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

头像p站id=34911859
背景 独占我的英雄

叶子黄(二十七、二十八)

莫名笑King:

章二十七、清明

 

叶修是个不太喜欢外露感情的人,所以有时候他想什么事情想得入神会盯着黄少天看。把人看到发毛甚至炸毛。

“看看看看看你妹啊看!我脸上开花了吗?”

“我去,你脸上开花还能看吗?又不是妹子。”

“那你去找个妹子啊!又没有不让你找!找个妹子还可以传宗接代,给你老叶家开枝散叶。”

“皇上这是嫌弃臣妾不能生育。”

“休书一封,着你滚回封地孤苦一生吧。”

“皇上好狠的心啊,啧啧。”

“对一个人渣朕不需要贡献爱心。”

黄少天经常觉得插科打诨流水一样的笑着聊天是很好的事情,他们不会为了什么争执,也没有什么争执的必要。如果避开一些问题,他们就是毫无矛盾的情人,会一直这样走下去。

所以清明那天晚上叶修主动在QQ上敲他问要不要PK一次的时候,黄少天立刻就察觉到叶修的情绪不太对。

“你主动找我PK?太阳从东边落下去的吗?你们不是刚刚从北京回来,不累吗?我记得义斩跟你们关系不错啊,楼老板没有留你们玩几天?上次去度假村也是他安排的吧,对兴欣真不错。是个挺厚道的老板,你不要教坏他,领路人可是很关键的……”

叶修和黄少天一起开了小号,等进入房间后黄少天依旧是开着语音说个不停,他自带自说自话功能许多年,叶修听着也不插嘴。

“哟,你居然开了个枪炮师的小号?苏妹子借你的?不对,你这人马甲肯定遍布24个职业,不然怎么玩出个全职业精通的境界……喂!不要上来就轰大招好吗?”

黄少天用了个十一区的马甲,卫星射线之下匆忙躲避。他察觉到叶修似乎情绪有些古怪,但是又说不出哪里出了问题,只好陪他过招。两个人你来我往更像是在见招拆招,而不是真的拼得你死我活,黄少天玩得没劲极了,他让角色后退跟叶修喊停。

“你在搞什么飞机?这是陪我训练还是怕把我这马甲轰残了?老叶你有事说事,肚子里水太多容易黑化。”

叶修说好,那么来真的。于是两个角色缠斗,黄少天利用职业近身战的优势不断逼迫枪炮师,最后微弱优势取胜,他知道叶修后来也是真刀真枪的。

“不错,有进步。”叶修慢悠悠地说。

黄少天难得不吭声了,似乎在等什么的样子。

“全明星比赛的时候,你怎么好意思在大家面前说私人恩怨?跟我单挑?”

“你在新秀面前倚老卖老玩GG和放水,我好歹也是个大神级别选手,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再说近朱者赤近墨者黑……”

“你曾经说我押枪的本事,就是周泽楷来了也比不过。”

“好像是说过这么一句,两三年前的事情了吧?那会儿周泽楷还没夺冠呢。”

“记得荣耀最开始网游的时候,有个角色叫秋木苏吗?”

“额……好像有一点印象,是个神枪手还是枪炮师?反正是枪系来着……跟你的一叶之秋是搭档吧?我们最开始认识的时候没见过这个人,后来我跟你熟了就开始职业联赛了,也没见过这位。都是传闻,魏老大以前提过一两次……如果不是他夸得太神,我大概压根就不会记得,这都多少年的事了?十年?”

“是十年了。”

“怎么了?”黄少天小心翼翼地问。

“千机伞就是他的手笔。”

“啊!这么牛逼?”

叶修点了一支烟,“嗯,很厉害。而且是神枪手啊,枪炮系精通。如果跟我一起进了嘉世,大概就没有第四第五赛季韩文清和王杰希什么事了。”

黄少天努力把注意力集中在叶修之外的事情上,控制自己没直接在视频聊天里翻白眼,“那没有跟你一起在职业联盟打拼,是很可惜。”

“他本来已经签好合同,但是遇到了车祸。”

黄少天没有接话,他在等叶修把话说完。

“苏沐橙是他妹妹,他叫苏沐秋。我们当年遇到的时候,正巧在一个网吧。那时候我刚刚从家里跑出来,从嘉兴溜达到杭州没有落脚的地方。可能我这个人就是运气特别好吧,每次不知道去哪里的时候就钻网吧,第一次被苏沐秋撞上了,第二次撞上了陈果。”叶修的口气有点自嘲,“他们兄妹相依为命,都是彼此唯一的亲人。从小在孤儿院长大的,却非常乐观积极。但是苏沐秋不喜欢按部就班和单调乏味的生活,他发现自己在游戏上特别有天赋后就开始动脑筋如何通过这个赚钱来养活自己和妹妹。说实话,如果不是因为生计所迫,可能他也没有那么大的动力去研究自制武器,有些事情就是这样有因有果的,我们在网吧里遇到也非常有意思。两个人那天都心情不好跑去拾荒,抢一件武器的时候撞上了。后来他赢了我,也不放过,非要约出来见面。结果一报地点真巧,在一个城市也就算了,还在一个网吧。我掏出了身上剩下的最后一张百元大钞,请他和苏沐橙一起吃了顿饭。”

那时候叶修也打定主意也要投身游戏事业,跟苏沐秋一拍即合。杭州那天在下雨,他们随便钻了家路边小店吃得不亦乐乎。苏沐橙嚷嚷着要吃冰淇淋,叶修买完单跑去临街高端洋气的外国进口冰淇淋店买了一个巧克力球给她。他们都怀揣着泡沫一样的梦想,居然磕磕绊绊一路走了过来。

后来苏沐秋的葬礼举行时杭州也下着雨,叶修拉着苏沐橙在公墓里觉得天格外黑。苏沐秋经常给妹妹讲鬼故事,雨天会有收阴魂的小鬼出来溜达。他有模有样地说,还会做动作配合,苏沐橙被他从小吓着长大的,下雨打雷压根就不怕。后来练起了枪炮师这个职业,苏沐橙会对叶修笑着说枪林弹雨的感觉真好,让她想起哥哥在的时候,说的那些骇人的故事。叶修说这有什么联系。

苏沐橙托着下巴说:哥哥下葬的那天,就在下雨嘛。

苏沐秋没事就喜欢扯妹妹的头发,所以苏沐橙一直是长发。虽然在孤儿院,却被照顾得极好,酷爱各种口味的冰淇淋。所以从开始认识叶修,她就觉得这人很没劲,买个冰淇淋球只买一个品种的,暴殄天物没有品位。

叶修跟黄少天有一搭没一搭地胡乱聊,“我还记得你跟苏沐橙都是小孩子的时候,两个人争着去买冰糕吃。”

“嗯,好像是上海?那家店做得很好啊,牛奶味道足,上面撒一层杏仁碎。”

“苏家兄妹,于我是亲人一样。如果不是他们,可能我不会下定决心走上荣耀这条路。有的时候,一个朋友对你的影响,或许远远比你想象得要深远。每年清明我都去看他,跟他说说这一年发生了什么事,有时候也懒得说,点根烟就行了。老魏对他印象应该很深的,说是闻风丧胆也不过分吧!”

黄少天从头至尾也没有听出叶修的语气哪里沉闷,却只等到了这个时候才插嘴。“你就得瑟吧,魏老大在的话肯定要呛你一脸。”

“嗨,耍嘴皮子他什么时候赢过我?”

“拼下限的你的确已经达到独孤求败的境界了。这些年我也没跟魏老大有什么接触,再遇到感觉这方面也很精进了,你们都是一个人种,难怪会搞在一起,臭味相投啊。”

“我去告状好么?”

“去啊去啊,好像我很怕!”

叶修笑了,“我今天还跟苏沐秋说了说你的事情。”

黄少天被这话噎了半天,“谢谢哈,那下次清明也替我带个好?”

“他很活泼的!在天上地下都会很高兴我过得开心,苏沐橙用沐雨橙风进入职业圈的那一天,我也知道他会很高兴的。”

“那我下次带包烟给他,他是不是会感谢我收了你这个恶人。”

“你可以谈一些比较积极健康的事情嘛,比如你单挑我的胜率非常惨淡,在今天赢我之前有十五连败了吧?唉唉,哥十连败俱乐部的vip会员。”

“妈的,收拾家伙再来一局!PKPKPK!今天不揍得你满地找牙,我就不睡觉了!”

“屁,你明天还要训练,少得瑟。被手残骂哭不要找我救命。”

“滚滚滚!不想被我虐就直说,刚才输怕了吧哈哈哈!”

“咦,怕了吧这种话明明是哥的台词,不要学。哥浑身优点你不学,非要学垃圾话。你的垃圾话重量不重质啊……这么多年还是没有改进。”

“要不要PK了!不要的话朕要睡觉了!爱妃你独守空房吧!”黄少天怒关视频,然后又登陆QQ敲了一段话。

“你也早点睡,老大不小了,作为一个老年人要珍惜自己职业生涯后期的时光啊!不要因为跟我追忆了一段往事就当自己还是当年二十出头的斗神,玩脱了我看你怎么君莫笑,到时候君莫哭才是正经!”

叶修看着黄少天的话,很久没有回复。他等到那个头像变成灰色,才回了一句。

——谢谢,我知道。

 

 

章二十八、遭遇

 

和叶修在赛场上正面交手,一直是令黄少天特别兴奋的事情。

作为黄金一代多少都有一种想亲手击败大神的跃跃欲试的想法,他们出道的赛季赶上叶修三连冠,一代斗神睥睨荣耀赛场纵横联赛,说这是顺理成章也不为过。何况黄少天更是早在三年前就认识叶修,私下里又跟着蓝雨走南闯北见识过早期各路大神。叶修十八九就可以用厚颜无耻来形容,给苏沐橙和黄少天一人买一盒冰淇淋球,还故意挖一口黄少天那份吃,吃了后还抹抹嘴示意味道也就一般般,搞不懂为什么小孩子会喜欢。苏沐橙那时笑得很甜,坐在旁边安安静静,马尾扎得高高的。她就看着黄少天被吴雪峰安慰拉去一边,用塑料勺子挖出被叶修搞过的那块丢掉,怒气冲冲吃完剩下的部分。

蓝雨季后赛遭遇兴欣,第十赛季。

等到最后一轮比赛结束,一切尘埃落定,黄少天悠哉地买了一包棉花糖和一罐子巧克力酱,用棉花糖蘸着巧克力吃。喻文州推开休息室的门就看到这光景,他也不自觉想皱眉头,“你这吃法看着就让人牙疼。”

“我就不请你了,队长。”黄少天抱着巧克力罐子笑,蓝雨这会儿训练刚刚结束没多久,不少人都在休息,宋晓插了一句,“黄少加油,擂台赛我第一个出场,你在我后面不要因为牙疼就认输啊。”

“你妹的!居然损我!你们都训练得很好是吧?刚才队长的要求都做到了?嗯?这么想看我热闹!我都多久不吃这些了,超级进口食品专柜打折好吗!机会难得不容错过。一个队的还不知道我啊,居然嘲笑我吃甜的太过分,下次队里一起出去吃好的不带你了……”黄少天开始了超级无敌话唠功能,源源不断滔滔不绝。宋晓自知自家副队长这是说不完不会犯过自己,就干脆一边啃苹果一边坐着听他絮叨。蓝雨的人本来就习惯黄少天的讲话方式,宋晓更是以大心脏著称,更不会有太多压力。

喻文州看着时间差不多了就喊大家去训练,“休息时间到,我先过去了。”留下黄少天拉着宋晓继续喋喋不休,卢瀚文有模有样地学喻文州咳嗽,“嗯嗯,该训练啦。”

 

蓝雨先客后主,黄少天抵挡杭州的晚上,叶修主动来了电话,依旧是懒洋洋的声调。“紧张不紧张啊,小朋友?”

“好像我第一次代表蓝雨跟嘉世碰头的时候,你就问了我这句话。”

“啊?我都忘记了。”

“你明天不会对小卢也这么说吧……”

“我为什么要对卢瀚文这么说?”

“人渣啊,对我说的话都不记得!你八成是看到每一个年纪小的选手都要这样调戏吧!你的人品还能更烂吗!”

“卢瀚文那么朝气蓬勃的,我没有什么调戏的欲望啊。那时候只是喜欢逗逗你们这些被调戏就炸毛的小朋友玩,嗯。”叶修顿了顿又补充,“其实也不一定是年纪小逗着才有趣,有些人天生就是这个地位,比如张佳乐。唉唉,明明是比你老的选手,看着怎么好像差不多呢。”

“人家那是年轻……大叔。”

叶修笑,他喜欢跟黄少天在夜晚用这样轻松的方式对话。明天的比赛近在咫尺了,好在两个人都不是会混淆这些事情的人,赛场归赛场,战队事战队毕。其次他也很期待这样的比赛。

“祝你明天状态优异。”

“祝我们明天都状态优异。”

“早就想在赛场上干翻我了吧?”

“切,这个赛季都干翻两次了。”

“嗯嗯,还有一次鞭尸呢。”

黄少天气不打一处来,“你那次多无耻还要提吗?兴欣主队的粉丝都不好意思说你们那是被鞭尸,我就是为民除害替大家出气啊!”

“但是我没有说错啊,你看我们进季后赛了吧。我们为季后赛做准备嘛,你看还遇上了你们大蓝雨,这就是缘分啊缘分!”

“狗屁的缘分!我跟你就是孽缘!上辈子我一定欠了你们老叶家很多很多钱!”

“多少钱?这是来卖身还债吗?不是您是皇上吗?不不,这么说的话,你就是黄上了,你姓氏的那个黄。”

“闭嘴闭嘴闭嘴!我挂电话了!今天要早点睡觉没空跟你扯淡!明天洗干净等我来虐!”

 

作为一代大神,黄少天可能算得上是荣耀圈里最令粉丝感到亲切的一位。所以当职业赛场上出现了他的夜雨声烦被一棵大树砸死的场景时,众多黄少天粉丝也忧伤到心碎。不过对粉丝来说,偶像的表现一般决定他们的心情,这位偶像似乎在蓝雨两回合被淘汰之后表现得相对平和,尤其是跟上次蓝雨折戟决赛相比。于是大家回头想想,感觉也没什么非要哭天抢地的?被树砸死的确很倒霉,但是黄少天本来就是机会主义者,被他抓住机会虐杀的人也不计其数。

蓝雨的支持者们在主场比赛结束后,非常迅速地散去了。潮水一样的速度。他们曾经拼搏过,也曾经站上过那个顶点,这其中失利的痛苦还有一步之遥的遗憾都有过,胜利的狂喜还有亲手捧起奖杯的骄傲也都有过。所以他们并没有什么不可接受的,即便失败如此苦涩,可临到最末,还是要照样过正常生活,照样第二天看太阳升起落下。

没有什么两样的,和寻常时候比。

黄少天看着叶修,比赛结束的时候。他跟在喻文州身后,一时百感交集。曾经这样想打败的男人,到了比赛结束站上奖台,还是想要打败他。可惜这个赛季是不能了,真的可惜了。

“夺冠吧。”他说。

叶修风格如旧地回了一句,他们这次用了非常普通的方式握手,郑重,略微用力。远不是上次叶修调戏他说要爱护花草树木时的样子。

这是没有掺杂个人感情的职业选手之间的对白,来自于多年的选手交情。叶修今时今日也记得第四赛季第一次和黄少天站在职业赛场上交手,那家伙身上跃跃欲试的灵气和进入荣耀时的杀气。他看着成长的选手除去嘉世一些训练营的孩子,最早就是苏沐橙和黄少天。一个成为了他后期的搭档、队友,另一个则是自始至终都是不错的对手。

黄少天赛后去了兴欣的休息室,陈果看到他还颇惊讶。他摆摆手表示只是想找人说句话,叶修晃了过来,“真要跟我直接回去啊?我看看哭了没?”

黄少天一脸僵硬表情,方锐苏沐橙围在一边看戏,魏琛装作什么都没看见,其余人不明所以一头雾水。

“我要先回趟家,然后再去杭州。”

“哦,文州不给你们搞点赛后总结?”

“队长说等夏休回来再安排吧,现在就干脆好好休息吧。”

“那你跑杭州能休息吗?我这边还有至少两个客场你都要跟着。”

“……”

“怎么了?”

“你还真是大言不惭啊,这么肯定自己进决赛!”

叶修一拍蓝雨的沙发,“那当然,再说你都让我夺冠了,我好意思不夺冠吗?说过啊,答应你的事情一定做到。”

黄少天觉得这休息室里的人的表情越来越古怪,自己也待不下去了,包子已经开始抓着唐柔问到底什么情况,安文逸摸了摸眼镜框像是什么都懂了,方锐和苏沐橙早就笑得满脸猥琐,魏琛则是详装看报纸装得一点都不像,陈果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罗辑和乔一帆满脸问号,莫凡完全与世隔绝。

“你妹,受不了这么肉麻,我走了。到杭州再找你。”

“哦,好。回去吃点好的,帮我问伯父伯母阿姐好。你阿姐怀孕了吧?知道男孩女孩吗?预产期什么时候?我下次过去好准备礼物……”叶修话没说完,黄少天摔门而出,叶修还追过去开了门继续喊,“少天不要激动啊,这门是你们蓝雨的你摔坏了也要赔偿的!”

黄少天在走廊里几乎是绝尘而去,当然,去之前都没转身就这么比了两个中指给叶修看。

 

蓝雨赛季后的事情,喻文州不会一点想法都没有,他只是觉得在这种时候还是回去休息比较好。第八赛季总决赛输给轮回,他和黄少天都有一种极其强烈的挫败感,这种感觉当然不会对着媒体表现出来,只是私下里他们回到训练室,回到蓝雨的本部,就能感受到那种低沉的空气萦绕在左右。

黄少天曾经一个人站在空旷的晓川场馆里,他不记得蓝雨获胜的时候人们是怎样离去的。但是他永远都会记得失利过后的这里,人们是怎样沉默而迅速散开的。广州本地人对亲近的事物都有着非同寻常的内在温存,尽管他们表面上可能也会张扬和豪放。一想到有那么多人曾经这样贴近过自己的心情,黄少天就会觉得略微宽慰。

最令人痛苦的时刻,他和蓝雨一起承担过,从战队粉到这个城市的很多人都不曾放弃过支持他们。这是他和蓝雨一样的地方,他们会舔舐伤口,再重新回到赛场上去。哪怕是用一种非常夸张的,黄少天特有的方式。

所以他在那个时候对叶修说夺冠吧。

这就是他的鼓励方式,那样赤诚而坦荡的,一份纯粹的情感。


评论
热度(327)

© 九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