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

头像p站id=34911859
背景 独占我的英雄

叶子黄(二十一、二十二)

莫名笑King:

章二十一、夏休 

 

叶修周一早晨送黄少天去首都机场。 

黄少天去排队安检之前叶修笑着问他能不能在这里亲一下,被赏了个白眼,还有一堆牢骚,“你能不能考虑一下群众的眼睛啊?说真的其实我不在乎当众跟你亲热一下,但是咱们这儿吧,民风不那么开放,两个男人公然在机场热吻,还是会被人当动物看的好吗?要亲要摸要下限我们私人场合你怎样都可以,我什么时候不配合了?在外面就稍微注意……” 

叶修哈哈大笑。 

黄少天后半截话全部都咽回去了,“妈的,又在逗我玩。” 

“你认真的时候有意思嘛。” 

黄少天神色颇为凝重地拍拍叶修肩膀,“老叶,那我下面要很认真地说一件事了。那个,你昨天好像算上晚上,一共来了三次还是四次啊?今天会不会腿软?我回去给你上淘宝买点补肾的?” 

叶修照着他屁股就是一脚,“快滚去登机吧你。” 

黄少天假装捂着屁股飞快跑去排队了,还顺便大大方方地飞了一个吻给他。叶修笑着看他去检验身份证,扫描随身物品,被安检人员查过身上没有违章的东西。随后站在里面翘着脚,黄少天高高扬起手臂冲他挥了几下。 

人进去了,再就看不到了。 

叶修看了看四周的人,没有人会注意他。这里是每天上演悲欢离合的场所,人来人往,熙熙攘攘。他从没有想过自己有一天会变成这些景色人物里的一部分,即便是十几岁离开家的时候也没有过。 

 

兴欣在度假村休养了一段时间。

季后赛在两个星期后打响,蓝雨因为卢翰文的失误被淘汰出局,叶修晚上跟魏琛一起看的直播,尘埃落定的时候,魏琛摇摇头。 

“新人不稳定啊。” 

“那个小孩已经很不错了,这个赛季走到这一步。”叶修给魏琛点了根烟递过去。 

魏琛接过去,“有点黄少天当年的意思。” 

叶修笑,“不太一样吧,少天比较偏机会主义,这孩子好好培养,是个正经主攻手。” 

“蓝雨现在缺个能打攻坚战的人,希望这孩子将来有出息。” 

叶修笑得声音更大了,“老魏啊老魏,你有没有自觉,刚刚是在评论我们下赛季的对手啊?” 

魏琛一脸你真是废话多的表情,不过他火速抓住了一点别的苗头,“你最近说起黄少天的口气很奇怪啊……” 

“哦?” 

“你不会是想挖蓝雨的王牌选手吧?” 

叶修心里喘口气,心说没觉得老魏这么目光如炬啊,他晚上跟黄少天打电话也是避开老魏的。“我想挖,也挖不起吧?再说他现在年薪多少?你再看看咱们这群人,你让老板娘去砸锅卖铁啊?” 

魏琛还真想了想,“韩文清是现在联盟顶薪?一千万?” 

“嗯。” 

“我看过报道,好像少天是八百万。” 

“啧啧,贵母队真是有钱。” 

“那是,不过某些人这辈子是体会不到当土豪的乐趣了。看面相就命中不带富贵的。” 

“没事,我可以跟土豪做朋友。少天跟我关系还是不错的。” 

“不错你妹,那是我当年跟他父母拍桌子保证将来在这行会有前途的货!我对他付出了多少啊,你怎么能跟我比。老夫就是他的恩师懂吗?恩师!” 

叶修笑得停不住,后来晚上他给黄少天打电话。问他有没有哭鼻子。 

“妈的,你才哭鼻子啊你全家都哭鼻子!那是小卢失误好吗?我还要作为一个副队长去安慰新人!我很辛苦的好吗?还要调节一下全队的气氛,输给微草真是太……唉,王杰希啊王杰希,不动声色调教了高英杰,一步一步把他推到今天的位置上。他简直就是感动联盟绝佳铺路王啊我去……” 

“大眼的确够狠,我说他对自己。不过后面这句感慨不是出自你吧?” 

“……” 

“文州说的?” 

“嗯。” 

“喻手残看他还是这么精准啊。” 

“你还是叫他文州吧……” 

叶修轻轻笑,“我回来了。” 

黄少天的心跳漏过去一拍,这句话是他在兴欣的新闻发布会上说的。也是第二天各大头条的标题,那个早上他翻开报纸,想起自己曾经在一个夜深露重的时刻,对他说。 

一定要回来。 

叶修问,“怎么,你忘啦?” 

“没有。” 

电话那头的声音低缓地传过来,“我说过啊,答应你的事都会做到。”

 

按照喻文州的意思,蓝雨这个夏休会较往年来说提前集合进行特训。所以黄少天回了趟家休息了几天,叶修从北京返回杭州后,他就说要过去一趟看看房子。不然后面集训根本没空出来转。

葛云开车去上林苑小区门口接叶修,叶修上车后看了看黄少天说:“好像瘦了点。”

“错觉吧,我天天在家里大吃大喝。”黄少天在车后排座位上指了指葛云,“我姐夫刚刚跟阿姐求婚。”

叶修笑问,“然后呢?我就等着好日子了?”

葛云也笑,“谢谢啦。不过我和婉伶不打算操办太正式的婚礼,但是家里面又不太高兴。”

“没正式的婚礼,上一辈的人很难理解吧。”

“阿姐说年底会把熟人叫到广州,大家一起吃个饭,过年的假期她就直接跟姐夫去蜜月了。”

叶修点头,“真是潇洒。”

“所以现在姐夫不是外人啦,阿姐就把咱俩的事情跟他说了。”

葛云正好刹车,叶修一个没坐稳差点撞在前排座位上。葛云忙问他要紧不要紧,黄少天在一边笑了个半死,光顾着捶座位。

“阿天,你家这位要是一头撞出点毛病,我看你还笑不笑了。”

黄少天捂着肚子,“这么黑心的家伙,轻易撞不坏的。”

葛云还是笑,“叶修别往心里去啊,阿天就是喜欢开玩笑。”

“我知道,他就是逗我来着。习惯了。”

黄少天当场不爽了,“唉?我怎么觉得是你天天在逗我啊!而且在损人这件事上,你根本就是杀伤性极强的核武好吗?我顶多是TNT炸药。”

“按照说话容量来计算,你才是杀伤性武器。”

葛云看他俩互相说个没完,就一直笑,“看你们感情这样好,我想起刚刚跟婉伶谈恋爱的事情了。”

“说得好像姐夫你现在跟阿姐感情不好了似的。”

“现在当然不一样了啊,开始的时候什么都新鲜。现在已经算是老夫老妻了吧……婉伶不想太早结婚,就一直拖着,结婚了不自由嘛。”

说着他们已经到了地方,叶修下车后说,“是结婚之后被家里大人管着不自由吧。”

葛云苦笑点头。

黄少天没太理解,“什么不自由?我家里一直都管得不多啊,阿姐我看挺自在的,虽说帮着我爸做事,但是该玩玩一样没耽误嘛。”

叶修敲他脑袋,“你是个混小子,不用生娃,当然自由了。能跟你姐姐比吗?”

黄少天啊一声恍然大悟似的,马上又自己跟进补充起来,“这这没办法啊,现在不都这样?没谈恋爱催着谈恋爱,谈了又催结婚,结婚了催生孩子……而且有的时候不是家里面大人要逼着,是亲戚朋友逼死你啊。去年过年,年初三我外婆家里的孩子一堆来家里玩,开始还好,后面简直就是声讨大会啊,幸好阿姐替我挡枪。不然那架势,啧啧,好像我不交女朋友就是大逆不道,阿姐不结婚就是神经病了。”

叶修和葛云都忍俊不禁,葛云说真没想到阿天还懂这个。叶修拉着黄少天走得靠后一点,贴着他耳朵低声叫他,“阿天?”

黄少天一肘击锤他肚子,“不要学我家里人!”

“我不也是你家里人?”

“谁说的!”

叶修表情基本等同流氓了,“你在床上说的啊,说我是你的。”

“我操!老叶你不要脸,我还要的!我姐夫在这儿!”

“他听不到。”

“滚!离我远点!”

叶修看着黄少天一路小跑去找葛云说话了,自己跟在后面点了根烟。葛云给他们找的这个小区环境不错,绿化很棒。葛云招手让叶修走快点,顺便给了他一张名片,“你可以当我是个卖房的。”

叶修拿过去看,“楼盘广告设计?”

“是啊,黄婉伶最喜欢嘲笑我,自己买不起自己卖的房。”

黄少天摇头,“阿姐这是站着说话不腰疼,她自己买得起别墅吗?再说姐夫都做到总监了,甩她十条街啊。”

黄少天的性格的确讨人喜欢,葛云跟黄家一直相处得不错,看他基本算是半个弟弟的心态。叶修虽然之前只见过一次,第一印象也挺好的。“阿天跟叶修就不会被甩十条街了吧,你们都是职业选手里非常有名的人了。”

黄少天瞬间转移火力,“哈!谁说的?你问他,一准觉得自己可以甩我地球到月亮那么远的距离!”

叶修懒洋洋地打个哈欠,“啊?谁地球谁月球?你要是月亮的话我求之不得啊,地心引力拴着这辈子都别想跑。”

说着话就到了售楼处,葛云止不住地笑,“行了,你们这是没完啊。先看房子吧,阿天你自己拿主意。以前家里一张嘴讲不停就够了,现在两张嘴对着说。幸亏叶修反应快,不然被你欺负死。”

最后这句说完,叶修笑得快流眼泪了。

 

 

章二十二、转会

 

黄少天还记得蓝雨最早期的所谓训练营是什么样子。

其实那时候很多东西都没有上正轨,魏琛跟他父母拍胸脯保证的东西也不过都是未来想要去筹划的。等到联盟第三赛季彻底打扎实基础,蓝雨也平地起高楼成为最早期的豪门之一。赞助方也看好这块市场,投入颇大。黄少天觉得可惜的事情,大约只有等到他们一切都定下来的时候,魏琛却已经不在。

第三赛季蓝雨的基地大楼选好,一群孩子拎着行囊进入正式的训练营。他们去争取自己的未来,还有见到新的小伙伴们。

就是在这个时候,黄少天认识了方锐。

那时候他还处于跟喻文州半冷不热的阶段,蓝雨一群孩子都晓得黄少天是内定的半个队长,没有人会抢他的风头。喻文州那时候自然更不会去主动搞得黄少天不痛快,两人后来慢慢磨合到第四赛季正式出道成为彼此依靠毫无芥蒂的队友则是后话。

方锐虽然比黄少天小一岁,但是因为他个头略高,加上根本没有小一岁的自觉,所以加入蓝雨一年后就跟队里的人混得分分钟熟。方锐是北方人,父母南下做生意,他也就跟着去了南宁。被蓝雨相中纯属意外,方世镜带队在网游里杀Boss,蓝溪阁那时候的一个分会长给他介绍了年方十六的未来猥琐大师方大大。方锐后来认识方世镜,张口就喊哥,蓝雨那会儿的副队长正在倒杯热茶,一个没拿稳差点把自己烫了。黄少天在旁边嘿嘿笑,喻文州问他笑什么。

“有点儿像魏老大啊,这感觉。”

喻文州嗯了一声,心说你不就是想说不要脸的感觉吗。

方锐跟黄少天称兄道弟那也就是两天后的事情,两个毛头小子泡在一起骂荣耀网游规则的更改。黄少天当年抢Boss的巨大优势荡然无存,方锐自小就不是什么喜欢玩正面对决的风格当然也要喷。方世镜有一次偶然听到了俩孩子层出不穷的骂街内容,从粤语到伪广西口音的普通话交错比试。他欲哭无泪地想,魏琛到底是不是为了甩掉蓝雨这群混小子才跑路的。

不过训练营最大的特点之一就是,人走人留来去匆匆。

方锐在蓝雨训练营待了两年,临出道之前被呼啸挖走。第四赛季黄金一代出道之后,联盟各家战队也对训练营有了比较清晰的认识:孩子们才是未来的王道啊。蓝雨那时刚刚捧红喻文州和黄少天,再提拔新主力的心思也没有太重,呼啸来挖人的时候也没有太过阻拦。黄少天沉浸在第一个赛季的巨大喜悦里,方锐已经离开的时候他才想起来可能自己已经习惯了这种方式,没有什么是长长久久的。过去魏琛是这样,现在方锐是这样,连未来的喻文州,也终究会跟他别离蓝雨,各走一方。

 

夏天百鬼夜行的活动间歇,黄少天百无聊赖地刷微博。刷出方锐的那条“累感不爱”之后,他对着屏幕傻笑,笑够了即兴发挥洋洋洒洒给写了个长微博挂上去。

苏沐橙喊叶修去欣赏这些连锁反应,叶修看到之后在QQ上敲他,“你不觉得自己前面那句说那么多干嘛,跟你的长微博主题不符吗?”

黄少天说你管得着吗?我就是这个风格。微博这种140字的限制本来就很扯淡啊,140字怎么能表达清楚人的观点呢?你看微博上那么多掐架的多少事都是因为140限制惹出来的啊。人类的误解都是因为语言表述的不明确,我都说明白了,多么体贴大家!

叶修在屏幕那头笑。

黄少天喂喂了几句又开始没完没了,“你好意思说我吗?你个微博注册了多少年了一个字都没有发过呢,就拿来观光啊!”

“我的微博本来就是嘉世当初给注册的。”叶修想了想,又补上一句,“既然蓝雨黄大大觉得我的微博一个字没有太可惜了,今天我就破个例吧。”

说罢他就开始搜索方锐的id然后火速敲了字点转发。

黄少天一口可乐差点喷在键盘上,“老叶你要挖方锐啊?”

叶修回他一句,“黄土豪,你要把这么多年蓝雨的年薪都拿出来赞助我们兴欣吗?”

“滚滚滚。”

“我觉得这个可以有啊,你看你那么多钱放在银行也是落灰,不如来投资我们啊亲!”

黄少天说了七遍你去死之后,第一次在QQ上先于叶修下线。等到之后叶修找他要宋晓上线的时候,黄少天内心简直想把叶修从婴儿时期问候到现在。最匪夷所思的是,宋晓居然还真有那么一丝丝差点动心的可能!

黄少天这个副队长做到今时今日,当然不是靠话唠功底。他在蓝雨人缘极好,第一个赛季就跟在正式一队屁股后面转,队里人开玩笑简直就是队宠兼职队储。嘴巴甜会说话,蓝雨上下从经理到门卫大爷没有不被他哄得团团转的。跟队友也保持了良好的职业同事关系,他表面看着热闹,实则是心里有数到偏向凉薄的理智。除了喻文州,其余人也都不会走得太近。喻文州常常开玩笑说:少天要是生气了,队里也没人敢吭声的。

所以当他在对话组里不说话的时候,宋晓也有点心里发憷。

“那个,黄少啊……”

“嗯?”

“我不是说自己真的想去兴欣哈。”

黄少天站起来拍拍他的胸口,“我知道。”然后直接关电脑,“明天特训也要早起的,我回房间休息了。”

这股火不发泄出去也不太可能,所以当晚叶修电话拨过去的时候就做好了心理准备。但是黄少天那个冲击力,真不是一般人能承受的。

“我操,老叶你是混蛋还是王八蛋啊!你挖墙角挖到我们头上了?你不要说话,我知道你想说这是公事,公事我们要公办,大家都是成年人了我也不会对你怎么样……但是我一定要先骂一会儿再说!你的脸皮在什么地方啊?被送去航天局开发作为宇宙飞船外壳上太空了吧?”

诸如此类,以下省略五百字。

叶修在小区花园里走来走去听他骂完,“气消了没?”

“差不多了。”

“那个,我不挖宋晓了。”

“废话!你也得能挖的动啊?”

“我去挖方锐了。”

“……”

“这总不算是在你们蓝雨头上动土吧,副队长大人?”

“方锐是我们训练营出去的……”

“我去,这也要算啊,少天?”

“你不是说兴欣没钱吗?一千二百万方锐加鬼迷神疑,是魏老大去卖身了,还是你要卖肾?”

叶修随便捡了个花坛边上坐下,“少天,你这是让我跟老魏告状的节奏啊。”

“你告什么?你好意思跟他说我们每天半夜聊天?再比如说,你把我上了?”

“……”叶修难得说不出话来。

黄少天笑了半天,“你也有今天。”

“这事我真没办法说。”

“得了,等我有机会去跟魏队说吧。你去说,他不吃了你才怪。”

“我觉得吧,大概会想把我剁成肉馅包饺子什么的。”

“关键时刻还是靠我吧?说,以后不会再想动我们蓝雨的人。”

叶修清清嗓子,“这不太现实啊。”

“怎么?你还想挖我们队长不成?”

“哎哟我对手残没兴趣,就喜欢话痨,求破。”

“滚你妹的吧,晚安再见!”

叶修笑着挂了电话,他知道这种公事公办的态度黄少天不会缺。只是有些时候,关于某些私事,反而会让两个人束手束脚。他大部分时候都会想起黄少天就笑起来,夜里挂掉电话,又会觉得似乎这种幸福不那么现实。繁星昼伏夜出,大约就是这样摸不透的感觉吧。


评论
热度(344)

© 九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