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

头像p站id=34911859
背景 独占我的英雄

叶子黄(十九、二十)

莫名笑King:

H警告,不适应请谨慎。谢谢。



章十九、欢愉(上)

 

叶修自认不是什么急色鬼。

说白了混荣耀的,基本都宅男,平时有个生理需求的话,求天求地不如求自己。随便点开个视频,自己来一发多么轻松愉快省时省力。

但是跟黄少天摊牌之后,好像关于做爱这件事情总有点让他觉得自己就跟脱了缰的野马一样收不住。比如一年半之前他叫黄少天去酒店的时候压根没想要怎么样,还担心会不会说开了之后吓跑小朋友。结果把人按在床上之后亲着亲着就没办法控制故事画风走向。

黄少天射在他嘴里的时候,叶修颇淡定地咽了下去,嘴角都没有擦就直接按着人继续接吻。那家伙在床上出离地冷静,无论是被他折磨到失神还是按捺不住轻微细碎的呻吟,姿势是背后还是玩六九,总之是没有失态过。两个人什么都可以坦荡荡地交流,性事上自然也不例外。只是叶修偶尔会下意识思路拐弯,这孩子连做爱都这么通透其实少了一点乐趣呢。

方便他捉弄人的乐趣。

这次挑战赛结束,叶修差点虚脱。一年多悬在心头的大事算是了了,睡了一天一夜才缓过神。其实在黄少天跟他说下午不出门逛直接回酒店之前,他也没有惦记要怎么样。结果横生出一节,剑圣大人不愿意在外面逛了,要直接回酒店。

在酒店电梯里叶修盯着黄少天看。

“大哥,我们才认识吗?再看我怀疑你的眼眶要塌下去了。”

叶修靠着电梯,也不吭声,继续看他。

黄少天虽然非常清楚这个时间回酒店要是说睡觉或者盖被聊天那绝对是骗人,不过还是被看得有点发毛,“别看了!”说罢电梯门恰好开了,他大踏步往外走。

叶修跟在他身后,进了房间爆手速一样把门反锁,下个动作就是把人按在墙上,“你不会以为刚才那么随随便便把我的火撩起来就没事了吧?”

黄少天倒没有推他,神情自若地笑了笑,“你就这么容易被撩起兴致来?”

“也要分人好吗?你换张新杰来这么跟我讲话试试。”

“还有心情想起张新杰?我这个男友当得真没存在感啊。”黄少天凑上去吻他,牙齿先碰到了一起,叶修也没料到他这么激烈,很快就找对了角度。嘴唇相接,随后抽开,舌尖恶意碰一下,在口腔里交缠。叶修左手扣着黄少天的腰贴近自己,他们身高上相差不多,他略一低头就可以。右手去扯开黄少天的白衬衫扣子,热吻暂停一会儿,叶修贴在他耳边说:“你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最好看吗?”

黄少天下面已经硬了,性器顶着牛仔裤不是很舒服。他想自己解开裤子拉链,却被叶修发现捏住了双手,“别动,我来。”

那声音一听就知道是故意压得低沉,叶修嗓音说不上多好听,平时都是隔着电话或者网线交流,真离这么近,听觉神经的敏感度瞬间成倍增长。叶修舔着他的耳廓,黄少天舒服得快要颤抖了,“别这样讲话。”

“就是故意的。”叶修笑,舌尖从耳廓到耳垂一路照顾到位。满意地感受怀里被圈着的人轻微的抖动。“你最好看的时候,就是穿着衬衫,这样被我扯开一半扣子的时候。”

叶修低头去吻黄少天胸口,衬衫已经被扯开露出大半个胸膛。房间在酒店的35层,尽管窗口日光正好,也不用担心什么。叶修并不急着去安抚黄少天勃发的情欲,就只是舌尖在突起处打转,一只手向下揉了揉鼓起来的地方。“只是被吻而已,就硬成这样了啊。”

黄少天平日话多,这种时候最是懒得交流,“要做就快点,被你这么摸来摸去,不硬是男人?”

叶修安抚他,“听我的,别急。”

黄少天认命点了点头,双手抱着叶修的后背,任他折磨似的拖着前戏。胸口一边被吻着,舌尖扫过,嘴唇吸吮,还有不时的牙齿轻咬。另一边被叶修用手指轻轻地划过去,一次两次三四次都是轻柔的不行。两边不一样的刺激让黄少天几乎站不住,“你……快点。”他憋着就是不想轻易叫出声,这个时候更是咬牙忍着,叶修今天是存好了坏心只想折磨他,明知道他想要什么,就是不动作。

“再不……我就……自己来了。”

叶修扯下他的衬衫随意扔在地上,在他胸口上咬了一口,黄少天差点没忍住叫出来。

“告诉你听我的。”又是一个绵长的吻,口腔里温暖而湿润,黄少天半点挣脱不开,只觉得这样似乎能稍微缓解一下小腹下方的急躁。恍恍惚惚觉得好像神智都飞离了地面,舒服得除了贴近叶修什么都不想做。

叶修其实没有说什么特别强硬的话,可口气坚决得容不得怀里的人再做反抗,“别急,听话。”

黄少天看着他放开自己的嘴唇,抽离的瞬间有点无力地点头。

叶修揽着他,依旧是慢到可以称得上拖沓的动作,右手不断地揉搓黄少天小腹下方,解开腰带,伸手进去也是隔着内裤轻揉。

“只是接吻就会湿啊,少天。”

黄少天没有叶修在这种时候如此多话的经历,欲望叫嚣着想释放出去,但是被压抑得快崩溃了。“快点……好吗?”

“你可以多说几句,这个时候,我喜欢听你话多一点。别惜字如金。”

“解开裤子,求你了……”黄少天这时候才醒悟叶修如此费力气到底在图什么,他已经把叶修穿的运动开衫前面快扯出了一个洞,感觉除了被叶修搂着的身体部分还留在地面,剩下的都像是挥发了,包括他的理智。

“再说一遍,叫我的名字。”叶修右腿插进黄少天两腿间,用力向上顶了他一下。

“叶修……求你。”

叶修无奈地笑,这种时候还能控制着说话语气不那么勾魂,简直就是一种拼死的反抗。“先让你舒服一下吧。”他解开黄少天裤子的拉链,连带着内裤一起褪下到脚踝的部位,手掌直接包裹住他最想被刺激的地方,还是拉着他微微仰着头跟自己接吻。

像是没有什么需要急着做的,只要接吻就好了。

黄少天不太习惯自己已经被剥干净而对方还是几乎穿得整齐的反差,可叶修又没有给他做别的事情的机会。他平时还算注意锻炼,得益于蓝雨训练时期严苛的健身要求,一群十几岁的小孩子得空就被拉着出去跑圈。身材偏瘦,腰部一点赘肉也没有,被叶修扣在怀里刚刚好的手感。

“带润滑剂了吗?”叶修问。

黄少天点头,随手指了一个方向,“旅行箱里。”

“千里迢迢过来还带着这个,真是让我惊讶。”

“你还做不做了?”

叶修松手,笑得嘴角荡出来的邪恶快塞满了整个房间,“站这儿别动。”他擦了下黄少天的嘴角,把那点儿液体都顺手蹭进自己嘴里。

黄少天没敢挪地方,就抬了抬脚把裤子踢到了一边去,叶修拿着润滑剂回来问他要不要关灯,他才想起来有点不对,“我们能去床上吗?”

“听话。”

两个字,连着什么暧昧的情愫和笑意,淫靡的感觉瞬间填充了所有的神经。黄少天眼看着叶修低头去给自己口交了一会儿,然后解开自己的裤子,拍了拍他的脸。

“转过去。”

黄少天没动,叶修替他翻了半边身子,“小朋友,乖一点,我会让你很舒服的。”

黄少天没来得及反对什么,叶修沾满了顺滑剂的手指就钻进他身体里一根,已经太久没有彻底打开的身体部位几乎是下意识地排斥,叶修在他脖子后面轻轻地吻,哄他一般地说,“放松,好吗?”

再不放松黄少天也知道要吃苦头的是自己,强忍着喉咙里挣扎的放浪声,统统咽回去留住。叶修的手指涂涂推进,已经戳得很深,冰凉的润滑剂沿着大腿根部往下流,他不自觉地双腿再张开一点,方便叶修伸进第二根手指。

“真听话,好孩子。”叶修在他耳后用一种近乎溺爱的口吻说着情人间的话语。

黄少天以为扩张会做得更久一点,所以叶修直接把性器送进他体内的时候没有忍住轻叫了一声,腰被叶修搂着,自己突起的前端差点就要抵上房间里的墙纸。或许因为是下午,或许是因为这个从没有尝试过的姿势,体内性器摩擦内壁的感觉格外强烈,叶修一进一出的时候,快感几乎瞬间就可以传递到脚底和头皮。

黄少天觉得再这样下去就要站不住了,尽管他现在几乎就没有靠自己站着。叶修不疾不徐地顶到了敏感处,再抽出,恶意十足地不动了。黄少天瞬间情欲得不到满足,空虚得快要发狂,“进来啊……”话语结尾处已经带了颤音,他感觉不到自己已经在轻微地抖。

“进去哪里?”

黄少天被逼着讲话,他觉得牙根都开始眩晕,嘴唇不受控制,话语都乱得无法组织起来。“那里……后面、你……快点,进来啊。填满我,叶修,求你。”

叶修伸手去安抚黄少天的性器,柔滑的前端已经冒出不少液体,他上下套弄着,嘴上催促抱着的人,“再说一遍,求我什么。”

“叶修,填满我。”再说一遍,黄少天几乎要虚脱。

叶修轻轻环住他往上抬了一点,架起黄少天一条腿,狠狠捅了进去,来回抽插着刺激他。频率太快,前面也没有停住被套弄,黄少天失控地喘息,再也忍耐不住,射在叶修手里了。

 

 

章二十、欢愉(下)

 

那天是怎么被叶修给架到床上的过程,黄少天是一点都想不起来了。

他只记得自己高潮之后极致的快乐包围着自己,思绪全都变成混沌一样的东西。叶修从他体内抽离出去,润滑液混着体液顺着带了出来。那种听了会让人脸红的声音他完全没听到,叶修半哄着半抱着他倒在床上。

“深呼吸,少天。”

黄少天还在喘,呼吸急促得像是停不下来,叶修握着他的手,让他靠在自己胸口,轻轻拍他的后背。

“慢慢来,深呼吸。听话。”

或许是因为黄少天不管什么时候都是能听得进去他讲话的内容,说了几遍之后就好了很多,呼吸慢慢平缓。叶修起身去房间里的小冰箱找矿泉水,开了一瓶给黄少天让他喝几口水。

“脸红成柿子啦,小朋友。”

黄少天抬手,手臂遮住脸,他不是想躲开叶修的目光,只是想歇一会儿。随后等神思都安稳下来,忽然想起什么似的,“你……刚才是不是还没有……”

叶修脱掉身上的衣服,上床顺手把人带进怀里,扯开他的手,“想起来了啊,我还以为你完全忘记我都没有射的事情了。”

黄少天刚要说什么就被叶修翻了个身,叶修爬起来捞着他的腰,非常标准的背后姿势。叶修顾忌他这会儿还是腿软,非常体贴地帮他分开双腿,自己扶着性器就顶了进去。黄少天连叫的时间都没有,手肘撑在床上差点抖到趴下。叶修看他撑不住,放轻了动作,“要不你抱着床头?”

这么丢脸的事情黄少天死都不会做,咬牙自己撑着,“你慢点就行。”

叶修笑了,“这哪里慢得下来啊?你夹得太紧了……”

黄少天看不到他的表情,只能自己想象那家伙又笑得多么欠揍。“别总是……刺激……那里……啊!”

叶修每次都故意顶到他敏感处,刺激太大。黄少天知道叶修今天就是想看他失态,折磨放缓动作如同幻灯片一样播放。刚才喝水缓解的口干舌燥感马不停蹄地冒了出来,口渴到极限却又抑制不住想叫出声来,唇紧闭也没用,再这样下去只能自己咬着嘴唇。可是刚刚咬上没一会儿,叶修就像是看得见他的脸似的,一只手的中指直接绕到前面插进他嘴里了。

黄少天呜呜叫了几声,叶修让他慢慢来舔手指,还学他说话,“你慢点就行。”

黄少天难堪地发出低低的呻吟,叶修摸上他的性器,“这么快又硬了啊,我的少天真能干。”然后他抚慰身下的人的脖颈、胸口、腰部还有后背,手指轻点,掌心轻蹭,就是不肯用力,像是抚慰什么易碎的东西。痉挛袭击了黄少天全身,他被这种爱抚的方式搞得心力交瘁,身后一阵湿腻的感觉,叶修仍旧是轻轻的笑。

“你知道自己有多湿吗?”

黄少天摇头,他想做点什么,任何事情都可以,只要能够忘记被叶修前后刺激的感觉。一次又一次被带上快感的顶端,然后又被放缓速度压下体内汹涌的欲望。他已经被戏弄得说不出完整的话,叶修问他什么,回答的都是支离破碎的词句。

“停……快点……停啊。”

叶修知道他想说什么,“快点做完?要我停?”

黄少天接着点头,他不由自主地抬高下半身,让叶修能够插得更深入一点,似乎想迫不及待迎合他结束这场性事。午后的阳光不错,透过玻璃照射在两个人身上,其实一点都不觉冷。黄少天除了暖和和舒服之前根本想不出别的感受,叶修怕他撑不到最后,拖了两个柔软的枕头垫在他腰下面,“太累就把手放下。”

黄少天怀里又被塞了一个枕头,叶修让他抱着能够不那么难受。然后就更加猛烈地在他体内来回抽出再插入,一点喘息的空间都不剩下。周而复始的快感涌上黄少天全身,他毫无目的地一遍遍重复叶修的名字。

叶修。叶修。叶修。叶修。叶修。

叶修轻柔地问他到底想要什么,黄少天带着哭腔说了一句让我射。叶修掰过他的脸,印了一个吻,就像他们在那条街上银杏树的遮蔽下面的时候一样。轻轻柔柔的,浅浅一个吻。

“我其实是想看你失魂落魄一次呢。”叶修狠狠地捅进去,再抽出来。

“不要……不要了。停!停啊!”黄少天已经不知道究竟说什么能让叶修快点结束这次折磨,“我求你了,求你了。”

叶修叹口气,开始那种狠心和坚持一下松懈了,他加快手上抚弄黄少天性器的动作,调整了一下抽插的频率,直到黄少天第二次射出几股白色的液体,之后他也低沉地叫了一声,抽出自己肿胀的性器,射在了外面。

结束之后叶修还是从背后抱着黄少天,怀里的家伙还是剧烈地喘气,像是下一秒就会呼吸停止的样子。叶修反复揉着他的后背,真是折腾得太狠了,怀里的人全身都在泛红。

“本来想把你操到哭的……”

黄少天平息下来后还是示意要喝水,叶修这次嘴对嘴喂了他一口,“你那么求我,只好停啦。”

“为什么停?感觉你开始……不是很想停。”

叶修蹭蹭他的脸,“因为舍不得啊,傻子。”

黄少天靠在他怀里,不知道说什么好,房间里的空气闻起来全都是荷尔蒙咸腻的味道。他想起第一次射在叶修嘴里,还傻乎乎地问他尝起来什么感觉。叶修那时候搂着他笑,“没什么味道,你怎么这么好玩啊,会问这种问题。要不要尝尝自己的?”

黄少天瞪眼睛,说就是好奇啊好奇有错吗?谁知道到底是什么味儿啊!难道以前自己撸的时候还会尝尝?

他现在已经很熟悉这种气味了,的确没有什么别的味道。只是闻到这种气味的时候,八成都是他浑身无力躺在床上。

“我才不傻呢。”

“好好,我傻行了吧?你聪明得很,看上我这个傻子。”

黄少天哼了一声,叶修轻轻说:“缓过来没有啊?”

“你不是又要……”

“你不是以为这样就完了吧?”

“我操……”

“别浪叫了,是我操你。来来腿张开点……”

黄少天被推到床头,这次他可以很清楚地看着叶修是怎样进入自己的身体,然后两腿被架起来抬得很高,眼角有液体流出来。

被刺激的,欢愉的泪。

黄少天已经双眼失神,像是蒙了一层水汽在里面。叶修不时刺激他的胸前突起,偶尔还会低头咬一下。他觉得这个下午自己已经被撩拨得不会再有什么快干,身体的反应却和他想象的截然相反,叶修只是轻轻碰一碰他,皮肤就会叫嚣着想要高潮似的。

叶修这次没有再折磨他,柔情似水得像个真正的绅士。顾忌着他的感受,顺着他想怎样就怎样。黄少天觉得身后被塞得满满的,被插入的感觉如此真实和强烈,就像是后半生都会被这个男人刻在怀里。他伸手让叶修看自己,“吻我一下。”

叶修低头去勾引他把舌头伸出来,在空气里互相轻碰。

他们相识足足八年才跨过这道坎,这一次性爱像是要把前面错过的时光统统拉回来。忘情又放荡的,互相拥抱着做爱。

结束之后叶修半搂着他去浴室里洗澡,热水冲下来的时候,黄少天隐隐约约听到他在哼什么调子。

“隐隐约约有声歌唱,开出它最灿烂笑的模样……”

叶修很少会唱歌,黄少天也是第一次听到,他喃喃了几声,问他:“在唱什么?”

“几年前听过的,不知道怎么忽然想起来了。”

“为什么啊?”

“因为歌词有点像是在说你啊。”

黄少天没太明白,笑了,“你从头唱。”

叶修抱着他坐在放满热水的浴缸里,虽然唱得不是那么动听,还是很认真地从头开始,他靠在黄少天耳边清楚地把歌词唱出来。

 

我看到满片花儿的开放

隐隐约约有声歌唱

开出它最灿烂笑的模样

要比那日光还要亮


评论
热度(263)

© 九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