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

头像p站id=34911859
背景 独占我的英雄

叶子黄(十七、十八)

莫名笑King:

章十七、回归

 

兴欣拿下和嘉世的比赛之后,叶修从晚到早睡足了一天。

黄少天周六早上起来看到比赛结果长出一口气,手机上有一条短消息言简意赅:睡起来再找你。

蓝雨副队长爬起来去隔壁喊小卢跟他吃早饭,在门口等的时候还不住念叨卢瀚文的袜子又在房间里乱扔,搞得小孩子带着起床气冲他发作。

“黄少你有时候比我爸我妈加起来还啰嗦你知道吗!”

黄少天一张脸拧巴成了苦菜花,心琢磨着我才二十四啊怎么就被这小子念叨成中年男女的意识形态了。卢瀚文出道之前,蓝雨经理带着喻文州和他一起上门拜访家长,像是故地重游一般,今天的小卢怎么看怎么像七年前的自己。喻文州瞧他魂不守舍,趁着经理和卢家父母说话偷偷问他,“少天是想起了谁吗?”

还能有谁,这时候也只能是想起魏琛。

蓝雨周六跟皇风的比赛波澜不惊,虽说距离常规赛结束还有一轮,不过霸图第九赛季一路领先常规赛第一目测毫无悬念。等到比赛结束,黄少天跑去跟喻文州说他机票改签,推迟一天再回广州。按照惯例蓝雨赛后都会放一天假,所以也不算严格意义上的请假,只是要跟喻文州知会一声。

“我担心叶修。”五个字干脆利落,凭他和喻文州的默契,点到为止,再不用多说。之前也担心过到底怎么跟队长大人解释这一出比较好,想来想去还是觉得拖泥带水什么的不是自己风格,直说平铺就是。

喻文州果然也没有废话直奔重点,“在一起多久了?”

“一年半?差不多。”

“那是很认真了。”

“是。”

“少天大概要是咱们蓝雨这和尚庙里第一个娶媳妇的?”喻文州笑得有几分看热闹的意思。

“啊啊啊?不是,队长你不要跟别人说啊,这种事情怎么说也要再等等。还有家里面也都不知道呢,啊不对,他爸爸知道,我阿姐知道。唉唉这到底算个什么事啊,你别说出去啊,我一世英名全完了……”

喻文州拍拍他肩膀,“行啦,别乱想,我有分寸的。说起来好久没见你阿姐了,等赛季结束叫她出来坐坐。”

 

陈果周日早上招呼大家起来吃早饭,一个小时后楼冠宁安排好的大巴就到酒店楼下接他们去度假村。叶修跟她要了地址,说自己明天再过去和大部队汇合,苏沐橙跟他们坐一桌吃饭,唐柔在选早餐还没有走过来。陈果觉得叶修这个人虽然神秘的地方不少,可相处了这么久,倒也还是第一次看见他对什么事情含糊其辞。

“你去哪里啊?也不带沐沐一起?”

叶修看了看早餐餐厅里禁止吸烟的告示,感觉人生瞬间黯淡无光,“我去找那谁,带她当电灯泡啊?”

陈果差点整张脸砸到豆浆碗里,“那谁是谁?什么!你什么时候谈恋爱的?”

叶修忙着让她冷静小点声,“我的老板啊,你这是不想让我混了。”

“你把话说清楚,不说清楚不准走。”

叶修满脸不在乎的样子,把油条扯成一段一段扔进粥碗,“我这个事情有点复杂。说实话本来也在我意料之外的……”

苏沐橙笑嘻嘻插嘴,“也在我意料之外,以为你要嫁给荣耀当新娘子的。”

叶修胳膊肘给了她一下,“严肃点严肃点,老板不高兴呢。”然后满脸堆起一种陈果觉得算得上是恶心的笑,“家里面可能有点麻烦,你等我把双方父母这个神之领域的考验熬过去了。再跟你坦白从宽。”

陈果感觉这世界实在变化太快,自己是真比这群人老啊,怎么以前谈恋爱都是先带给朋友瞧再进门看爹妈的脸色,现在居然变成了要爹妈先考核然后再对平辈人交代?

这时候唐柔已经过来坐下,发现桌子上的人表情各自古怪,“你们怎么不吃啊?都在看什么呢?”

叶修超级淡定地说,“小唐,我有点事情。晚过去度假村一天,你们好好玩。”说罢就开始狼吞虎咽吃完了早饭,挥挥手潇洒走人。

唐柔看看苏沐橙,又看看陈果,“果果,吃饭啊。”

陈果第十万次想把叶修淹死在豆浆里的心思又冒出来了。

 

虽说是在北京,黄少天也不敢大意。墨镜戴得郑重其事,他站在叶修酒店半条街外,欣赏首都周日早晨难得的路边清静。

叶修走过来拍他脑袋,“怎么不戴个口罩?大老远我还以为又有什么流行病全面戒严呢。”

黄少天转身看他,摘了墨镜又从头到尾打量一遍,叶修被他看得也不自在了,掏出烟点上,“两个月还是三个月没见了?你这是不记得我长相了还是健忘症发作不确定我是谁?”

黄少天心里话说不出来,叶修比上次见面的时候憔悴了多少他说不出,脸色不好神色也不好。迎春五月里站在街头像是直接从旧年冬日的灰尘里捞出来似的,劳心劳力一年半之久,疲倦终于在跨过最大关卡之后大爆发。

“怎么看起来跟快三十岁了一样。”

叶修猛然意识到黄少天潜台词是什么意思,笑笑,“本来就奔三了嘛。你也奔三了啊,小朋友。”

“我们去哪里转转?”

首都周日早八点半,市内各条主路附近无一处不透露着人烟稀少的气息。这种假象也不知道能维持多久,似乎清晨的白烟都没有消褪干净。

叶修晃悠悠往前走,左手顺势拉过黄少天跟他一起。好像根本不在乎会被什么人看到,也的确没有多少人会注意到路边的他们。黄少天被他这么一拽有点没反应过来,墨镜还拎在另一只手里没来得及戴。

叶修走了几步扭头看他,“这样就像是谈恋爱了吧。”

黄少天点头,墨镜到底还是塞回口袋里,这点肆无忌惮对他们来说也算是难得了。

“你刚才怎么了?跟变个人一样,支支吾吾说不出话。”

“没什么……就是,你现在……”

比我想象得还要憔悴。

黄少天这句话在嗓子里来回上下,终究是没说出来。叶修一副大大咧咧的样子,他也不好太纠结。“就是你现在看着怎么这么挫啊?我真是后悔了万里挑一选中你唉我作为剑圣的审美一去不复返要是被人知道就不能混了……”

叶修哈哈大笑,爽朗得简直能劈开这早晨混沌的雾气。

“都这么久了,还嫌我长得挫啊?哪里挫了?你看哥这胡茬都帅得不行好吗?”

“都这么久了,你的不要脸还是能每天推陈出新更新换代,速度远超ios系统。真是感觉每一天都在换男朋友。”

叶修停住脚步,“每次听你说男朋友三个字,都觉得像是有人在我心窝上倒蜜水。你知道吗?”

“你傻笑个什么劲儿,我说。”

“高兴啊。”

“本来就是我男朋友啊,这有什么好高兴的。你的智商都留在杭州了吗?还是说本来就没多少富裕。对了,我跟我们队长说留这儿看你一天再回去,你猜他说什么了?”

“什么?”

黄少天咳嗽几声,努力放缓语速学着喻文州的腔调,“少天大概要是我们蓝雨第一个娶媳妇的?”说完就盯着叶修看,等着过激或者被自己调戏到的表情。

叶修把烟头丢到垃圾桶里,拉着他靠近自己,“你不知道自己每次得意的时候什么样子吧?”

“啊?什么?”

叶修笑得很收敛,不是平日的嘲讽脸也不是有时那种故作突破下限的笑。他就轻轻地把笑的感觉荡出了一个弧度,“眼睛睁得大大的,会轻轻晃脑袋,得瑟都挂在鼻尖上……”

像是有什么光芒从身体里发散出来,活泼朝气和坦荡热情融为一体。

他们站在一个拐角,有非常高大的银杏树的遮蔽下。叶修反手扣着黄少天贴近自己,轻轻印一个吻。

“我真高兴,这样的少天是我的啊。”

 

 

章十八、短暂

 

多年以后黄少天回想起来最开始跟叶修谈恋爱那三年的确不容易,对两个人来说都是。

或许他们换一种方式相识、相恋,结果会完全不一样。不过万幸的是,朋友这个起步阶段,足足维持了八年,再跨越到另一个层次,也就不那么焦急。

当然跟后来的事情比起来,异地恋那些事情简直可以用塞牙缝的麻烦来形容了。黄少天算天算地把什么都算进去了,真到遇上麻烦还是觉得把郑轩拖出来说一万遍亚历山大也没用。

幸好叶修不慌不忙,路子走得脚踏实地。

那短暂的两三年最单纯快乐的恋爱期,两地分别占据了大多数时光。叶修不喜欢用手机,为了黄少天收了一个还冠名为礼物,晚上拿来连专线;网络上游戏里面、QQ还有skype,能用的方式都用上。竟然也谈得有滋有味,别开生面。

黄少天舌灿莲花的程度不用说,叶修平时看着吊儿郎当了点,真要专心讨人开心还是相当有水平的。

 

所以他们在北京闲逛的时候,叶大大就把荣耀剑圣给骗去北海公园划船了。

黄少天蹬着鸭子造型的船努力努力再努力,叶修已经闭着眼睛看上去准备在不到十点的时候来个午睡了。

“你能不能有点自觉啊?”

“我这不是带你来享受谈恋爱了吗?多自觉。”

“卧槽就让我一个人蹬,你还是人吗?啊不对,你本来就是人渣。现在你简直就是连渣渣都不如啊!无耻啊你!”

“你小时候不是挺喜欢坐船的吗?怎么长大就转性了?”叶修努力不耷拉眼皮。

“小时候?我们第一次见面,我怎么也有十五六岁了吧?哪门子小时候啊大哥!”

叶修哦了几声,“我记得第一届全明星在北京办的?你跟苏沐橙头回见面就差点打了一架。最后谁先低头服气的?”

如今鼎鼎有名的枪炮师和剑客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在吃冰淇淋,小少天从背后吓了她一跳,冰淇淋就直接摔他脸上了。

黄少天不语,憋了半晌才回答,“我。哪有欺负妹子的道理。”

叶修笑,“那会儿吴雪峰还跟我开玩笑,说蓝雨那小子不错,不是你想搞没搞到手让老魏给挖了吗,不如来个美人计吧。骗那小子做上门女婿,乖乖来咱们嘉世。反正还没正式出道呢,挖墙脚的事情也不难。”

黄少天啊哈一声,“你们当年那个副队长是气功师吧?他还带我吃过一次过桥米线!”

“那不是因为你和苏沐橙差点又掐起来才把你带出去消灾的?”

“妈的,黑历史不要再提了可以吗!”

叶修和他顺着风随意蹬了一会儿,“你那个时候好玩得很,可惜一年也见不了几次。我想,怎么会有这么多话的小孩子啊。打游戏的时候也是,见面了还是这样。一直一直都是这样啊。”

黄少天不言语。

“苏沐橙其实很喜欢你来嘉世玩,因为同龄孩子就没几个嘛。嘉世那时候在这方面不如蓝雨有眼光。”

黄少天被他说得也不由自主想起一些事情,“我总嘲笑她冬天吃冰淇淋。她说我不懂冬天吃才有滋味。”

叶修没吭声。

黄少天端详了一会儿叶修的脸色,也没说什么。苏沐橙当时跟他说的还有一句话。

“懂的人不在了,没人能陪我啦。”

黄少天当年没有追问过苏沐橙什么,现在更不会去问叶修。他知道叶修把苏沐橙当做嫡亲的妹子对待,就以前的关系来说,也足够。不过现在的确是很想知道这来龙去脉多一点。

叶修懒散地说了一句,“我跟苏沐橙说你的事情了。她好像一点不惊讶呢,还说要瞒着很难。”

“苏妹子不是一向对你知根知底?瞒着她当然难。”

“你们那个手残队长也知道。”

“……”黄少天不想搭理这句。

“去年年底全明星的时候我早上从你们酒店走的时候撞上他了。”

“什么!”

“唉唉你稳重点儿不行吗?这可是湖里!掉下去没人救你!”

“你你你那个时候就跟他招了?”

“我一大早六点出现在蓝雨入住的酒店电梯里,你觉得喻文州是傻啊还是傻啊还是傻啊看不出来这是咱俩的猫腻?”

“你才傻呢!我呸呸呸,猫腻个头啊!我们这是成年人之间光明正大的谈恋爱!”

叶修忽然严肃起来,“少天,我知道这件事情上你很坦荡,我也感谢你这份坦荡。但是我们这个事情吧,还真不能光明正大。你懂我的意思吧。”

黄少天不去折腾他们那艘船了,他往叶修身上一靠,“知道,反正苏妹子和我们队长肯定不会跟别人乱说。”

“总瞒着队里的人也不太好,偷偷摸摸到什么时候才算完啊。不过现在还是要小心点,再等等吧。”

黄少天听他轻描淡写一句等等吧,大约猜得出这个等的期限在哪里。只要有一个人退役,远离一下公众的视野,那么再发生什么都会显得不那么重要或者容易引起注意。

只是有点难以想象叶修退役的时候是什么样子罢了。

“我跟文州说,不要戳破你。你什么时候跟他主动招的?”

“就……昨天。你不要叫我们队长叫得那么亲密可以吗?”

“我怕你脸皮薄不好意思嘛。”叶修笑得欢快。

黄少天对着那种可以称作是猥琐的笑容三十秒,“跟你比,我肯定是脸皮薄的这没错。”

“我哪里脸皮厚了?我纯情得很好吗?”

“你纯情!你纯情!!!”黄少天又开始折腾那艘脚踏船的脚踏板,“这真是世纪大谎言,我真怕现在老天就一个雷下来把你收了啊!你自己看看湖里的倒影好吗?脸再大下去就可以填满整个湖了你知道吗?”

“那晚上做点不纯情的事情好了。比如把你按在墙上做,怎么喊我都不停什么的。”

黄少天有点想把身边这位扔下湖的冲动,“同样都是逛公园,怎么做人的差距这么大。”

“咦?你还跟谁一起逛过园子?”

“跟苏沐橙去过颐和园,也一起划船来着。她说第一次去北京的时候是秋天,颐和园里有好多大盆的金桂花。走在院门口就能想起桂花糖的香气。”

叶修揉揉他头发,“小朋友,就记得这些事。”

黄少天看着帝都五月天,据说是难得的碧蓝了。他觉得被叶修这样揉乱头发在公园里奢侈里浪费这时光,真是不能更自在了。

 

两个人下午跑去新疆办事处饱餐了一顿,大盘鸡和烤肉串轮着搞了一通。吃到最后黄少天捧着着酸奶的小碗说,不如走回酒店算了,这根本没办法消食啊。

叶修敲他脑门,两手一摊表示只能回他酒店了。

“为什么?”

“我那边退房了啊。”

“你的行李呢?”

“队友直接拎去度假村了。”

黄少天不想一天重复几次对面有多无耻,掏出钱包喊服务员买单,“我前几天看了看杭州的房子。”

叶修的眉心纠集了一下,“你要买房子?”

“以后怎么办啊,总不能每次去找你都住酒店吧?很烦的。”

“你的钱都是自己管着?这么大动静,不可能不告诉家里吧。”

“呃,就说是我姐夫帮我看着搞点房产投资好了。”

叶修的修长手指敲着桌面,“圆好了再回家里说,不然被问到说不出来什么我也不能在你身边帮你。”

“你有时候……”

“又嫌弃我啰嗦。”

黄少天嘿嘿笑。

叶修叹口气,“以后我去广州,大概还是要拉你出来住酒店。兴欣这次挑战赛的奖金发到手,估计够我在广州买个厨房吧。”

黄少天也不知道这话题怎么就忽然沉重起来了,叶修在嘉世待遇一般,似乎也不是什么秘密。早年他到处资助了不少选手,这也是职业圈里大家敬他一句大神的原因之一。黄少天现在是知道叶家情况,估计他也是自小养出来的少爷毛病,对钱压根没有概念。不像他,黄泽枫对于理财方面的教育那可是耳濡目染的。

叶修这口气叹了一分钟,马上回归到初始叶不羞的状态。“高富帅,我会暖床的。求包养啊。”

“那现在回去你给我暖床吧。”黄少天脸不红心不跳。

“唉?我说你现在怎么这么不害臊?白日宣淫啊?太阳还没落下去呢就要回去滚床单。”

黄少天站起来准备走人,“你去不去?不去我反悔了。”

叶修琢磨着这时候要是说不去那就太不是男人,飞快跟着小话痨出去了。


评论
热度(362)

© 九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