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

头像p站id=34911859
背景 独占我的英雄

叶子黄(二十五、二十六)

莫名笑King:

章二十五、婚宴

 

第十赛季的全明星比赛。

第一天叶修在对阵盖才捷的时候很干脆的打了GG,黄少天坐在台下没忍住直接笑喷出去了,一连串哈哈哈搞得喻文州也不得不咳嗽几声示意他注意点。

“少天。”

“队长,你有没有想起一些比较有趣的事?”

“比如第一届全明星也是这样新秀轮着点他出台?”

黄少天点点头,“那时候他脸皮好像比现在稍微薄点?”

那时叶修不过二十出头,黄金一代尚未站上联盟舞台。似乎的确比现在多了点年轻气盛,少了些无耻下限。黄少天还记得那时的斗神是如何睥睨众人,连风格也因为职业的关系更直截了当一些。只是私下见到的时候,还是会觉得反差略大罢了。

游戏里是斗志昂扬飒爽英姿的战斗法师,离开电脑就是叼着烟的半吊子模样,大部分时候像是没有睡醒似的一步晃三次,带了点散漫,他挥挥手跟你打招呼,却又像是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

黄少天记得曾经在体育馆里各种奇怪的地方见到叶修,他只是为了找个没人的地方抽烟。蹲在什么安全门后、坐在厕所里的洗手台上。叶修躲着人抽烟的时候会弓起后背,整个人都沉醉在云山雾罩里,不经意间看到来了人,就笑得略带一份歉意。

“哟,少天来了。”

等到第十赛季全明星第三天,黄少天觉得自己前两天对某人涌起的那几分怀旧情结全部人间蒸发掉了。团队比赛时甚至连什么私人恩怨都脱口而出,虽然最后夜雨声烦还是挂了,不过黄少天退出游戏的时候仍旧觉得非常兴奋。

果然只有这家伙在的时候,才更加有趣呢。难怪韩文清跟他斗了十年还没有腻,这种人真是日日翻新,从不令人失望。

全明星结束的当天晚上,黄少天拉着叶修跑去海边乱逛。叶修站在海边裹着羽绒服,被海风吹得连烟都不想抽。

“我说你能换个方式报复我吗?不就输个全明星比赛,用得着这样?”

黄少天听了几分钟海浪声表示心满意足,招手叫出租车回酒店。叶修上车就表示真他妈太冷了,司机师傅坐前面笑着问他是南方来的不是。

“我也是南方人,我怎么不冷?”

“我怎么以前不知道你这么喜欢海?”

“蓝雨以前集训都是去三亚。”

“……”

“怎么了?”

“土豪,我们做朋友吧!”

“滚滚滚滚滚!”

后来一个夏天叶修跟黄少天说,他们这种人,还是做对手比较有趣一点。黄少天在广州夜市大排档上叫了一堆东西吃,非常感慨地说职业选手不能喝啤酒真是太糟糕了。

“等我退役了,一定叫一箱跟你对瓶子吹。”

“……”

“哦,我忘记了。堂堂荣耀大神就是酒量奇差,哈哈哈哈!你怎么不敢说跟我单挑了,论这个我可以收拾得你服服帖帖。”

“老天是公平的,给了我那么多优点总得在某个地方克扣一下。”

“老天在你身上克扣的分明是思想品德教育。”黄少天最后无奈只能叫冰镇汽水,他穿着拖鞋大裤衩和跨栏背心就这么招摇地坐在简陋的街边摊上,全然没有什么荣耀剑圣的形象。

叶修吃着自己的炒河粉,“不会喝酒这个是天生的,没办法。”

“是啊,你没办法体验那个什么陪君醉笑三千场的意境了。酒桌上放眼职业圈也没多少真正的对手吧,就是有,我也只能等到几年后才搞清楚了。”黄少天像是有点遗憾,“不过还是你在赛场的时候比较有趣,相比跟你做队友而言。”

后来他们在全明星赛场上有过做同队队友的经验,那时君莫笑会放夜雨声烦出去肆意舞弄冰雨,杀向敌方。等到对手袭击来临,黄少天下意识去找索克萨尔的踪影,却发现千机伞把两个角色都罩在里面十分妥当。他想起第十赛季的王杰希,那样华丽张扬的魔术师再现,也是得益于君莫笑坐镇才毫无顾忌地释放自己的打法。

全明星比赛总是让人产生一种错觉,一往无前无需回头的错觉。

 

年底很快就到了,初四中午叶修抵达广州,还是黄少天开车去接他。

黄婉伶坚持不办婚礼,陈婕没办法只好安排了亲戚朋友初五随便来吃个饭,搞了个形式主义。名义上是过年团聚,实际上都是来看新人的。

叶修这次非常郑重地带了礼物来,再到黄家拜访,已经不同于去年的感觉。黄婉伶和葛云显然已经用这一年的时间观察到了足够多的东西,他们心里几乎完全接受了叶修的事情。黄泽枫有生意上的事情没有在家,陈婕还是会在饭桌上抱怨黄少天没女朋友的问题。

叶修一边吃饭一边看着黄少天笑,黄少天瞪他,“笑什么,好像你有女朋友似的。”

“我没有啊,但是我妈不急这个,阿姨急。”

陈婕马上点头,“小叶,你也老大不小了。这事情你们都要往心里去,不能不听长辈的话。现在本来就男女比例失衡,再不上心,等到你们三十多老大不小的时候,好女孩都被人挑走了。你看少天都二十五了,连个姑娘的手都没摸过……”

“妈!”黄少天显然是忘记叶修还在,“谁没摸过姑娘手啊?小学六年级就有人给我写情书好么?蓝雨每个月信箱里都有一堆求爱信,各种想嫁我啊。但是那粉丝是粉丝心态,你又不是不知道,这能往家里头带吗?再说二十五怎么了?为什么我就觉得你儿子过了二十五马上就变成残次品啊,没人要?我是亲生的吗?”

黄婉伶正在拨弄半条鱼,头也不抬,“你当然不是亲生的,是爸妈上山挖野菜的时候刨出来的。”

“你是充话费送的?”

“生我那会儿只有BP机吧。”

黄家姐弟开始斗嘴,叶修和葛云干笑,陈婕让他们多吃点儿。饭后吃水果的时候,黄少天想起叶修上次来家里玩的花活,叶修推说去厨房看看原料,招呼小话痨跟他一起。

“老叶,你这种不食人间烟火,啊呸,只食人间烟不开火的人,没想到深藏不露啊。蓝翔厨师班学几年了?还招学生吗?我再去报名给优惠吗?”

“你去问问蓝翔是不是你大蓝雨的分校,说不定人家给你免费呢。”

“……”

叶修翻出根白萝卜,抄起一把刀开始刻花,像是真的在玩儿一样。“小时候被爷爷逼着学篆刻,结果正经的没学到,只记得怎么雕萝卜花了。”

黄少天瞠目结舌,“你这差得也太远了吧?”

“叶秋倒是遗传到了老叶家的艺术细胞,反正我这里没有。我只有这双手像是叶家的人。”

“那教你拉小提琴,是不是就会弹棉花?”

“……再损我就抽你啊!”

“你天天损别人怎么没看见谁去雇个杀手搞死你啊?”

“来之前都被你的文字泡烦死了。”

“叶修你妹。”

“没有妹妹,只有弟。”

 

翌日黄婉伶在午宴上出现的时候闪闪动人,即便没有穿婚纱,只是件很低调的香槟色小礼服,仍旧显得光彩夺目。

黄家即便是不办正式婚礼,还是选了家饭店包了个不算小的包厢。喻文州也专程来了一趟,一点也不意外地被陈婕问了一遍“未来女朋友”的事情。叶修和黄少天站一旁努力憋着不要喷出来,等陈婕走了就去拍喻文州肩膀表示同情,真是帮忙挡枪的小伙伴啊。

亲戚朋友来了有三十多人,落座后黄婉伶端起一杯酒,拉着葛云站到显眼的地方说了一段话。前面自然是感谢父母养育之恩,亲朋远道而来之情。还说了些她和葛云如何相识的小故事,最后点到黄少天。

“我就这么一个弟弟,但是存在感太强。大家都知道阿天是怎样愿意说话呢。”

全场轰笑。

“阿天,阿姐祝你也要幸福啊。”

黄少天点头,举了举杯子,葛云也说了几句客套话,饭局开始。叶修知道黄婉伶最后那句话正说的时候,是看向自己这里的,他悄悄跟黄少天嘀咕,“阿姐祝你幸福呢。”

黄少天瞄他一眼,“那也要等我结婚再说吧。”

“哦,你跟谁结婚啊?”

“不知道,日子订好了,就差个媳妇儿了。”

“少天要娶媳妇儿?”

黄少天笑得敞亮,“有人选啦,姓叶。什么都好,就是脸太大,能填平一个西湖。下限可以圈倒一座雷峰。”

叶修安然被调戏,“你问过人愿意没有啊?”

“哦,也是。不过不愿意就不要了。扔进南海去喂鱼,鱼还不一定喜欢吃。皮太糙太厚。”

叶修也笑,笑声里没有压抑的那种。

 

 

 

章二十六、叶秋

 

叶修不回家过年已经是家常便饭,所以当叶秋从叶明那里知晓黄少天的事情后就开始追问他什么时候能见一下自己哥哥的男朋友。

“你不回来就算了,让他来家里作客。”

“我有病吗?怎么跟妈交代?怎么跟爷爷说?”

“那你也得让我见见啊,不然到了你想昭告天下的时候,怎么站在你这边支持你?”

叶修把玩手里的打火机,小卖铺一块钱一个的那种货,他把火机掷向空中又接住,继续在QQ上打字。

“你支持我或者不支持我,能影响妈还是能影响爷爷?”

叶秋不回答了,过了很久才说:“满足一下我的好奇心可以吗?”

“你有女朋友的时候我都不八卦你。”

“你这种非人类的思想感情不要跟我相提并论!我是个正常人,有丰富的情感和微妙的内心!你有什么?黑棉花做的心?”

“叶小秋,不要用这种口气跟你哥哥讲话。”

“你是哥哥?你这么混,还好意思提哥哥两个字?不管,我要见一面。你不让我见,我就去蓝雨战队找他,到时候吓死人了,你兜着。”

叶修脑补了一下西装革履风度翩翩的叶秋出现在蓝雨大门外盯着黄少天目不转睛,觉得这个世界一定哪里出了问题。他揉了揉太阳穴,“年轻人做事不要冲动。”

“我跟你一样老!”

“我记得今年初五轮到你跑香港那边?”

“怎样?”

“初六你来趟广州好了,我当天就要回杭州。没时间过去找你。”

叶秋翻了一下自己的行程表,“可以,你不要放我鸽子。”

“我什么时候放过你鸽子?”

“你离家出走的时候就是骗我在阿姨家等你,然后偷拿了我准备好的行李好吗?大哥你怎么可以忘得这么干净?还有一年你骗我说要回家?”

叶修发了一个抠鼻的QQ表情过去,等着叶秋更多的抱怨还有牢骚。他们兄弟之前平时联系并不多,但是每次聊天都会进入一种似乎从没有分离的状态。或许是因为双胞胎的关系吧,叶修觉得很多时候叶秋从未没有离开过自己。

他保留的最早的两兄弟的记忆,始于惠瑞当年在他们生日时的一场发作。那时他就生怕叶秋会在心中埋下“自己是多余的”这样的想法,大事小事都会带着弟弟一起做。惠瑞逼他学钢琴,他问叶秋要不要一起学,叶秋跟着他泡了几天琴房,却迷恋上了隔壁房间的小提琴。叶凡让他学篆刻,他带着叶秋练字,自己的那笔字永远写得无法见人,叶秋却是楷书行书甚至连小篆都写得形神兼备,颇得家人赏识。叶凡不是一个轻易放弃的人,叶秋的天分让他更有理由相信叶修一样也是有叶家基因的,只是贪玩不用功罢了。于是这些逼迫变本加厉,叶修愈发叛逆。等到八九岁上开始学习篆刻,到十几岁的时候,除了闲来无聊学的雕花玩物,那篆刻水平真是惨不忍睹。叶秋还曾经尝试把练习的大字写得糟糕一点,替换给叶修让他拿去交差。叶明一眼就看出来,笑着说这点手段就想瞒着叶凡实在是孩子啊。

叶秋这个郁闷,他也想帮哥哥做点什么。惠瑞后来对叶修的散漫随意彻底不报希望了,给予大儿子的压力终于转移到小儿子身上。于是就变成了叶秋被拉着出门,学这个学那个。叶修八岁那年在叶明书房里玩,叶明摆弄半天电脑也没理他。

“爸爸,你在做什么?”

叶明给儿子看,电脑有点小问题,他让叶修在书房里玩一会儿,自己去个卫生间。等到回来的时候,发现大儿子带着小儿子在电脑前玩起了游戏,问起电脑是怎么回事,叶修一脸不屑地说哪里有问题啊是你不会弄。叶明也怕这个大儿子被家里人搞到心理失衡,干脆去买了些游戏光盘带回来给他玩。

结果一发不可收拾。

叶修在很短的时间里就玩腻了这些单机游戏,叶秋还在为第一个游戏苦恼的时候,就喊哥哥来帮忙。经常是叶秋靠着哥哥睡了过去,醒来发现自己的游戏存档已经有了通关记录。叶修在这方面有着难以令人相信的优越感,每每看到叶秋为哪个关卡发愁就开始连珠炮一般数落起弟弟。

叶修常常回忆起自己离家出走的那个夜晚,随后又会苦笑。

叶秋想见黄少天这也算是人之常情,叶修也确信黄少天讨人喜欢最不怕的就是见家里人。哪里像他一样这么没正经。蓝雨副队长多年在队里的好人缘不是吹出来的。于是约了初六中午吃顿饭。黄少天第一次见到叶秋,也有点兴奋。叶修和他已经在饭店包厢坐好,黄少天整个人坐立不安。

“你紧张什么?又不是见公婆。”

“你讲话不欠抽会死是吧?”

“说实话就是欠抽啊?”

黄少天做了一个威胁他的手势,“双胞胎啊,和你长得一模一样吗?”

叶修笑得十万分欠抽,“你还怕分不清人,将来在我家里上错床?”

黄少天跟他混在一处十年,谈恋爱两年,对于这人的下限已经算是非常熟悉。特别淡定地往椅子上一靠,摆了个大爷的姿势,“想带着弟弟一起进宫伺候朕,也要先问过圣上的意思吧?”

“那皇上要记得以后多翻在下的牌子。”

“咳咳。”

叶修猛地抬头,发现包厢门已经开了,叶秋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那里,“门一推就开了,我是不是听到了什么不该听的?”

“没什么,等会圣上要把你拖出去午门斩首的话,我会为你求情的小秋!”

“滚你妹的!”叶秋绕过他哥哥,走到黄少天面前跟他握手,“虽然哥哥是个混蛋,不过我还是为人不错的。”

黄少天站起来握住叶秋的手,虽然模样相同,不过从气质到穿着打扮真是一点都不像,他立马回馈了春天般同志一样的热情,“幸会幸会,久闻大名。”

“是我久仰才对啊,夜雨声烦这么厉害的角色……你的比赛我也看过,太帅啦,配我哥哥真可惜,要不我给你介绍几个嘉兴当地漂亮妹子?我们隔壁小刘……”

叶修点好烟才慢悠悠插嘴,“你看的比赛?你只看有我的比赛吧,夜雨声烦……那不都是我虐他的比赛?”

叶秋让他哥闭嘴,拉着黄少天坐到圆桌另一边,离得老远。

“我们隔壁小刘是个很好的妹子啊,比我小四岁,洗衣做饭样样都好,人也漂亮,就是太独立了一点,但是你是职业选手平时也照顾不到她,我看找个独立的妹子最合适不过了……”

叶修再次插嘴,“我让你来是满足你的好奇心的,不是让你拆我姻缘的。”

叶秋置若罔闻,“我哥会什么?除了荣耀就会雕萝卜花,但是萝卜花也不能吃一辈子啊。他还没车没房,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我跟你说……”

黄少天似乎听得津津有味,和叶秋一副相见恨晚要聊上三天三夜的样子。叶修喊服务员拿菜单来点菜,知道这俩人是故意把自己扔一边也不说什么,点好菜之后抽完自己那根烟。

“你居然能坚持到我们说完没插嘴?哥哥你不容易啊,看来谈恋爱会让人成熟这句话没说错。”

“你专程跑来就是为了刺激我?”

黄少天笑个不停,叶修让他喝水,“别呛死,呛死了还怎么听笑话?你有空可以让叶秋跟你说说我小时候的糗事。”

“你光盗用弟弟身份证这件事就够蠢了,还有更蠢的吗?求八卦!”黄少天等到菜端上来,开始热情洋溢地介绍起广州各色菜肴,除了丰富的言语表述还有同样精彩的肢体语言。叶秋和黄少天一应一和,不时插播一段损荣耀教科书大神的话,这顿饭吃得是好不热闹。等到快吃完了,叶秋踹叶修椅子一脚,“哥哥去结账。”

叶修站起来,“腿那么短也踹不到,何必呢?”

“你快走。”

“好好,我走。”叶修摆了个认输的手势出去了。

黄少天发觉这房间内刚才愉悦的空气似乎瞬间像雨被风吹散一样消失了。“你有事要跟我说?”

叶秋笑了笑,“我很喜欢你。”

“你也很好……虽然长得一样,但是……”

“但是跟我的哥哥完全不同对吧?”

黄少天点头,“我大概猜得到你要跟我说什么,叶家的事情我的确了解不多。摆在前面的问题不是一个两个,就算是你们家里没问题,我父母也不会那么快接受。叶修很小离开家,大概事情比我只多不少……”

“小时候我爸经常给我们兄弟俩讲故事,我还记得他说过一个古时候皇帝要江山还是美人的,当时故事还没说完,我哥就打断了。他说编这故事的人就够蠢,但凡是个帝王一定会要江山,会要美人的做不了好皇帝不如拖出去打死省得占着地方不做帝王事。后来他离家出走,我爸看着我就说起这一段,他还特别感慨说自己早该看出来的,这孩子在有些事情上能做得多决绝。”

黄少天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叶秋笑,“我只是想告诉你,他对自己想要什么非常清楚。从小就是这样,被我妈逼着做的事情做腻了干脆自己给自己放假。他喜欢荣耀,这是想清楚后选择的人生。我和我爸都可以理解……所以我们也能理解他为什么选择你。”叶秋看着黄少天,非常真挚地说,“他真的非常喜欢你吧,我能看出来。他看你的眼神不太一样,可能这就是什么双胞胎的直觉?”

黄少天也笑了。

“但是他有时候不太喜欢把心里的事情说出来,你别跟他较真。”

正说着,叶修推门进来,“又背后念叨我?”

叶秋端起茶水喝,“念叨你的糗事一定要当面才有趣啊,背后说不是浪费感情?”他朝黄少天摇摇头,似乎从未把他当做外人一样。


评论
热度(331)

© 九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