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

头像p站id=34911859
背景 独占我的英雄

叶子黄(十五、十六)

莫名笑King:

章十五、叶家

 

叶修极少提起家里的事情。

这其中有两个原因,黄少天大抵猜得出。一是因为他年少离家出走,无论今时今日在荣耀有多少成就,都抵消不掉少小冲动做蠢事的羞愧感。尽管这个羞愧感对于叶大神来说可能微乎其微。二则是因为,家里的情况实在三言两语说不清楚。

有时候黄少天会恍惚,自己和这个人相识将近九年,关于他的很多事情,却还是不明白。这一年之久的恋爱期,聊天和切磋荣耀统统算上,他们聊人生聊逸闻趣事聊圈内八卦,黄少天不擅说情话就是不说我爱你。叶修跟他促膝长谈过一次,关于家里的事情。可那也就是冰山一角。

之前到了春节放假,蓝雨众人收拾行囊各奔西东,喻文州老家在中山,他家里人开车来接。临走前黄少天忽然跟他说了句发神经的话,“队长你说,如果跟一个人没办法寝食同步天天泡在一起,是不是很难知道他心里到底想什么?”

喻文州拖着行李箱在前面走,头也没回,“少天,你可以把这个世界上的人大致分成两种。一种是你这样的,不论生气、高兴、难过还是欢喜都愿意说出来,或者愿意让其他人知道。”

“还有呢?”

喻文州停住脚步,扭头看他,“还有一种,就是高兴的时候愿意跟你分享,但是不开心的时候会自己一个人消化。”

黄少天没想到他忽然停住,差点直接撞上去。蓝雨队长拉了他一把,“你怎么了?”

“我……没什么。”

黄少天惜字如金时刻堪比贵如油的春雨,喻文州也不逗他,恰巧他堂哥已经开车到了蓝雨大门外,下车挥手叫他,“文州,这里这里!”

喻文州拍拍自家队副肩膀,“年后见,跟叔叔阿姨带个好。”

“好。”黄少天怔怔地看着喻文州上车,到底还是没说出口自己在跟叶修谈恋爱的事情。等到年后再见喻文州,就开始忙着银武升级和适应性训练,哪里有心情惦记别的?

 

叶明当真喜欢黄少天,小坐了一会儿,他站起来说有事先走。“少天坐着,让我这个亲儿子出来送就好了。有空来家里玩,在嘉兴。不想找他的话,就来找我。”说着还塞给黄少天一张名片。

叶修跟着叶明出去,到了茶楼外才说话:“爸,我没想……”

“我知道你没想这么带人介绍给我,这是意外。”叶明口气淡淡的,“那孩子看起来挺好的,说话也直爽。看着像是很纯粹的一个人,我倒是担心你这个肚子里千回百转的招惹了他,也不怕收不了手?”

叶修苦笑,“已经收不住了。”

叶明也面色沉重起来,“先不要跟你爷爷说。”想了想又补了一句,“也别告诉你妈。”

叶修点头,“他家里也未必愿意。才一年呢,慢慢来吧。我没把结果想得多好。”

“我记得你说过,等在电竞这边到了岁数。会回来帮叶秋。”

“是。”

“叶秋跟你不一样,从小就是。所以我大着胆子放你出去,不想你被拘束。你不喜欢我这行,我也从来没有强迫过你做我的这些事情。只是你爷爷还有……”

“还有我妈,他们想我上天入地,做叶家的脸面。想我十项全能,读书交际赚钱鉴定文物从商甚至考古。”叶修笑得堪堪似打了霜的植被,“可我只想打游戏。”

天差地别。

“小修,你开心吗?”

叶修难得一见表情不那么欠揍,“开心,因为在做自己最喜欢最擅长的事情。”

“跟那个男孩子交往呢?也开心吗?”

“当然。虽然有时候想想两边家里面的事情就感觉会有点棘手。”

叶明招手叫出租车,扭头看儿子笑,“开心就好。我只盼着你和小秋都开心。只是你别光想着自己,记着小秋就好。将来我和你妈妈不在了,还是要靠着自己兄弟。”

叶修帮叶明开车门,“知道。”

叶明坐进去,“回去吧,别让那孩子等急了。”他的笑意仍旧那么平和,叶修关上门送父亲离开,刹那间有错觉自己还是十几年前的样子。每次送叶明出门,都恋恋不舍。

叶明在家里会让他随便玩,自由自在。把他从陈婕安排的琴房里拉出来,把他从叶修爷爷的书房里叫出来,抱着叶秋拉着叶修,讲一些奇怪的故事。盗墓的挖坟的,修真的成仙的,叶秋听得入神,叶修总是欠扁地在旁边插嘴。

“上古有昆仑神,又叫开明兽。”

“这些神真麻烦,取俩名干嘛?当神仙了不起啊?真了不起我也取俩名。”叶修其实头都没抬,忙着打掌机游戏。

叶秋推他,“哥哥真的烦死了。”

叶修笑,“来来,把你的名字也给我算了。叶修,又名叶秋。还挺酷!”

叶秋不干了,“酷你个大头鬼啊!”

叶修和叶秋四五岁的时候,叶明会讲这些故事哄叶秋睡觉。叶修打小就是夜猫子,常常拿本画册看到深夜,守着叶明和弟弟。叶明在灯下临摹字帖,一手小篆写得最漂亮,也深得叶家老爷子青睐,篆刻功夫也好,叶修小时候好奇心强也常凑过去看叶明做这些。叶明书桌下的竹篓里常年是堆满的写废的纸张,叶修挑挑拣拣兴致来了还会点评几句。临近午夜的时候,爷俩儿就在书房里这么玩。

叶修长到十岁上下,一双手格外显眼。叶凡看这个长孙是横竖不顺眼,唯独这双手还觉得不错,亲自教他篆刻。叶修哪里有学这个的天份,三天两头琢磨怎么装病偷懒。惠瑞让他弹琴,他不喜欢,爷爷亲自授业,他不感兴趣。苦得十岁不到就是一张看破红尘脸,叶秋在他屁股后面转,喊哥哥给我系鞋带。

叶修天天盼着叶明不要出门不要去看文物不要去拍卖会,不要去给人鉴定什么南宋货郎图什么珐琅彩牡丹纹碗什么青玉荷叶笔洗。好像叶明一走,就扔下他一个人牵着叶秋,孤零零的,只能由着爷爷和妈妈在他身上你敲一下我画一笔。

叶修后来想想,记得最清楚的其实不是他跟叶明叶秋在一起胡闹着玩的轻松。而是他看着叶明拎着文件包,一步一步走出叶家大门。

 

黄少天看叶修回来坐下,“你爸走啦?”

“嗯,他一个朋友约了他看东西。我家里不是倒腾古董的吗?他算得上行内比较有名的行家吧,鉴定有一手。叶秋现在就跟着他跑这些事情。”

黄少天哦一声算是应答。

叶修点烟,“少天,我爸爸很喜欢你。”

黄少天笑,“我没想到你家里这么开明。”

“叶秋大概不太容易接受,不过只要看得出我们是认真的,应该也不会太反对。但是我家里,说了算的并不是我爸。好像应该换个说法,我家里能折腾的,不是我爸。”

黄少天觉得胃里坠了快铅,吊着死命往下坠。

“大过节的,你也说要我想开点。本来不想跟你说这些。”

“你说过你妈的事情。”黄少天抓抓头发,“唉,你不要这样。本来过日子就是踩空撞墙都正常,我们都二十多岁,哪里有那么多顺心事。再说可能真的人品守恒吧,你看你年前撞到孙哲平帮忙挑战赛,总得找补回来点吧。”

叶修敲敲烟灰。

“我有想过,你家里事情三言两语说不完。也没打算让你一口气都交代了。我们还有那么多的日子要一起聊天、一起过节、一起吃早茶喝糖水。我还想带你逛广州花市,让你陪我转转江南水乡。等我们退役,新西兰北欧走起啊亲。等等,先去泰国和韩国,把苏妹子看的那些电视剧的著名景点都看个遍,拍照发微博圈苏妹子和楚云秀,让她们嫉妒死嫉妒死!”

叶修被他逗笑了,好像这几天他的心情一直起起伏伏,最后拨开云雾总是黄少天这样神情自若、洒脱快意地讲着什么。

就像这冬日里柔和透亮的日光。

 

 

章十六、挑战

 

叶修上飞机的时候,黄少天真的从车后备箱取出一箱子癍痧凉茶给他办理托运。临去安检,扭头看黄少天笑得满脸猥琐。“我说,要不要在这儿来个火辣辣的热吻啊宝贝。”

黄少天感慨自己还是对这位大神的下限低估太多,“滚你妹的!麻利点儿上飞机吧不然误点了我看你怎么哭!宝贝你妹!隔夜饭都要吐出来了!搞上你真是我一生的污点啊啊啊啊,真是怎么做人这么失败,堂堂剑圣的名声毁在你手里?”

“剑圣配荣耀教科书,没有辱没你啊。而且我马上就要带领兴欣杀回职业联赛,创造一个你们这些职业队难以超越的奇迹,等着哥下赛季虐你。”

黄少天把叶修推去排队,“滚滚滚!难以超越你妹!你还想我们都下去挑战赛陪你啊!挑战赛里有嘉世,你先虐嘉世吧不要惦记我们蓝雨。别牛皮吹大了到了春天折戟沉沙,到时候看哭的是谁!”

叶修见他抽身要走,一把拽住黄少天的手,“少天,谢谢你。”

黄少天知道他是说这次广州行,这两天过得几起几落,心情飘忽不定。可好在自己能说的都说了,叶修不是那种挂怀琐事的人,再说来这边一趟,主要也是为了见自己。

“蠢……死你算了,谢什么谢。”

叶修拍了拍他手背,“我知道,但是还是想这么说。我回去准备挑战赛,年后估计你们蓝雨也忙,晚上有空发个短信来知会一声就好。太累我就不打电话了。”

黄少天又碎碎念了几句叶修你个白痴,不过末尾还是补了一句别的,“好,你也别太累。注意休息。给我带个好给魏老大,就说少天想他啦,让他快点回联盟。”

叶修笑,黄少天这次是真的转身就走了。

 

春节之后,常规赛如期而至。夜雨声烦的光剑冰雨,正式升级到75等级,即便是号称剑圣,也要小心谨慎进行适应训练。喻文州安排了多种方式,把话痨某人折腾得两三天没睡好,还琢磨怎么升个级比过年都要累。晚上叶修电话打过来,也话少了很多。搞得叶修还以为他又病到嗓子不能发声。

整个二月和三月都是在兴欣战队无下限骚扰职业选手中度过的,连同喻文州在内的二十支战队队长还专程跑去联盟总部开了个会研究怎么抵制叶大神的骚扰。黄少天等喻文州回来讲给他其中过程,差点笑死在蓝雨的食堂桌子上。

“哈哈哈哈,这也要飞机过去面谈?你们怎么不拉个QQ群说啊。笑死我了真是哈哈哈哈!”

喻文州静静地喝了口冬瓜汤,提醒他,“少天,你牙缝里,有金针菇。”

黄少天急吼吼去找牙签,听喻文州的口气好似很无奈,“叶秋的想法其实很好,只是拉这么多人下水不太厚道。不过……如果换了我站在他的立场上,大约我也会这样做吧。”

黄少天好不容易把塞牙缝的金针菇挑出去,愣了一下然后说,“他落到今天这地步,还不是因为刘皓那小子?狗屁的副队长,嘉世一完蛋就跑了。”

喻文州笑了,“是啊,他没有我这样好运气呢。”

黄少天知道这是在夸自己,“不管他,我们自己加油。”

等到线下赛正式开始,叶修跟兴欣启程开赴北京。临走前一晚他跟黄少天聊天,在上林苑小区的花园里乱逛,叼着烟看天上群星隐隐发光。

“本来想说祝你好运的,可我想了想,有谁比你在荣耀里更好运呢。”

“那我来祝你好运吧,季后赛加油。不过今年有个超级新人,我想就算是喻文州也不好把握蓝雨在季后赛走多远吧?”

“喂喂喂喂!你不能说点好的吗?去年决赛死在轮回手里我还要报仇呢!跟周泽楷一大笔账要算的!”

“那我祝福蓝雨在季后赛八进四遭遇轮回,希望剑圣大大复仇成功,狠狠打一下小周那个一枪穿云的脸啊。”

“妈的,要多假有多假。”

“我这么真诚的祝福你居然说人家假情假意,一颗老心都碎成渣渣了啊,少天同志。”

“滚你妹的吧,晚安好运再见!拿不下嘉世我再也不去杭州了!”

“拿下拿不下,下赛季杭州都会有一个队等着大蓝雨来打客场比赛啊亲。再也不来杭州让人联盟情何以堪啊。”

黄少天不说了,直接呸了一声挂电话。剩下叶修一个人在那边笑,跟星星掉下来砸了他似的。

 

线下赛刚刚开始,就曝出叶秋原名叶修的事情。

嘉世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所以等到各大战队拿到报纸的时候,喻文州也不禁皱起了眉头。他把报纸展开给黄少天看,“你看了这个没有?”

黄少天装模作样看了一会儿,“这家伙……可真能惹事啊。”

喻文州笑,“少天跟叶秋,不对,应该是叶修了。关系这么好,连你都不知道?”

黄少天瞒天瞒地瞒喻文州一件事难于上青天,赶上这会儿训练室里也没别的人,他支支吾吾半天憋了一句出来,“不知道。”

喻文州接着看报纸,“嘉世这是制造舆论压力,叶修走到这一步,只能赢不能输了。”

黄少天点头,“他不会输的。”

最后兴欣如愿在决赛会师嘉世,恰好蓝雨客场战皇风,周五下午飞机抵达首都机场,黄少天手机刚刚开机就接到某人电话,吓得他差点把手机摔下去,“队长队长队长!我去个厕所!你你帮我拿一下东西!小卢不要乱跑!我先走了!”

等他冲到厕所,叶修已经在电话那边笑得接近不倒翁造型,“你至于吗?被电击了啊?”

“昨天晚上不是才聊过吗?这个时候你不做做赛前动员啊!”

“该说都说了,你觉得我是需要跟孙哲平上思想动员课,还是要给老魏上啊?”叶修打断这个话题,“我们等会就坐车去市内场馆了。这边的事情没什么好说的了,你也知道我会全力以赴,不论对手是谁。就算是你也一样啊。”

“你死对头是霸图吧,有事没事总是拉我们蓝雨下水这是人做的事情吗?哦,这当然不是,我怎么忘了你压根就是个人渣啊不在正常衡量标准内?”

叶修的笑声从那边荡了过来,听到他还这样笑,黄少天的确是一点都不担心了。

“我打这个电话是想叮嘱你,晚上不要看比赛了,明天你也有比赛。早点休息,实在觉得放心不下,去找喻文州说点正事。你们那个队长一向搞的定你。”

“我像是会因为你这个人渣就忘记自己战队比赛更重要的人吗?”

“不像不像,是我啰嗦。人上了年纪就会这样,你不要跟老年人计较嘛真是。”

黄少天停住调侃的冲动,忽然神情深重起来,“一定要回来。”

“你更年期?说了几次了?”叶修没刹闸还是冒了句嘲讽,不过赶在某人炸毛前补了一句,“好,我知道。我答应你的事情,什么时候没做到啊。”

 

晚上黄少天跟喻文州一起看了擂台赛,等到君莫笑击败一叶之秋,仅剩0.03%的生命被导播反复播放特写的时候,他站起来,对蓝雨队长说,“我去休息了。”

喻文州也点头,“团队赛我们有空再研究吧,估计会是一场经典。”

“因为肖时钦和叶修?”

“不好说,没发生的比赛我也不会评价。不过叶修如此势在必得,加上他对荣耀的领悟、孙翔的冲动和好斗、肖时钦的融合度问题……还有个苏沐橙也是不确定因素。感觉还是兴欣赢面大一些吧。不过我还真是很期待这个大麻烦呢,少天。”

“嗯?”

“一己之力,集合了这样的一群人再回来,这是了不起的成绩。搞得我现在就对跟他交手迫不及待了。”

黄少天带上门说了晚安,回到自己房间洗了澡再躺下,居然非常顺利就跟睡意撞个正着。迷迷糊糊地想起他们曾经有过一个假期的晚上QQ语音到凌晨两点,那时自己还是不太想睡,叶修喊他开视频,兴欣网吧午夜的灯光晃得整个人脸色都泛黄。

“你睡吧,我再去刷个副本。急着升级呢,你别陪我熬,中秋假期也不是这么浪费的。”

“呐,这算是第一次一起过中秋?”

叶修的脸被烟淹没了似的,“你上次问我是不是喜欢秋天,嗯,我是很喜欢秋天。不冷不热,秋高气爽。随便穿个什么都可以出门,夏天还要天天换洗衣服,冬天我经常穿少了被苏沐橙骂人傻。”

“……苏妹子骂得好,点赞。”

“你也觉得我傻?”

“喜欢这么冷清的季节还不傻?冬天出门不穿外套还不傻?”

叶修笑起来,“那你不是更傻?喜欢我这种人。”

“靠!”

“睡吧,嗯?”

“好。你就这么看我睡?”

“看你早上会不会流口水!”

黄少天对着屏幕竖了两个中指,就真的睡过去了。睡梦里还擦了擦嘴角,想着自己不会真的流口水吧。


评论
热度(379)

© 九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