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

头像p站id=34911859
背景 独占我的英雄

叶子黄(三十一、三十二)

莫名笑King:

章三十一、文州

 

联盟第十个赛季结束后,夏休转会和续约的各种新闻也层出不穷,其中比较重量级的一条就是:蓝雨顶薪续约正副队长四年。

黄少天那时已经二十五岁,他很清楚再过四年或许就是退役的时候了。在蓝雨经理办公室和喻文州一起签合同,他笑了笑,“嗨,队长,好像我们一直是一起续约的呢。”

喻文州写一手好字,完全不是黄少天那除了签名之外鬼扒拉一样的笔迹。他落笔签好自己的名字,合同一份递给经理,一份握在手里,也对黄少天笑了笑,“希望还能一起续约啊。”

黄少天猛然想起这是他们第一次和队里签职业合同时喻文州说过的话,一个字都没有变,那年夏天他们都等着迈进职业圈,他很开心地和喻文州击掌说那当然要一起续约了。但是这一次,他没有回答,就只点了点头。

外界关于喻文州和黄少天年薪具体数目也是炒出了不同的说法,有说一千两百万的,有说九百八十万的。叶修是不关心数字,但是能调戏黄少天的机会不会错过。懒洋洋地打电话过去想问是不是从此自己可以在家里待业专职当主妇,黄少天那时正接受续约后第一个专访,说得眉飞色舞,感觉手机震动掏出来看都没看就按了稍后提醒。事后再打回去,叶修问他是不是已经想好用顶薪包养个小蜜才想起call他。

“正房夫人同意吗?同意我就去包。”

“怎么不同意?家里连个洗碗刷锅的人都没有,老爷和夫人都是两手不沾酱醋油盐的,找个能持家的也好。”

“做你的春秋大梦!小蜜都是来享福的,卖颜就可以了!”

“那我不当正房夫人了,我要卖颜当小蜜。”

“你的颜拿出去卖蜜蜂都嫌弃好吗!还当小蜜!”

黄少天怒气值一刷出来就挂叶修电话,这么多年过去,还是挂叶修电话最让他爽。虽然一肚子话没说也是觉得爽。

喻文州喊他一起去吃饭,俩人按照惯例,续约后要吃顿火锅。黄少天开车带喻文州去比较近的一家店,到了地方就开始长吁短叹为什么人这么多队长你看要不要换个地方啊每次都吃火锅真闹心。

喻文州这几年变化不大,性格好的人似乎格外无所谓时光的脚步。“少天你每次吃的时候都开心得要死,就是等位会不耐烦。”他进门找服务员就说有预定的包间,某人跟在后面立马消音。

两个人迅速点了喜欢吃的菜品,服务员推门出去。黄少天笑着说还真是想起了六年前,“有一次集体吃火锅,方锐跟于锋最后都踩着椅子跳舞,吓得饭店经理跑出来问是不是喝多了。”

其实黄少天想起的不只是这些,他还记得魏琛走之后跟喻文州一直不冷不热,蓝雨虽说在训练营的关注度高于其他战队,流动性还是很大的。职业选手年年人走人留,小孩子一茬一茬换人更是寻常事。算来算去,在队里头相处得最久的,也不过就是喻文州一个。魏琛连输三次给喻文州,队里也算是新闻了,经理和领队都非常重视。第三赛季还不到一半,不少人都清楚,索克萨尔这个角色的未来百分之九十会跟喻文州联系在一起。黄少天不会只盯着情分两个字不放,实力都是摆在台面上的东西,队内再交手,他也清楚喻文州水平几何,擅长什么。有一次在喻文州指挥下,队内模拟团队赛他们居然险些胜了一队职业选手,方世镜拍拍喻文州肩膀,“蓝雨的未来啊。”

黄少天放下鼠标,第一次在脑海中勾画起夜雨声烦搭档索克萨尔一起并肩战斗的场面。他知道,喻文州会走上蓝雨的舞台。他的年少气盛因为魏琛的离去变成了有疏离感的东西,作为职业选手正式出道已经变成近在眼前的事情,于是他在训练室里坐着旋转座椅转了转角度,看向喻文州对他一笑,“吃冰淇淋吗?”

“少天要请全队?”

“怎么可能啊,只请我们小伙伴!”

方世镜等人纷纷怒斥黄少天不给师哥们面子,看着一群半大不小的孩子出了门。方锐在冰淇淋铺子前说难得黄少请客我怎么也要来五个,于锋嘲笑他吃坏肚子最好晚上别叫疼。

喻文州客气地道谢,他拿了个巧克力蛋筒,跟黄少天说:“我能想象跟你的夜雨声烦一起出现在职业赛场的情景。”

黄少天笑得开心,他的那一丁点介怀就这么随风而去,“是一起举起奖杯的情景吧!”可即便是那个时候他也没料到,这个队长、这些队友还有蓝雨这支队伍,几年后都变成了什么不可言说的东西一样,深深地烙印在他整个人生里。

第四赛季开始前的夏天,蓝雨宣布正副队长新赛季的责任归属,黄少天听到自己是副队长的时候一点也不意外,他用胳膊肘碰了碰身边的喻文州,“嘿,队长。”

喻文州笑着回应他,“嗯,少天。”

 

第十一个赛季结束后叶修兼任兴欣教练的事情成为电竞圈最热门的话题。

叶修找时间回了趟家跟弟弟长谈一次,那时黄少天还在蓝雨封闭式集训等着新赛季开始。晚上惯例睡前电话他才听某人讲了下叶秋的态度。

“他说才不关心我什么时候彻底退役呢。”

“我就说吧,都是一家人,那么多客套干嘛?他都忍你跑出来这么多年了,还会在乎你晚回去帮忙?再说你现在除了荣耀还会个屁,回去也要从头学,不然就是帮倒忙。”

叶修故意忽略黄少天这段鄙视内容,“不过有个事情就不打算曝光给媒体了,你听听就算。”

“什么?”

“叶秋说我要是不好意思跟老板娘说,他会亲自来一趟。谈谈入股的事情。”

黄少天咦了一句,催他继续。

“我弟弟说我是离家出走总是遇到好人,被捡了一次还有第二次真是撞大运。但是好歹在圈里风里来雨里去眼瞅就三十也不能两手空空回家,干脆做点实事好说歹说回家也有个说法给我们亲妈看……”

“弟弟果然比你靠谱多了。”

叶修的过滤本事了得,自然当做没听见这个插花,“这茬其实老板娘去年就跟我提过,叶秋说我都投入这么多了,不如做到底吧。要不就快点滚回家。其实吧,我觉得这个事情有点晚,上赛季就应该提的,现在……”

黄少天打断了他,“这事最后还是叶秋和陈果来敲定吧?”

“是。”

“那你不用跟我说了,回头我找叶秋问去。”

“现在的年轻人,啧啧。”

“你头疼的事情多了去,非要谈自己的短板项目吗?”

叶修不吭声了,让他感到棘手的事情的确不少,入股这个事情当然是全部丢给叶秋的。摆在面前头一个老大难就是如何过渡君莫笑这个角色,或者是冷处理。去年他也想过可以让包子来接班自己,但是等到过几年荣耀等级提升到95,散人的优势会荡然无存。到时候再让包子回头继续玩流氓角色吗?喻文州早年就说过,如果只是在第十区玩玩的话,没有什么不可以。但是那时喻文州也没想到,一年半之后叶修会杀回职业圈。

“我还是没拿定主意要不要让包子从今年就开始练散人。”

黄少天也无语了,“这么磨磨唧唧,你谁啊你?我读书少所以你驴我好玩吗?不是早就说有这个想法了?到现在都还没拿定主意你开国际玩笑呢叶大侠!”

“文州睡了吗?”

“我是他肚子里的蛔虫?”

“你去让他接个电话,我跟他聊聊。”

“我操!他是我们蓝雨的人!你这算什么?要收咨询费。”

“反正你说不算你激动什么,手残睡没睡,去把他叫起来,你们正副队长应该是隔壁房间很方便吧?”

黄少天忍了又忍,最后还是去敲隔壁喻文州房门了。不过喻文州讲电话他是要在旁边听的,拖了他队长房间里另一把椅子坐在桌子边盯着喻文州看。

“嗯,我也觉得包荣兴可塑性很强。”

“你的这个担忧我理解,不过是不是找包荣兴本人谈谈?”

喻文州接下来沉默了一会儿,黄少天想八成是叶修在想方设法跟他形容包子这个难以形容的性格。

“还是……先找他聊聊吧,再天马行空的人也会有个第一判断。怎么也是在职业圈里摸爬滚打两年的人了,总不至于还跟当初一样一张白纸任你泼墨不是?”

又说了一会儿,喻文州把电话递过去,黄少天接过,叶修问他没事就先挂了吧,黄少天说你早点睡觉小心操心太多明天变成秃子。

喻文州笑,“真变成秃子,少天不是不划算了。”

“队长你还真愿意陪他聊这些……”

“我不陪还有张新杰王杰希肖时钦,反正他打个电话过去,谁不愿意卖他面子?”喻文州拍拍黄少天肩膀,“知己知彼,保不齐明年季后赛首轮还遇上兴欣,早有个心理准备不是坏事嘛。”

“我跟叶修说,现在圈子里头有本事做教练的,也就你们这几个玩战术的了。以后不知道会怎么样……”

“电竞圈的发展也是很快的,冯主席最近不是在忙组织国际比赛的事情?日本韩国都跑了几趟吧。”

黄少天点点头,他跟喻文州道晚安,叶修是打一年少一年了,他何尝不是一样。看着叶修在前面走,一代大神的潇洒也在职业生涯末期的时候变得有点陌生了。

 

 

章三十二、退役

 

黄少天在职业生涯最末一年见证蓝雨第二次荣耀登顶。

定胜负的比赛恰好赶上是蓝雨主场,晓川体育馆内的欢呼声近似于爆炸一般。被队友抛起来的时候,他的鼻子有一点酸,他们都知道这会是自己作为职业选手的最后一年,但是只字不提。媒体也一直对他没有续约的事情见缝插针地询问,因为喻文州早就在冬歇的时候完成续约。

蓝雨全队开始传递奖杯,到黄少天手里,他视若珍宝地捧着,绅士一般地吻了一下那个杯子。像是担心惊醒了什么,也像是在告别什么。喻文州悄悄对他说开心点,夺冠了啊。

他站在领奖台上,在观众席上寻找VIP坐席里某个熟悉的身影却很困难。叶修嘲笑他视力一日不如一日很久了,难道是真的有点近视?黄少天不知道。但是他努力地对台上台下所有人笑,他知道叶修看得到,蓝雨全队看得到,支持蓝雨的观众看得到。

他努力不去想这件事情,可那东西就像个挣扎的小野兽在他胸腔里不断呼叫:你要离开啦!你要退役啦!

被一群人簇拥着上车前,叶修抱着葛悦熙成功突围挤到黄少天面前,小丫头伸手嚷着要阿舅抱抱,黄少天心中那点阴郁一扫而空,亲了几下外甥女的嫩脸蛋不想放手。叶修抱回小姑娘,“阿姐还在家里等着呢,我先带熙熙回去,你好好庆祝。”

小姑娘伸手去捏叶修的领子,“阿叶叔叔,回家啦,回家啦。”

喻文州卢瀚文等人都被扔上了前往庆功宴的豪车,挣命也挤不出来看黄家的小宝贝。叶修就远远跟他们招招手示意回头再说,抱着葛悦熙钻出了人群。

等到庆功宴结束黄少天偷偷溜回体育馆外,跟保安大叔刷了一下脸卡,给叶修打了个电话。叶修打车到晓川体育馆的时候,看到黄少天一个人站在场子中央。

叶修也不好意思在无人的体育馆里抽烟,但是烟瘾发作就叼了一根在嘴里。他晃了几步挪到比赛台下方,此时已经临近午夜,之前庆祝后留下的金色纸屑和各种杂物已经被清扫干净。偌大的体育馆只有他们两个人,还有照亮如白昼的灯光。

“我还记得你退役的时候,报纸上说兴欣门外挤满了粉丝。还有妹子哭着喊叶神不要退役什么的。”黄少天笑着说。

“你还看这个报道?”

“我什么报道都看你又不是不知道。”黄少天神采飞扬地说起有关职业选手退役的种种旧事,从魏琛到韩文清没一个遗漏的,连当年的郭明宇他都还记得零星琐事。叶修咬着烟等他絮絮叨叨说完一长串话,过滤嘴都快被他咬断了。

“熙熙呢?”

“这个时间早睡了吧。”叶修招手让黄少天下来,“还难过吗?”

黄少天站在台上没挪地方,他就原地坐下了,拍拍地板让叶修过去,“没什么特别难过的,叶修。一年前我就想好了这个赛季结束后要退役,还能再拿一个冠军已经非常高兴,能这样圆满地离开也是人生幸事。那么多人曾经在这个地方左右忙碌,用掉了人生最好的年华但是什么都没有带走。我已经很得意了……两个冠军,一群知心的队友,家里也支持我。还捡了一个你。”

叶修坐下就咧开嘴苦笑,“怎么我听起来像个添头啊?”

黄少天跟他肩膀靠着肩膀,坐在空旷的体育馆内,然后响亮地打了一个饱嗝。“呃,啤酒喝多了。”

叶修闻了闻他身上的味道,“喝了多少瓶啊这是?”

“半箱吧,记不住了。”

“皇上海量。”

“爱卿过奖。”

叶修拍拍黄少天的手,拉他起来,“走,回家吧。”

“好,我们回家。”

 

叶家入股兴欣之后,叶修在三十岁那年正式退役做教练,两个人还是异地相处过了四五年。

黄少天退役后在家里住了一个月跟爹妈说想要去全国四处走走,拎着包就直奔杭州了。到了地方他跟叶修笑嘻嘻地说打算在杭州叨扰半年。叶修帮他把行李拎进门,蹙眉说这本来就是你买的房子谁叨扰谁啊?

“明年春天我就回广州。”黄少天直奔厨房去拿冰镇啤酒,看到地上放着的一箱子罐装癍痧就想笑,叶修喝习惯了这东西,上火的时候就会不自觉惦念,黄少年隔段时间就给他快递一箱。

“终于想好选哪个学校了?”叶修问,黄少天想退役后念书已经是多年的心愿,在家里住了一个月也主要是去跟老同学和朋友了解相关消息。

“广州财大吧,反正八成就是经管类。自考宽进严出,只能回头去拼老命喽。”

叶修看着在沙发上大爷坐姿的黄少天就笑,“怎么不来读浙大,这样可以同居很久。”

黄少天拉着叶修坐到自己身边,嘴对嘴灌了他一口酒,“大哥,我已经多少年没摸过课本或者参加考试了,你玩我呢?”

叶修不至于一口酒就倒,但是被这么灌了一下还是不喜欢口腔里这个味道,急需点根烟缓解却被黄少天扯着留在沙发上不能动。

“浙大有挑战性啊,来吧,英雄!”

黄少天一口气把酒喝完,“我记得部署院校好像没有自考但是这个不是重点……在广州本地可以解决的问题,非跑外地去念书,你觉得这事在我家里科学吗亲?说得通吗亲?”

叶修亲了亲他额头,“能在这儿住半年也好,我很知足常乐的。”

“没看出来……”

“其实我可以去广州陪你的。”

“就夏休这么点时间,我还得在家里装,时不时还要被我妈抓出去相亲。你不介意我可受不了。”

“谁说我不介意的?”叶修掐着黄少天的腰,不住撩拨他,“让我去抽根烟,嘴里都是酒味。”

黄少天抬腿就跨在他身上坐好,搂着叶修就开始扒他衣服,“做你妹的春秋大梦。”

“你都跟妹子相亲了,还来骚扰我,做人要厚道啊少天。”

“我跟哪个妹子相亲去了?你说说。”

“我又不在广州监督你,你去上《非诚勿扰》我也不知道啊。”

“等我爽够了开电脑。”

“还要PK?你这种说法真让人怀疑我们谈恋爱的目的不纯洁。”

黄少天干脆利落地解决了叶修的上衣,顺便脱了自己的衣服,他捧着叶修的脸就亲了下去,笑容里掺杂了某人的一点无下限,“爱卿,朕给你机会要抓住啊。你这个人放出去容易祸国殃民,朕不跟妹子相亲主要是体恤民情,罩着你就可以天下太平了。”

叶修搂着他生怕人掉下去,身上的火被一点一点勾引得燃起来,“如你所愿。”

 

等到黄少天真的回归学校生活,他在熬夜看书的生活里被煎熬得视力急转直下。跑去配眼镜的时候还在满肚子碎碎念为什么打了那么多年荣耀没有折腾坏视力,日光灯下看书不到俩月就遭殃了。

刚入学那会儿还引起了不大不小的轰动,也不知道是不是招生办里有荣耀粉丝,消息透露给了媒体后还真不时有记者上门采访他退役后的心路历程。黄少天哭丧着脸说这就是圆一个没有高考过的不完整人生的梦,当然每个记者原计划专访时间不超过20分钟,谈完之后发现90分钟就这样被已经退役的当年第一剑客给消耗了。

黄少天当打之年的时候,电竞圈不少媒体关心他在队内的人际关系。比如私下谁经常去谁家玩啊,有没有经常聚餐啊,诸如此类的八卦也是很有新闻市场的。尽管周泽楷后来风头无两,既是联盟冯主席的心头肉也是商家赞助的头牌,可周泽楷的八卦新闻就跟他这个人的言语一样稀罕,人是真帅,实力也刚刚的,就是太无聊啊。蓝雨在这方面贡献了不少输出,主要归功于黄少天的话唠属性,他时常侃侃而谈一个小时之久也不觉得累,为花边新闻业奉献良多。记者们只要操心版面是否排得下黄少天的采访内容和科学的删减方法即可。

黄少天善谈,却非常清楚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他从未因为自己的话多而招惹什么是非,透露给媒体的小道消息也都无伤大雅。哄得记者高兴,自己也聊得开心,何乐而不为?每次被问到队里跟谁关系最好,都点到为止地说一句:大家都是职业选手,是队友,我们都是同事关系。

所以他退役后有记者找他了解蓝雨现状的时候,他也就顺水推舟地说:我已经退役了,前同事的消息就不是很清楚了。

冷漠得恰到好处,分寸拿捏得让哪个记者都不好意思再找他第二次。

也有粉丝慕名去看他,小姑娘们带着各种礼物,有蓝雨历年比赛照片的相册,也有自己做的饼干糕点。黄少天看着一堆东西无奈到极点,当年在蓝雨有工作人员专门负责收粉丝礼物,现在他只能靠自己处理。不少东西都分给同学了,挑出几样带回家放起来落灰。万幸荣耀发展到他退役的时候,蓝雨也有长相出类拔萃的男女选手了,卢瀚文都在成年后十八变成了个冷酷小帅哥,吸引的女粉丝那是可以绕着广州城一圈的数量。

黄少天不排斥回晓川体育馆看蓝雨的主场比赛,但是他琢磨着退役后第一年还是远离一下赛场比较好,毕竟属于他的年代已经过去了。就专心窝在学校里,每日准时上课,按时交作业,忙得昏昏沉沉有时也质疑自己到底是回来享受学生生活的还是受罪的。

累得想吐血的时候他就掏出手机上企鹅给某人留言。

“我真想带你一起体验微积分这种丧尽天良的东西啊亲!”

“都是大学英语课程了为什么还有老师要求背课文?”

“叶不要脸我刚才在课堂上睡着了真是太丢脸了。”

“你给我搞个新区的剑客小号吧听说不少有趣的事呢!”

“还是算了吧……搞了我也没时间玩,唉。”

叶修有时候觉得自己这样把人扔在广州才是丧尽天良的事情,他在杭州广州两个城市都说过我们一起回家吧,可说到底哪边都不算是个真的“家”。

黄少天报了个英语补习班,老师有时候带着大家电影观摩学语言。他记得最后一次看片子,临到片尾曲响起,老师特别感怀地说了一句话:生活比电影里头演的糟心事要难多了。


评论
热度(316)

© 九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