集让你慢慢看!”

“我等着啊,黄少侠!”

“滚滚滚滚滚!”

 

 

END

评论
热度(243)

© 九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