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

头像p站id=34911859
背景 独占我的英雄

叶子黄(三十五、三十六)

莫名笑King:

章三十五、过往

 

叶修时常想起自己小时候的事情,在他彻底告别职业赛场后。

君莫笑最终还是伴随他成为了一代传说,卸任兴欣队长后这个角色再也没有出现在职业赛场场上。方锐和安文逸成为兴欣新任正副队长,新闻发布会上还是叶修带着他们两个一起出现,只是身份变成了纯粹的教练。叶秋跟陈果谈好投资相关后跟哥哥讲电话都带了份欢快,似乎想要把过去被压制和调戏的部分都补回去,不时看看荣耀相关的新闻。

叶修结束自己作为非选手的第一场新闻发布会,夜里入梦居然不是想到过去在赛场上的事情,不是网游里带队抢Boss,不是被夜雨里烦得想去捏操作者鼻子,是既清楚又明白的小时候的事情。

惠瑞伸手抱他,叶荣给他买了支新笔,叶明抱着他浏览网页新闻,叶秋跟他一起跑着去追小点。

一幕接着一幕在他眼前晃,睡梦里觉得不安稳也很难醒过来。折腾到天蒙蒙亮,叶修坐起来看到黄少天在一边睡得特别香就笑了,那家伙睡眠质量出奇的好,有什么事都能扛得住,经常是特别烦躁发泄一通就算完,脑袋挨着枕头就什么都忘记了。有时候叶修半夜里辗转难眠,翻几个身搞得床垫子都在晃,小话痨睡得像是梦到在啃猪蹄子,口水都流下来了。等到快七点黄少天才自然醒,叶修坐在床边看书。

“你怎么看我的书?”

“怕我看不懂?”

黄少天刚睡醒还是很迷糊的样子,挣扎着坐起来靠着叶修还是闭着眼睛,“饿死我了,去煮个鸡蛋热牛奶。”

“我去吧,你这还没清醒呢,别把厨房烧了。”

黄少天闭着眼睛完全不影响讲话技能,“我一个人住公寓这么久了,虽然不会正经开火煮饭,弄个鸡蛋熬个粥什么的还是很不赖。什么时候烧过厨房?倒是有个神经病曾经用微波炉热盒装泡面引燃过吧?”

“咦,这事你怎么知道?这都多少年前的梗了。”

“苏妹子讲给我听的……”

叶修把自己的枕头垫在床头让黄少天靠得舒服点,自己披件衣服就去厨房忙乎了。半小时不到那人打着哈欠出现,叶修叼着烟一大早让厨房里云烟雾绕,“刷牙了没有?”

黄少天啊了一声,“刷了,不刷不让吃早饭吗?”

叶修刚刚煎好培根,放下平底锅就拽黄少天过去亲,亲了黄少天一嘴烟味儿自己还舔舔嘴唇回味了一下,“刷了方便我亲你啊。”

黄少天显然因为口腔里的烟味儿清醒得差不离了,手一撑直接坐到桌子上去,拉下叶修的脑袋继续接吻,点火点得差不多的时候顺便把叶修的烟给掐灭扔垃圾桶里去了。叶修觉得这家伙一大早就穿个敞开的睡袍这么折腾实在是有点好笑,“不办了你真是对不起你这么勾引我啊。”

黄少天用膝盖蹭蹭叶修的小腹,又往下滑,笑得像是邪恶两个字爬上了嘴角摇摇欲坠,“你这还用勾引啊?”

叶修回头先去确定了一下煤气阀门关严了,随后干脆利落里扒光了黄少天办正事。事毕他抱着人倒在桌子上,特别遗憾地说了一句,“哥煎好的培根凉了。”

黄少天气得敲他脑门,“培根比我还重要吗!”

“吃你吃不饱啊,都是液体还没什么味儿……有一点点腥吧但是这说明你身体健康这点我比较满意……”

“滚滚滚滚滚!”黄少天滑下桌子想去拿平底锅抽叶修,不过还是很自觉地去收拾了被他们搞的很狼藉的桌子,叶修则是把煎蛋培根牛奶又热了一遍,给黄少天专门弄的水煮蛋,喊他吃了早饭再洗澡。

叶修做菜的本事后期基本达到了一日千里的地步,黄少天不知道他是怎么飞升到这个境界的,虽然都是家常菜但是口味是真没办法挑剔,水煮蛋微微甜,咬一口简直想夸人,不过考虑一下叶修不用夸也会自得到跟莫高的飞天一样,还是努力吃东西把话咽回去说起了别的。

“昨晚睡得怎么样?”

“不太好。”

“啊?没看出来啊,你这一大早精力充沛的。”

叶修叉子戳到了培根上,伸手去拍黄少天脑袋,“睡得跟猪差不多了,你能看出来什么?”

黄少天开始声情并茂反驳,“你才是猪好吗?你们兴欣的人什么毛病?不是看星座就是说动物,那个包子,后来叫了我多少年狮子座,有个赛季直接简化成了小狮子!小你妹!我明明比他大!连方锐都跟着胡叫!堂堂剑圣被人叫小狮子,你感受一下好么亲!”

“小狮子很可爱啊,给你当外号太亏了,《狮子王》里的辛巴那种很不错嘛。你是动画片里那只鸟还差不多,一样吵。”

“你妹!吃你的煎蛋!早饭还堵不住你的嘴!”

“你居然有立场跟我说这话?”

结果黄少天急转直下又思维跳跃了,“你到底为什么睡不好啊?虽说退役是有点难过,但是老叶你不至于啊,何况还兼着教练呢,我听叶秋说,陈果等你卸任教练还想聘你当战队总监呢。”

“不是荣耀的事情,我是想起家里的事了。”

黄少天哦了一声没了下文,草草吃完饭就跑去洗澡,叶修跟着他到淋浴间,水喷到身上黄少天就开始喊冷,叶修说你怎么就不能等水放热了再洗,把喷头拿下来对着地漏等凉水都流尽了才又给安上。

黄少天看着他觉得好气又好笑,“你想聊聊吗?想说就说,我知道你不太喜欢讲过去的事情。”

叶修说也没什么不能讲的,反正都这么多年了,“就是会想起小时候的事情啊,没什么。”

黄少天点头,在热水水雾里拉着叶修跟自己接吻。

 

日子还是要过,饭也不能不吃。陈婕不欢迎叶修上门,他也就不去自讨没趣,省得到时候黄少天最尴尬。

叶修当了教练之后每天钻训练室N次,期间吐槽方锐莫凡数十次,安文逸这个副队长在年轻队员眼里反而比方锐更有威严。方锐用黄少天的话说,本来就是蓝雨出身,垃圾话的优秀培育那是没的跑。后来遇到了叶修,简直就是干柴烈火一拍即合,垃圾话功底愈发炉火纯青。叶修的无下限感染力和方锐的猥琐流融合得那叫一个好,兴欣新队长继承了老队长的传统,他不是一个人啊。

兴欣已经不是当年在网吧里搞个训练室的战队了,单独租了个三层小楼,虽然不如陈果开始设想得那么土豪,各种设施还是一应俱全的。食堂和训练营的训练房间都有,关榕飞和伍晨也都有了各自的办公室,就不提新增加的新闻官、网络运营等等人员了。叶修在办公楼走廊里的自动贩售机前看了三分钟,陈果问他是不是找香烟,“你和老魏这两个烟枪都退役了,就不要指望我会让人在这里卖烟。”

叶修哭笑不得,“就是想买瓶喝的啊,老板娘你用得着损我吗?”

陈果还没回话,叶修又插了一句,“杜明一个月跑几回咱们这儿啊,是不是应该收点费用?兴欣大门门卫我看他混得比轮回还熟?”

陈果瞧见唐柔在花坛附近散步,身边陪着的是苏沐橙,“你怎么现在还这么多废话?有时间管别人不如管管你自己?”

叶修终于选好一罐饮料,拿出来喝了半罐对陈果苦笑,“喝习惯了凉茶,受不了这么甜的了。”

“这是咱们赞助商的饮料……”

“我自己啊,还那样啊。”

陈果叹气,也不好说什么,“杜明一个月也不见得来杭州一次,他们好像交往得还不错。你不用担心。”

叶修特别淡定地说,“杜明这孩子不错,我看好他能跟唐柔修成正果。”

“你还会给人看姻缘?”

“要不你让包子给看看他俩星座合不合?”

“你怎么不让包子给你看看?”

叶修十二万分欠抽地说,“我这么明显的富贵命还用包子看?你一看我就是那种遇到贵人时来运转一发不可收拾的好人品,都说看面相能知一二,老板娘你看我这脸型略饱满吧,就说明我一定能在将来家大业大福如东海填满西湖……”

陈果越听脸色越差,“你就没有正经的时候!看看你手底下带出来的队长!”说罢又气得美人脸灰了半边扔下叶修走人了。

叶修想着他是得关注一下方锐最近的专访,看看小子都说了什么搞得老板娘这么火大。

方锐在训练室连打了几个喷嚏,“哎哟喂怎么每天都这么多人念叨我啊。”

 

 

章三十六、嘉兴

 

转眼到年关,腊月二十八叶修给黄少天去了电话,问他三十过了之后要不要去趟嘉兴。

黄少天有点发怔,他是想过叶修今年不能来广州,却没有想到自己是不是要去嘉兴。犹豫了几秒钟还是说好,真上门的时候办置了一堆东西,叶修在机场接人的时候看着大小箱子就皱眉头,“你是把半个广州城搬来了吗?”

黄少天使眼色让他搬东西,叶修坐弟弟的车来,叶秋也只能挽起袖子帮忙装车。三个坐上车后,叶修在后座捏了捏黄少天的腰,“瘦了没有啊?”

“你不会自己看啊?”

“我不在身边你应该因为思想过度饮食不安而清瘦。”

“叶秋给我个桶,想吐。”

“没你的份,我先抱着吐。”

叶修笑得很无耻,黄少天也没搭理他,跟叶秋聊起了他最近的打算,“我说少天你什么时候拿到学位啊?我这边可有不少工作机会等着你驾临。”

“早着呢……我妈恨不得我明天就毕业滚去给我爸打工。”

“唉,你怎么都开始叫他少天了?我同意了吗?”

叶秋没理他哥哥,“家里最大的就是老爷子,他一般晚饭时候会出来,其余时间连我都懒得看的,你不用担心。我爸你见过,这个没事,唯一的问题就是我妈啦,不过也没打算去了就说开不是?就说你是哥哥多年好友,带回来吃个饭。”

黄少天赞同点头,“你哥这么多年不回家过年,现在突然带个朋友回去会不会很奇怪?”

“还好吧,他当上兼职教练就经常滚回家的。这几年跟我妈关系也缓和多了,人总是要长大的不是?他又不是动画片里万年中二的热血少年,早晚得活得接地气吧?”

“你说谁中二?”

有黄少天在场,叶秋一向当叶修是空气,“我女朋友也在,所以我妈的关注点大概会集中在我们俩什么时候结婚这个问题上。你去了也是看我怎么中枪,记得救我一把。哥哥很多时候都像个白痴似的在旁边看我,看到自己躺枪才想起来我们俩其实是一个战壕的他应该先救我的。”

黄少天饶有兴致地听,叶秋跟他见了第一次面之后就保持了良好的关系,两个人都生性活泼外向,喜欢抓着开心的事情不放。叶修每次看他们两个当面交谈都觉得很好笑,似乎平时被他惹恼的次数太多,见面就如同两座火山爆发一般烈焰喷薄。

叶家跟黄少天想象中的不太一样,按照他对于搞鉴定古董行业的理解,应该是古色古香的一座小楼。楼后亭台楼阁有花有草,精致小巧江南古韵风格。可到了之后发现外面看上去就是个普通的小楼,不比他家的气派多少,甚至古旧得多。叶秋车停在小楼后面,车库旁边居然是个小菜园子,乍看上去倒是品种繁多五彩斑斓,比起一般小花园有趣得多。叶秋笑着说以前是他们奶奶收拾的,“我不太记得她了……应该是在我和叶修三岁的时候去世的。老爷子说要保持这幢楼的样子就是为了她,不过他对怎么收拾菜园子一窍不通,这也是请人来弄的。”

黄少天听着连连点头,跟叶修一起把车上的东西都搬下来往小楼里折腾。东西都收拾好,叶修直接带黄少天去客房放行李,顺利拐进了他爸的书房,“爸。”

叶明正在看书,看到叶修带人进来就笑了,“少天来啦,欢迎欢迎。第一次来嘉兴吧?”

黄少天说真是不好意思,打扰您家了,叶明还是笑,“总得有个第一次吧,再说你不混个脸熟,他怎么跟我们家里人坦白从宽?”

黄少天嘿嘿笑,叶修拼命使眼色,“我妈呢?你别在这儿胡说。”

“出去逛街了。”

叶修装模作样摸胸口,“心脏病要犯了。”

叶明和黄少天互相对视,不用多说的眼神纷纷表示实在不想跟叶修多说话。

“叔叔忙吧,我去把东西放客房。”

叶明逗他,“直接睡小修房间算了。”

叶修拉着黄少天就走,“你安静看书吧,注意点视力!我妈最近心情好,看来没跟你吵架啊。”

黄少天跟叶明说了句回头见就被拽出书房门,行李安置好厚叶修在走廊里指给他看他的房间,叶秋的房间,小时候他们俩的婴儿房后来被改成了棋牌室,“都是叶秋干的好事,老爷子也不管管。”

“这个房间是干嘛的?”

“哦,说是家庭影院,其实里面有更有趣的东西。”叶修冲黄少天眨眼,带他进去,在柜子里翻各种光碟,“要欣赏一下吗?”

黄少天本能地认为这必然不是什么好事,“不用了,你先告诉我里面是什么内容。”

叶修哈哈笑,“我妈的手术录像。我经常在这里随便播一盘,吓唬叶秋。”

“那种血淋淋的外科手术?”

“对。”

“你这种人早点离家出走是好事啊。”

晚饭前惠瑞果然回来了,大包小包买了一堆,进门就踢飞了一只高跟鞋,喊叶秋来帮忙。黄少天第一感觉是惠瑞年轻的时候应该是个美人,主动上前打了招呼说是叶修朋友,来打扰阿姨家里了。

惠瑞就扫了他一眼,把东西扔给儿子,叶修抱着他娘的大包小包上楼之前说叶秋在厨房帮忙呢。惠瑞笑起来倒是很甜,黄少天怎么也想象不出她如何刁难自己儿子是什么样子。“叶修圈子里的朋友啊,倒是第一次认识呢。”

黄少天讪讪的,干坐在沙发上有点手足无措。“我也认识他很久了才知道他家里的事情。”

惠瑞就跟叶明笑,“你儿子离家出走的事情讲给朋友听,他会觉得丢脸吗?”

叶明说这怎么可能,“会觉得丢脸早就回来了。”

叶秋跑出来喊大家吃饭,惠瑞说我去叫老爷子,黄少天喘口气,叶明瞧着他紧张的样子觉得挺好玩的,拍他后背,“叶家又不是盘丝洞,你怕什么。”

“怕给他丢脸啊。”

“小修不给你丢脸就不错了。”

黄少天跟着叶明去餐厅,果然老爷子没到,谁也没敢落座。等叶荣出来,黄少天才觉得刚才惠瑞那点压力完全不算什么。叶荣看也没看家里人,径直走到桌子前坐了,“今天人是满齐的,怎么还多出一个?”

叶修之前叮嘱过黄少天,叶荣看起来挺严肃的,其实老爷子对外人一向态度很好,“严于律己是他的作风,你不用怕什么。你不姓叶,他不会拿鞭子抽你的。”

“难道还抽过你?”

“我觉得就是家里没鞭子,不然早就打了百八十遍了。”

黄少天主动问好,“爷爷好,我是叶修朋友,黄少天。”

叶荣点个头,“坐坐,家里人都奇奇怪怪的,你别见外。我常说,要是打个亮点的灯,家里能开动物园了。”

这头一句开场白就把黄少天给囧住了,想了半天也没理解。叶修压低声音跟他咬耳朵,“就是嘲笑我呢。”

叶荣一落座,大家都开始动碗筷,叶家吃饭的时候一向不说话,一桌子人吃饭也没个声音。黄少天实在不习惯这种氛围,但是也得忍着。

叶荣虽然头发全白,精神却是不错的,一顿饭吃罢就回房间去了。黄少天看老爷子走了,才算是有点放下心来,晚上叶家都是各做各事,互不打扰。等到黄少天跟着叶修上楼,终于说了这晚上的第一句真我本色的话,“可憋死我了!”

“哈哈,你现在明白为什么我会一走好几年不想回来吧!”

“我是外人,你不一样,少拿这个当借口!“

“什么外人,马上就是内人了。”

“我呸。”黄少天说要去冲澡,叶修还要说什么,看到叶明在走廊尽头招手叫他。“你洗吧,我爸找我。”

叶修进了叶明书房问什么事,叶明让他先把门关好。

“我问你,带那个孩子回来是好事。但是你今后是怎么想的,都打算好了吗?”

“我?”

“我听叶秋说了一些你的事情,但是你也不能就这么回来,半点打算不跟家里人讲吧。尤其是你妈和你爷爷,谁都不知道你到底在想什么。”

叶修苦笑,“总不至于说我不如不回来吧?”

“那倒不是这个意思,”叶明顿了一顿,“我只是想跟你说,你回来是之前答应了小秋没错。但是你既然回来了,就要对家里人负责。带那个孩子回来很好,至少是有想法让你妈妈爷爷先认识一下。我知道你想得很好,先要对自己负责,再对其他人负责。你想把电子竞技的事情都做好,再回来帮小秋,但是你不能只是回来而已。我对这个家负责了这么多年,这其中也有想去做自己的事情,偶尔扔下你们不管的时候。这是你的家……”

“我这不是担心他们没等我开口就轰人嘛,当初想的事情我一件都没做。之前回来过,说起我的事情,还不是不欢而散。”

“这么多年了,也不至于再跟你吵架吧。你都三十多的人了,老爷子再跟你吵,你受得了他受不住。你妈也不会太为难你,她有自己的想法,现在不会强加于你了。要是跟你说起来,你就慢慢圆过去吧。”

叶修点头说好,看叶明还是放不下心的样子,“爸,我都三十多的人了,不至于让你这么不安心吧。”

叶明说本来他不想管的,“少天是个很好的孩子。”

叶修觉得自己的人生真算得上是啼笑皆非,自己亲爹帮着他顺亲娘亲爷爷的关系,居然是看在黄少天的面子上。“我原来是个添头啊!”


评论
热度(305)

© 九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