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

头像p站id=34911859
背景 独占我的英雄

叶子黄(二十九、三十)

莫名笑King:

章二十九、住院

 

兴欣夺冠后,黄少天跟叶修说了没几句话就看着他被扯过去庆祝了。他无奈地摇摇头,拉过苏沐橙说自己先回趟广州看看家里,苏沐橙笑得比往时要欢畅,点头应了。结果黄少天回家去没多久,叶修就一头病倒。陈果联系了楼冠宁,让他帮忙介绍了家靠谱的旅行团,想带兴欣全员出国度假,出国前两天叶修被送进急诊室,高烧不退。

魏琛看着方锐办好住院手续,招手让苏沐橙过来,“给黄少天打电话,他那个兄弟你们是不是谁也不知道联系方式?”

苏沐橙和陈果唐柔面面相觑,方锐跟天花板较劲,其余几个靠着墙你看我我看你,包子琢磨着什么时候溜进病房去看看他老大。最后还是方锐给黄少天打了电话,“黄少,那个……你别急啊,大家都在医院呢。你就看看什么时候方便……”

“我去订机票,估计要深夜能到杭州。”黄少天说完就挂了,剩下方锐跟自己没出口的半截话相依为命。

飞机起飞的时候,广州城灯火通明,车水马龙从天上看起来如同流离的烟火好不热闹。黄少天自小喜欢乘飞机时坐靠窗的座椅,升降期间那么十几分钟里体会和一个城市相拥或者分离的落差。没太懂人情世故的时候单纯喜欢看火柴盒子堆积的感觉,汽车和建筑都似曼妙的模型积木一样可爱玲珑。等到在蓝雨成为正式的选手,飞来飞去成为家常便饭,那种起飞和下降的惊喜渐渐和他疏远开。回忆起最初的想法,似乎很多东西一下喷薄而出,离开广州城的刹那它们和自己纷纷脱离,这本该是一次没什么特殊的旅程,却像极了要告别什么。

到了医院之后的确已经接近午夜十二点,陈果提前把能赶跑的人都赶回去休息了,剩下她和魏琛方锐苏沐橙唐柔等着黄少天。

“怎么样了?”

苏沐橙先回答,“没大事,医生说就是长期疲劳引起的。十一点的时候温度已经下去了,等出院了要静养一段时间。”

黄少天点头,这跟他估计的差不多。“烧得厉害?”

“进医院的时候比较吓人,40度还多吧?”方锐挠挠头,“现在已经落到39度了。”

魏琛挥挥手,“行了,你来了我们就不在这儿陪了。大家都回吧,别碍事。医院能忍我们一堆人在病房里外转这么久也不容易。”

陈果托了医院的熟人给安排的VIP病房,她本来也不太清楚叶修和黄少天之间的事情。但是再也不清楚其中原委,兴欣这个赛季季后赛一路客场都有人跟着,加上叶修也没有故意瞒她什么,还是多少能猜出来的。“别担心,应该没什么事情。但是我机票都给定了,后天大家还怎么出去玩啊……唉。”

“你们该干嘛干嘛去啊,总不能一个队的人都因为他病了就不出去吧。”黄少天苦笑,“他在这儿静养就算是散心了,下次集体活动再带出去吧。先回神了比较重要。”

唐柔拍拍陈果肩膀,陈果叹口气点头说好,一行人陆续离开,苏沐橙落在最后,“我也不去了,留这儿陪你们。不然连个送病号饭的都没有。”

黄少天这次是真笑了,“你送饭?还不是在外面买?跟我一个人在这儿有什么区别?苏妹子要是会做饭那还了得?早被人抢回家做压寨夫人了吧。”

苏沐橙对付黄少天一向是用淡漠态度压制一切,也不恼,“说得好像你上得厅堂下得厨房似的,小黄少爷。”

“走吧走吧,后天要是烧退了就走。不见好你再反驳我,省得床上这位大爷又念叨我不会劝人。”

苏沐橙点头走了。

等剩下黄少天一个人看着昏睡的叶修,他又不知道做点什么好了。干坐在病床前几分钟,护士进来看了看挂着的点滴,跟他说这瓶完了就按铃喊人,今晚这是最后一瓶了。

黄少天盯着点滴一会儿估算了一下大概再有个把小时就可以挂完这瓶药水,他摸了摸叶修额头感觉好像温度又下降了一点儿。没想到之前几个人说话都没吵醒他,就这么一伸手倒是把人给弄醒了。

半死不活的叶大神在病床上看到是黄少天来了,笑容依旧欠扁,“哟,怎么没哭啊?”

“哭你怎么没病死?”

“唉唉,护士长是个荣耀粉,还是我铁杆支持者呢!看到我进医院都心疼坏了,眼圈都是红的,你看看人家。”

“嗓子被打火石给擦火星烧了吧你,这音质还一堆废话。少说几句又不会死?已经是病号了就少折腾自己可以吗?”

叶修不说话了,他就看了一会儿黄少天,好半天说了一句,“哦好。”

黄少天给他倒杯温水,让病号慢慢喝了,“怎么醒了?看你之前睡得挺好的。”

“不是让我少说话?”叶修知道再吐槽下去黄少天说不准真怒了会一拳招呼自己,赶忙收了调侃劲儿,“你一摸不就知道了,醒过来看看是不是嘛。”

黄少天放下水杯憋不住笑,“还好不是说靠闻味道辨别的。”

“其实也的确闻到了……”

因为黄少天就在床边,叶修没费什么力气,一伸手就抓着他了,黄少天低头吻他,呼吸之间的确能辨别出对方的气味,他有点生气就咬了下叶修的嘴唇,没有太用力,随后又放开他,“病死你这个祸害算了。”

“你不是要为民除害吗?病死了还怎么体现黄少侠的业界良心和社会价值?”

“闭嘴睡觉。”

“你也睡吧。”叶修大方地拍了拍自己的床。

“等你病好我一定要把你踹到地上一次。旁边有床我不睡!跟一个高烧的货挤!”黄少天从行李包里翻了换洗衣服就去淋浴,知道叶修这是又逗自己了也不理他。等洗好出来果然人又睡过去了,看样子似乎睡得比刚才安稳些。

 

第二天黄少天联系叶秋跟他说了一下大致情况,好在叶修温度已经回落到38度左右也不必那么紧张。叶秋人不在嘉兴老家,跑去个黄少天叫不出名字的地方去倒腾古货了,这会儿也回不来。

“你哥没事,我在呢。你办完事再回吧,要跟叶叔叔说吗?”

叶秋想了想还是省了这麻烦,“不用,报喜不报忧是我那个混蛋哥哥的宗旨。何况他在荣耀那点事对家里也根本算不上喜,所以没事等于没消息。”

黄少天想了想觉得也是,跟叶秋说会每天打个电话汇报一下情况别担心了好好办事。

兴欣这边三个妹子带着早餐还有各种水果营养品八点就杀到医院,黄少天看着一堆东西非常开心,“不用我出门采购了!”

“说得好像你懂买什么给病号一样。”

黄少天装作没听到这句,去拿碗粥给放在病床边。叶修坐起来靠在床头,几分钟过去了就喝了三口。黄少天那边已经吃掉四个包子,抬头看了看叶修,用筷子敲他的塑料粥碗,“喝。”

叶修有气无力摇头,强忍着恶心把粥喝了。放下碗的时候觉得自己被半血的君莫笑附了体,“黄少这是要逼死小的啊。”

“让你吃早饭就逼死你了,让你静养一个月不许摸荣耀怎么样?”

陈果觉得黄少天打蛇打七寸的本事也的确令人佩服,果然叶修乖乖闭嘴不再废话,还又吃了一个水煮蛋。就是吃完的时候脸上的表情比哭还难看。

黄少天让苏沐橙陈果安心出去玩,“医生刚才也说了没大事的,过两天烧退了我就带他出院。反正现在蓝雨也放假呢,我就在这边照看他一阵。你们一起出国玩不容易,别错过了。”

陈果苏沐橙唐柔眼看着叶修的确是有点人色了不像昨天一头栽下去那会儿半人半鬼的脸色。再加上医生金口玉言说的确没大碍,就是需要调理身体,都觉得那扔下夺冠大功臣好像也没什么,反正带着烟鬼出门也很烦。

叶修看着自己队里的人跟他打个招呼就闪人了,跟黄少天说你还真是会哄人啊,“怎么我让她们回去都不听我的,你讲话就这么好用?”

黄少天呵呵几声,“因为我人见人爱,上到九十九下到九岁都懂怎么去说好听的。你懂什么?除了当脸T?”

在医院几天的确相安无事,叶修体温回落正常后办了出院手续又感慨幸好有人先见之明买了房子,不然真是不方便。

黄少天看刚痊愈的叶不要脸坐在客厅沙发上觉得还是挺高兴的,没病没灾才是最放心,这会儿就顾不上某人是不是活该大病一场了。

“阿姐预产期在十月,到时候你抽空去广州看看她和宝宝。”

叶修点头说好,让他坐到自己身边,“昨天晚上你没睡好?”

黄少天问你怎么知道。

“你这几天都没睡好吧,半夜常常醒过来在床边看我。”

“我以为你睡着了……”

“是睡着了,你一醒我也跟着醒。”

黄少天不吭声。

“又没什么大事,别折腾自己啊。今晚早点睡。”叶修笑,“总算是有大床可以睡一起了!”

“你睡不好不会就是因为在想不该想的事情吧?病这样了还想这个?”

“啊啊有这个心思没有这个体力啊,今天晚上估计还是不能伺候皇上,臣痛心疾首啊……”

黄少天说了句闭嘴,搂着叶修就亲了上去。他吻得有点狠,叶修刚刚病愈没什么力气,也能察觉到这个吻里多了点凶悍的意思,没多久口腔里就带了一点血气,嘴唇这次是真被咬破了。黄少天最后意犹未尽地舔了一下,“反正你这段日子不用见人。”

叶修捏了捏他鼻子,“以前觉得你像没半点消停的哈士奇,现在看来是我自己眼光不好。根本就是头狼崽子……是不是还惦记着什么时候把我拆了吞进肚子?”

黄少天笑了。

 

 

章三十、教练

 

兴欣第十赛季创造荣耀联盟历史第一支以挑战赛胜者身份夺冠的奇迹之后也马上成为了媒体和商家的宠儿,陈果带人去塞班岛玩了十天回来差点就忙晕头。兴欣几个学生党倒是潇洒,拎包回家再不用操心什么,方锐和莫凡都说家里有点事情也走了,剩下老魏唐柔苏沐橙,连带着伍晨等等一并都忙翻天。

叶修被勒令静养,陈果放了狠话,不调理好不许滚回去。叶修整个人在家快被闲出毛病,差点就要自称叶大爷了。幸好黄少天也没有认真管束他不让碰电脑,还能每天摸个小号去网游里看看,君莫笑的号他是别想动了,放在关榕飞那边说是要继续研究下千机伞看看能不能有所提高。

叶修有时候觉得时间的确是走得太快的。

比如第十一个赛季结束,兴欣季后赛首轮不敌微草被淘汰出局。他靠在选手的坐席上,想着真是有点累了。这样或者那样的事情都没有扎进他的大脑作祟,唯一想起的居然还是第十赛季夺冠后自己累垮的事情。

那时每天都窝在家里,被人看着上跑步机或者举哑铃或者做仰卧起坐包括瑜伽慢跑。还美名其曰强身健体下赛季更上一层楼,等到叶修又被王杰希轰杀出局,他给黄少天打电话,“不是说我锻炼身体就可以卫冕成功吗?黄大仙你算得真差劲,去年就是哄我一个病号玩吧。”

蓝雨刚刚结束和轮回的比赛,两场战平等第三场才能分胜负,黄少天定了定神才回答:“反正你现在身体素质是好很多,不会赛季后高烧40度被送进医院让我半夜飞杭州了。”

“那是,我现在简直就是职业搞健身的,副业才是荣耀联赛选手!”

黄少天咳嗽,叶修私下被陈果唐柔苏沐橙缠着教瑜伽的段子他也听方锐包子说了不少,还是觉得太好笑。

“那个,输了比赛你别哭。等我给你报仇。”

“贵蓝雨第三场还坚持得住吗?再死在轮回手里你才别哭啊。”

“妈的,我们好歹坚持到第三场了,你两回合就被王杰希给虐杀有没有想起第五赛季半决赛被他踩着新王登顶的旧事?”

那时联盟赛事的报道也赶上了春天,不少相关新闻都是以“新王当立”打头炮,王杰希正巧姓王,那个王字还会被各种突出字体显示,不能更合适。

叶修只是笑,可是笑得像冷风飕飕吹人脸。“王大眼好歹拿了俩冠军,你个一枝花的家伙用他来讽刺我有什么意思?”

黄少天挂电话之前喊了一句微草有本事决赛见就赶着去登机回广州。叶修伸个懒腰琢磨,自己是该为兴欣以后的路做做铺垫了。

 

黄婉伶生了个粉嫩的女儿,取名葛悦熙,家里人小名乱喊,“悦悦”和“熙熙”常常混在一处。叶修除去过年会继续跑一趟黄家,客场打蓝雨的时候也会顺路看看黄婉伶母女俩。葛云把他在杭州的工作辞掉跑去广州定居,陈婕喜不自胜感觉就差黄少天把媳妇一娶,家庭生活又上一层楼,真是节节高啊。

叶修很喜欢悦熙,第一次上门看就带了个金锁做礼物。黄婉伶琢磨着反正将来叶修也是老黄家的人,免不了还礼,也没推辞就收下了。悦熙就摆弄金桔玩也不搭理叶修,反而搞得他更想抱一抱。

黄少天在一旁看着觉得太好笑,“你想抱就抱啊,干嘛小心翼翼还怕摔了她?”

叶修去摸摸小孩的鼻子,“你也喜欢玩金桔。”

黄少天瞬间不言语了,黄婉伶大笑,“还真是,家里的金桔树每年都是被阿天糟蹋完的!”

“我就是喜欢扯几颗玩!哪里算得上是糟蹋!”

叶修又摸摸小孩的脚丫,“下赛季我可能会兼职一下教练。”

他们之前甚少谈论彼此的前途,尽管也都十分清楚先后走向职业生涯末期是早晚的事情。黄少天之前提过一嘴想退役后去念书不过也没有下文。倒是叶修先开了这个话题的头。

“荣耀这么多年,教练是有。成功的一个也没见过。”

“荣耀这么多年,三连冠你也就见过我一个活的吧?四冠王更是多少人做梦都没有的吧?”叶修还是笑,“老魏去年退役,回家去经营自己的买卖了。我那时想,到底是彻底放下荣耀回家,还是继续。”

黄婉伶这时候接了个电话,示意自己去隔壁讲。黄少天和叶修围着小丫头的小床说话,“老叶,你应该是知道的。我会支持你,还有本来就不希望你这么早退出职业圈嘛。”

叶修拖了把椅子在婴儿床前面坐下,“再打一年,我就要退役了。”

“我有想过这个。”

“早晚有这么一天的,没什么。如果教练做得顺利,也还可以。”

黄少天拍拍他肩膀,“我也有退役的那天啊。”

“老气横秋的……”

“是你先老气横秋的吧?”

“我本来就是一大把年纪了。”

“随便你,反正我青春永驻!”

叶修听到这句就憋不住笑,“我还记得有人说最喜欢夏天,因为朝气蓬勃让人永远不会忘记年轻是怎么一回事。”

“嗯哪,谢谢哈,还记得这么清楚。人老了我看记忆力没有减退,不错不错。是我去年逼着你锻炼身体的功劳。”

叶修语气忽然反转,变得不那么轻快,“你问过我是不是喜欢秋天,没错的。你还说盼着四季都是夏,可这不现实。如果成真,满地都会是盛放的花朵落地,却没有成熟的果实可以收获。我喜欢秋,但是如果没有严冬,果子落满地会腐烂变质,积压得全部成为废物而且无法被自然消化。冬去春来,夏末秋至,这是天地使然。我曾经答应叶秋,退役后会回去帮他。我说不会让他一个人扛着叶家的担子,这也是应该的,像四季轮转一样顺其自然的事情……”

“你有跟他谈过吗?叶修。”黄少天打断他的话。

“最近没有。”

“叶秋不见得就会这样执着于要你回去帮他的忙,我想他更在乎的是你能常回去看看。很多事情都是难以预料的,你当年离家出走也料不到自己会在电子竞技上真的做出点什么,也想不到会有一个游戏真的能发展成荣耀今天的规模。叶秋很通情达理,你爸爸也是。说起来老叶家的人好像都挺不错的,怎么就你这样没脸没皮……”

“哎哟我说,你前面还在安慰我呢,怎么后面又开始打击个体了?”

“打击你难道不是人人有责吗?”黄少天正要继续,婴儿床里的小丫头哇一声嘹亮的哭声震停了他。

两个荣耀职业大神围着个不足一岁的小不点儿没了主意,黄少天百般无奈说那我来唱个儿歌好了,就真的开始唱起来。叶修抱着胳膊在旁边听,他晓得黄少天唱歌水平一直不错,还自得地说是蓝雨麦霸歌神。

 

蜗牛背著那重重的壳呀

一步一步地往上爬

阿树阿上两只黄鹂鸟

阿嘻阿嘻哈哈在笑它

葡萄成熟还早地很哪

现在上来干什么

阿黄阿黄鹂儿不要笑

等我爬上它就成熟了

 

叶修等到这歌唱完,笑得直不起腰还强撑着鼓掌,葛悦熙瞪着圆眼睛听得入神,居然也不闹不哭了。黄少天拍了拍叶修后背,“别笑得背过气去,大叔。”

“以前只知道你唱歌不错,不过你怎么没唱过这个给我听啊?哈哈哈!再来一遍吧!”

黄婉伶回来就看到俩人这样热闹,去把小姑娘抱起来,“阿天很会哄小孩的。”

黄少天去摸外甥女的脸蛋儿,叫她,“熙熙,是不是最喜欢小舅啊?”

 

叶修晚上也没完没了,“快快,再唱一遍那个蜗牛啊,阿天。”

“你是小孩吗?也要我哄?”

“你唱就可以,随便说我什么。”

黄少天靠在床头,笑得有点像叶修那样狡黠,“歌要因人而异的,对着你这老脸我没有唱儿歌的兴致啊……”说罢他哼了一个调子,后面渐渐带出了歌词。

 

亲爱的

等遍所有绿灯

还是让自己疯一下要紧

马路戏院商店天空海阔

任你行

从何时开始忌讳空山无人

从何时开始怕遥望星尘

原来神仙鱼横渡大海会断魂

听不到世人爱听的福音

曾迷途才怕追不上满街赶路人

无人理睬如何求生

顽童大了没那么笨

可以聚脚于康庄旅途然后同沐浴温泉

 

叶修的粤语这两天也算有点长进,他默默听完整首歌。有些没有记得那么清楚,不过大致还是听懂了。先是摇摇头,随后无奈地笑,伸手去揉乱黄少天头发,“我都知道啦,别担心。会抽空跟叶秋认真谈谈。”

黄少天拉着他和自己接吻,笑着说你居然知道我是什么意思啊人渣。

“剑圣大大都这样直抒胸臆了,我再不明白不是要蠢到被扔出黄家大门?”

“你现在把我妈叫来,让她看见你在跟我做什么,也是要被扔出黄家大门的。”

“你舍得?”

“一个人渣我有什么不舍得的?”

“这样伤人心,少天你不地道啊。”

“你把苏沐橙方锐唐柔随便低价卖一个到我们蓝雨,再来跟我谈地道不地道的话题。”

“学什么不好学我脸皮厚?”

“脸皮厚抗打击能力强,这是你说的。”

“我身上优点这么多,学点别的。”

“哪里有优点?”

叶修把人压倒在床上,笑得像含了青面兽嘴里反射光的獠牙,“浑身都是优点。”

“我呸!”


评论
热度(330)

© 九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