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

头像p站id=34911859
背景 独占我的英雄

叶子黄(三十三、三十四)

莫名笑King:

章三十三、反对

 

黄少天三十岁生日前夕,陈婕打电话喊他一定要回家里吃饭。他原计划是跟叶修去趟长白山玩顺便过生日了,结果被十八道催命连环call叫回广州城。

叶修这些年大小节日不算,平均每年也要在黄家出入个三四次,这还没算上他去黄婉伶和葛云家里看熙熙的时候。黄少天说我不舒坦你也别想一个人去纳凉,跟我滚回去体验每年一度夏季大烤箱待遇。叶修看他因为计划好的出行计划作废烦躁,也不好意思再说一句我们大杭州这几年夏天温度远超贵家乡。难得没有吐槽或者欠扁回话,收拾好东西跟着黄少天一起滚回去了。

陈婕认为三十岁是整数生日一定要在家里过,张罗了一桌好菜,让黄泽枫推了公事,葛云和黄婉伶也一道叫回去庆生。黄泽枫已经将近六十,精神状态好得像不到五十岁。他看到叶修上门就挺开心,拍拍他肩膀让饭后跟自己切磋一下围棋。叶修小时候受过这些熏陶,但是他那水平基本就是躺平让黄泽枫虐的,可自从黄泽枫知道他懂点围棋,来一次黄家就虐他几回。叶修怀疑这是老天作弄人,自己荣耀层面虐了太多黄少天不公平,老黄家得派个人修理他无数次找回本。黄少天还喜欢一边啃个苹果一边围观,有一次怕叶修输得上不来气,“你别急,我爸十几岁的时候就是省队的,真心跟你不是一个档次。”

叶修正巧一子不知道落哪里好,心说废话我当然看得出来不是一个档次的,这就是一物降一物,作孽啊。

葛悦熙已经五岁,吃饭前就嚷嚷着要叶叔叔带她去游乐场买棉花糖,叶修哄着说吃完了午饭下午再过去,小丫头横竖不答应就要哭出来。最后黄少天一巴掌拍在饭桌上,“去什么游乐场,吃饭!你少惯着她!”

黄婉伶笑着说这家里上下都惯着自己女儿,偏偏就小舅舅舍得拉下脸当坏人。葛悦熙把眼泪生生忍住没掉下来,扭头钻叶修怀里去了。

葛云端着碗筷摆好喊大家吃饭,饭到中间陈婕又开始念叨黄少天相亲的事情。“小叶,你跟阿天关系这么好,也不帮阿姨说说他。”

叶修给陈婕夹菜,“嗯。”

“上次有人给他介绍了个女孩,是小学老师。照片我也拿给他看了,非说不喜欢人家的长相。我看着女孩挺好的,比伶伶漂亮得多……”

黄婉伶对于无故躺枪自然不能接受,“妈,你说阿天就说阿天,带上我是怎么回事?”

“阿天都是看着你学的,那么晚结婚!怀孕也害得我担心好久,高龄产妇就是很吓人的,你知道吗?算你运气好生熙熙的时候没受什么罪,捎带你一句不是开批斗会就偷着笑吧。”陈婕数落起人来嘴皮子功夫可是响当当的,叶修琢磨着黄少天这性格活泼像阿姐,凡事看得开随了黄泽枫,嘴皮子功夫真是遗传妈妈这边的。

“人家女孩子后来都主动去学校找阿天了,他都老大不小,怎么这么不懂事啊。连个饭也不请人家吃,人家父母养个宝贝女儿容易吗?出来相亲要受他这口气。”

黄少天这顿生日饭是吃不下了,脸看上起跟刚涂了锅炉灰似的。叶修也不好直接就去拍拍他手让他别发作,只能跟陈婕赔笑脸,“阿姨,您别急,这事有时候得看缘分。”

“你们这代人不要跟我讲大道理,我还不知道你们怎么想的。就想着在马路上走走,天上掉下来一个合心意的,这过日子不是演电视剧,哪里有那么多缘分好说?他连给人吃顿饭的机会都不给,缘分会看上他?小叶,还有你自己也是,怎么就不能给我们这当父母的省点心呢,你父母不催你?”

叶修支支吾吾,“也催……不过我弟弟应该是明年元旦就结婚了。”

“你那个双胞胎弟弟?唉,你这当哥哥的怎么被弟弟赶在前头了,不好不好。”陈婕直摇头,黄泽枫让她别说这些了,“一年也没有几天人这么齐过,阿天每次回来都被你念这些,我都快背下来了。”

“你们男人没一个好的,少给你儿子找借口。”陈婕继续看向叶修,“小叶,葛云在杭州那边不少关系,虽说现在搬过来了,找亲戚朋友帮你介绍个女朋友还是可以的。你给阿天做个表率,阿姨让葛云帮你寻觅个好姑娘。”

黄少天手一抖差点摔了碗,叶修放下筷子,帮他把碗挪回桌子上,特别诚恳地看着陈婕说:“阿姨,我有相中的人了,就不麻烦姐夫费心。”

“啊?都没听阿天说过,你有女朋友了?”

黄少天侧头看叶修,他们也不是没聊过跟家人如何说清楚,可每每都还是觉得能拖一时是一时,或许时间磨得久一点,父母能接受得可能性就更高。每次说起来,黄少天都是一改往日的轻快,会长吁短叹一次,叶修抽着烟说抱歉少天,我现在很难让你消除这种感觉。黄少天说这哪里是你一个人就消除得了的,分明我自己也做不到的事情,两个人慢慢抗吧。

叶修看着黄少天就想起他那个时候略无奈又强作振奋的样子,于是脱口而出:“我相中的人就是阿天。”

这次轮到葛云一个不留神把饭碗摔了,葛悦熙被吓了一跳啊了一声,黄少天一把抱起小丫头说不怕不怕,黄婉伶盯着陈婕生怕她承受不住,倒是黄泽枫最镇定,筷子都没停,继续吃菜,“你还真说了啊。”

陈婕气不打一处来,伸手夺过黄泽枫手里的碗筷往桌子上一摔,“你还吃得下!你儿子现在被人拐走当同性恋啦!”

黄少天喊了一声妈,葛悦熙看着外婆动气是真吓着了,一声不出缩在她小舅舅怀里。

叶修毕恭毕敬坐着说话,语速不快不慢,“阿姨,您别这么说少天。我们就是认识很多年,忽然有一天发现感情比朋友还要近一步才能安彼此的心,就跨过去那条线了。”

陈婕气得发抖,“好,好。你们能安对方的心,就没有想过会伤我们做父母的心?都说现在的孩子自私,我看一点也没有错。”

黄泽枫咳嗽几声,“别让孩子们看笑话,咱俩也不是没想到。叶修这几年逢年过节都要上门,一般朋友哪里有这个必要?既然是猜到的事情,也用不着大动肝火。”

陈婕一拍桌子站起来了,“我用他每年上门吗?我看不出他怎么看自己儿子吗?好言好语这么多年你看他们知难而退了吗?”

黄少天抱着葛悦熙不知道说什么好,被黄婉伶一把把女儿抱走,她抱着女儿转过身小声说了句哭,葛悦熙眼珠转得飞快马上就开始放声大哭。陈婕见外孙女哭得厉害,也觉得这脾气发得太大,没忍住自己眼泪也落了下来,忙擦了一把就走过去哄悦熙。

叶修站起来觉得实在尴尬,只好说句告辞就往门外去,黄泽枫示意葛云黄少天去安慰陈婕,自己跟着叶修出去了。

叶修出了黄家门就站在小花园里等着黄泽枫,“叔叔,我不是故意惹阿姨生气的。”

黄泽枫笑了,“我猜咱们都演习过无数次这一幕揭穿的时候,可真揭穿了,哪出排练好的戏都对不上。”

叶修笑不出来,“我对不住阿姨,她一直对我很好。”

“这跟我们其实没多少关系。”黄泽枫蹲下去察看一棵摇钱树的根部,“恋爱是你们谈的,跟我们说穿是你自己说的,就算阿天娶妻生子像我们期待的那样,也是自己去愁生活困苦,惦记每日柴米油盐。”

叶修看着黄泽枫站起来,又去摆弄另一边的花,出了空调屋外面就跟蒸炉一样。他们没站多久,汗水顺着叶修的脖子往下流。“嗯。”

黄泽枫站起来,还是笑着,“你别这样,我们阿天是能说会道的,感觉论讲话你不输给他。这样嗯嗯啊啊跟我讲话,还是第一次,我可就要不认识你了。”

叶修正要说些什么,黄少天出来找他们,“爸,妈让你回去,我来送叶修。”

黄泽枫听了也明白,陈婕在怒气当口,这会儿想跟她好好说是绝无可能,只好改日再说了,自己儿子的眼神也看得明白,是要他帮忙去再劝劝,就点头应了回屋里去。

叶修被黄少天一路拉上了车,打开空调过了好一会儿才觉得冷风起了作用。车在室外放得太久,里面比外面还要闷热。

“我妈不同意。”

叶修点点头。

“她跟我说今天再提起你,以后就再也不要提了。”

叶修觉得,过去这么多年,再觉得有什么难受捱不过去的事情,比如退役前的抉择比如要不要转行的困扰,只要身边有这个人在,两个人坐在一起肩头一靠拢,什么都无所谓。但是这一天似乎行不通了。

“早知道就不回来,还是原计划去长白山了。”黄少天自言自语,“机票和住宿都定好了,我为什么非要听她的呢?就不应该回家过生日……三十岁了是整数生日,我压根就没想过到了三十岁还会被……”

“少天。”

“啊?”黄少天沉浸在自己的碎碎念世界里一时没反应过来,叶修一把抱住他吻了过去,像是岁月绵长走尽时光后的挣扎。

“老叶?”

“你家里要是不松口,我也不会放你一个人跑掉的。”

“谁说我要跑掉啦!”

叶修笑得十分勉强,“我怕你舍不得阿姨伤心。”

陈婕刚才落泪又背着儿子擦掉,黄少天是看见的,他的确也伤心。不能两全其美的事情太多,他知道可能未来完全是飘忽不定的。

“叶修,你别跑了就成。我能往哪里去?房子都买在杭州了。”黄少天拉叶修过来跟自己靠一靠,“走一步算一步吧,我还好。”

他们的手握在一起,像是真的都会好起来。

 

章三十四、淡漠

 

叶修对于南方几个城市一直都很偏爱,程度远超黄河以北的地域。

黄少天有一次歪在沙发上看书,忽然问了一句,“你是偏爱南方吧?”

“怎么?”

“个怪人,明明爱秋天的。南方的秋天不如北方有趣。”

叶修嗤之以鼻,“秋天能拉长战线的也就是那么几个四季分明的地方,内陆的还不是都一个德行?北京秋天好景也不长啊,这跟南北其实没多少关系。”

黄少天鼻子里哼了一声,“你就是没有一颗宽广的心,不懂其他地方的好。”

叶修骨子里是有那么几分懒散,尤其是他不感冒的东西,更是想都不会想一丝。“是是,我心胸狭窄,哪里有少天这么博爱。”

黄少天的思路跳跃一如既然,“不如跟我去北边私奔吧!”

叶修哈哈大笑,“承蒙皇上厚爱,臣遵旨。”笑够了忽然想起什么,“说到私奔,我倒是想起来,轮回的杜明你熟吗?”

“呃,都是剑客……的确也针对性了解过。”

“不是问你他的技战术水平,是问你了解他这个人吗?”

黄少天虽然是个自来熟,跟杜明还真不熟,“怎么了?你不会是又想挖轮回的墙角吧?”

“真要挖剑客,我肯定首选蓝雨王牌啊,要挖就挖最好的!少天你懂我。”

“挖你妹你妹你妹!别跑题!”那时黄少天还没有想好到底是退役还是再续一年约,正天天头疼着。他的竞技水平随着年龄增长渐渐下滑,要么就急流勇退要么就甘心退到替补席上,像是当年的叶修和魏琛一样。

“我都不知道那小子暗恋了唐柔好几年,你知道这八卦吗?”

“我看起来像是跟云秀妹子和苏妹子喜好一样的人吗?八卦你问我?”

叶修啊呀呀表示真可惜错过看大戏的机会,“我觉得这事小周做得不地道,自己队里的队员有暗恋的对象是好事,杜明脸皮薄他应该作为队长代表杜明上门找我提亲啊。”

黄少天在沙发上直起腰,真想把书拍在叶修脸上,强忍着没对他翻白眼,“我知道你们队里哪个要是看上别队的妹子,你肯定就上门提亲了。”

“那是那是,我这觉悟不是一般的高。当然,你当年自己送上门到我酒店房间,也说明咱俩属于一个档次的。”

“滚滚滚滚滚!我才没有某人脸皮那么厚!”黄少天还是想起多问一句,“暗恋了好几年,怎么突然变成明恋了?周泽楷还真上门提亲了?”

叶修说哪儿能啊,小周真这么开放就好了。还不是唐柔爹的生意伙伴,有个不争气的公子哥儿儿子,也不知道怎么忽然开始了解荣耀,一听门当户对的妹子这么牛逼,还是个美人,包了兴欣主场VIP包厢不说,每次赛后都送红玫瑰,送得陈果快花粉过敏了。

黄少天说原来杜明是受了刺激。叶修笑,“轮回客场来杭州比赛,有一次正好赶上了。江波涛带杜明来兴欣更衣室串门,其实就是想多看几眼唐柔,可真是巧了。”

“巧了让你看戏吧?”

“总之就是杜明当场表明心迹,唐柔看了他几眼就说你可比这玫瑰花顺眼多了那我们就试试吧!”

黄少天说句佩服,“柔妹子纯爷们。”然后思维又发散了一下,“轮回……上海是个好地方。好多甜品店!”

叶修说你定义的好地方就是跟甜食的多少有关吧,“上海那空气里都透着甜味儿。”

黄少天笑而不语,难得的。

 

跟黄家父母挑明后叶修不好再上黄家门,黄少天也觉得要等陈婕这口气渐渐下去了比较好一点。于是他继续安心去学校念书,叶修回杭州准备新赛季。等到入了秋,蓝雨主场比赛迎战兴欣,喻文州打电话问黄少天要不要VIP的票,黄少天慌慌张张从图书馆跑出去接电话,他正对着一道英语选择题发愁,圆珠笔在右手里转了百来回。

“队长,我还是不回去看比赛了。”

“刚才在图书馆?声音这么低。”

黄少天说是,“我这有个论文马上得交了。”他想了想还是没说自己其他的事情。

喻文州是谁,还不知道他肚子里都是什么颜色的墨水,一听就晓得是在发愁,“怎么?还有比论文更难搞的事情吧?”

“呵呵,队长你要不要这么敏锐啊。”

“想说就说,不说就自己处理去。”

“我妈让我以后不要再她面前提起叶修两个字。”

喻文州一听就懂了,“阿姨在气头上说的话吧,你别太往心里去。”

黄少天顺着图书馆走廊里的方砖大理石纹路走来走去,“不说这个了,你最近怎么样?队里都还好吧?”

喻文州陪他聊了会儿蓝雨的事情,算是帮他开解了。

黄少天挂了电话之后又给叶修打了一个,这人自从当上教练再也不好意思继续没脸没皮地说不用手机了。虽然也经常不接电话搞得黄少天怒气冲天,打回来就说那会儿没听见。

“老叶,我不去看比赛啦。”

“好,省得看到你们蓝雨被我虐太惨,你心里也不好受嘛。”

“我操,你为什么这么多年无耻程度还是这么坚若磐石?”

叶修在电话那头微微笑,“我明天想去幼儿园看看熙熙。”

“好啊,反正你在广州赛后留一天也是惯例了。我下午有课,就不过去了,你想熙熙了就去看看她。”

叶修也没多想,他过去也常常到幼儿园门口等葛悦熙放学。葛云或者黄婉伶知道他去接小丫头就说开心死了正好不用跑这一趟,乐得让他去接。叶修给黄婉伶发了个短信,就说自己第二天过去。

结果第二天却出了点意想不到的事情。

叶修在幼儿园门外看到小姑娘,冲她挥动手里巨大的棉花糖,葛悦熙几乎是冲出了门外扑到他怀里,“阿叶叔叔!”

叶修蹲着给她拿好棉花糖,“不要回家告诉妈妈啊。”

“嗯,妈妈不会知道我偷偷吃了棉花糖的。”

黄婉伶对黄少天那口烂牙一直耿耿于怀,拼命控制女儿吃糖的量,生怕一不小心随了她小舅舅。

叶修抱着她去路边的长椅上坐,屁股刚刚坐安稳,小丫头眼睛一亮,指着不远处说,“外婆!外婆外婆外婆!”

叶修松开手,葛悦熙跑过去找陈婕。陈婕看叶修,叶修也愣住了。他们都没想到会在这里碰面,叶修想了想昨晚给黄婉伶发的短信好像的确没收到回复,只好苦笑着想活该自己偷懒,为什么不打个电话。

葛悦熙虽然不是很清楚家里发生了什么事,看陈婕的表情也知道是不高兴了,就跑回去拉叶修的手,“阿叶叔叔是不是惹外婆不高兴了,你来认个错。熙熙也惹外婆生气过,认个错就是好孩子。”

叶修被拉过去,他还是恭恭敬敬对陈婕问了声好,然后又说,“惹您不高兴了,叶修给您认个错。”

陈婕冷笑,“你哪里有错?你对着家里这个最小的都能收买人心。我看全家除了我,都会替你说好话。”

叶修也不好再接话,就揉揉小姑娘的头,“叔叔还有事,先走啦。”

“外婆接受你的道歉了吗?不接受不许走,再说一次,态度要好。”

叶修被小姑娘扯着衣服,“阿姨,我没有要收买谁。少天是先跟阿姐提过我们的事情,至于您二老是怎么看出来的,什么时候看出来的,我就真不知道了。”

陈婕不说话,就低头看葛悦熙。

“熙熙,外婆来接你回家。”

“阿叶叔叔也回家,回家吃饭!阿叶叔叔好久没来家里吃饭了。”

叶修好言好语跟葛悦熙说自己真的有事情要做,今天就不跟她回去了,陈婕带着不情不愿的小姑娘走远了,他还站在原地看,第一次觉得广州秋天里的凉意也有点扛不住。

晚上果然接到黄婉伶的电话,说是昨天太累没看到短信就睡过去了。叶修笑着说没什么,黄少天见他神情古怪也多问了一句,叶修就把下午在幼儿园门口遇到陈婕的事情说了说。

“我妈没有为难你吧?”

“大街上还能打我不成,你想什么呢。”

黄少天在饭桌上捧着饭碗其实是不妨碍他说话的,叶修在他学校旁边租了间公寓让他住。黄少天说自己三十多了还回家住是怪怪的,但是又不想买房子,装修这个老大难不论,广州可没有第二个方锐帮他选家具。叶修非常自觉地在雕萝卜花这项技能之外增加了烧家常菜的点,虽说做不出什么花样来,好歹也能吃。这个评价是黄少天原话。

“我妈认准的事情,其实很难扭过来……”

叶修打断他,“少天,你别这样。总是想太多,大部分还是替我想的,我跟阿姨说,惹她不高兴了,可不是我的本意。那天我的确有点冲动,但是并不后悔。我很开心能主动在你父母面前坦白,不用每次过节上门吃饭都吃得心惊胆战或者情绪不安。你是父母眼里的好孩子,从小听话,让人放心,三十岁前人生也很圆满,事业有成。现在虽然是在念书,前面也有很多路可以去选择,他们不甘心就这样把自己得意的儿子拱手放给我。我今天看着熙熙,心里想着如果这是我的孩子一小看到大,忽然做了一个自己从未想过的决定,肯定也会难过和抵触的。”

黄少天盯了他半晌,筷子插进最近的一盘西红柿炒鸡蛋里,拨弄了半天才夹了一块鸡蛋,“好,我知道了。”

叶修拍拍他手背,像以前做过的千百次那样轻柔。


评论
热度(309)

© 九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