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

头像p站id=34911859
背景 独占我的英雄

叶子黄(十三、十四)

莫名笑King:

章十三、黄家(下) 

 

黄泽枫端酒杯说了几句,大家喝过第一杯后就开始进入闲聊节奏。 

和长辈说话,免不了谈的就是事业和家庭。黄少天还是揣了几分小心的,生怕父母问出什么叶修比较为难的话。好在他家里人一向认可他这份职业,对电子竞技圈多少算是了解。黄泽枫一听叶修当年什么三冠王、MVP、荣耀大神这些事情,高兴得不行,把自己肚子里那些家底一样的荣耀知识都拎出来交流了。黄少天在一边哭笑不得,其实黄泽枫这些年早就不太跟他聊具体的这些,尤其是蓝雨第六个赛季夺冠后。对他家人来说,儿子拿过一个冠军回家,已然证明他在这个行业的实力。至于能不能卫冕啊,是不是年年MVP啊,全明星这次多少票入选啊,那些都是浮云中的浮云。再问到为什么现在换了战队,跟嘉世的过往纠葛,叶修则是三言两语给绕过去了,黄家人是一点就透,立马就换了话题。 

比如,个人情况。 

陈婕给叶修夹菜,“小叶有没有女朋友啊?” 

叶修感觉满桌菜的调料这会儿全砸在胃底了,什么味道都混着胃酸往上面泛,“呃,没有……” 

陈婕略失望的样子,“是吗?小叶也不小了吧?二十六?荣耀打得这么好,一定好多女孩子喜欢吧。” 

忙着剥虾也没妨碍黄少天说话,冷冰冰的口气,“在我们圈里,他可是正经第一人。倒追的女孩子得从萧山体育馆排队到一条街开外。” 

叶修干笑几声,“喜欢少天的广州女孩也不少吧。” 

陈婕立刻来了精神,“哎呀,喜欢他有什么用啊,那么多话!早把人家女孩子都吓跑了,现在女孩子都喜欢稳重的,就像小叶这样的最好。阿天,连我们以前隔壁家老张的女儿都嫌烦……” 

“妈!有你这样跟别人说自己亲儿子的吗?”黄少天手一抖,怒把虾仁扔进了粥碗。 

“小叶队里有女孩没有?”陈婕依旧不放弃这个话题。 

“有……两个。都挺不错的。”

“都有男朋友没?跟阿天年龄般配不?” 

黄少天一激动差点站起来,幸亏黄婉伶在他身边,桌子底下狠狠踩了他一脚。“妈,阿天朋友第一次来,你就给人家布置这么艰巨的任务。他那德行你急什么,等稳重稳重再说吧。女孩子喜欢他,带他回家里去,还不够讨人家父母烦的呢。他那个游戏里面用的角色不就是叫什么烦什么烦的。” 

黄少天脚疼,说不出话,无力反击。 

陈婕满脸失望堆满,“我听阿天说你们这个行业里,结婚的到现在也就只有一个人?我能不急吗?再说,你看你们队里有女孩多好,蓝雨队里全是男的。阿天那个队长我见过,人倒是蛮好的,也不做个表率解决一下个人问题。也好让我们这些做父母的放心不是……” 

连喻文州都被拉出来躺枪,叶修实在扛不住咳嗽几声,“阿姨,我觉得少天还小,不急嘛。我们这行是青春饭,你等他退役了也还是很年轻的,有时间好好相一个去。” 

黄泽枫打断了这截对话,“现在年轻人都惦记着玩呢,你还说阿天,看看你宝贝女儿?这一代男孩子,玩到三十岁还不够,你还想他早点结婚生孩子。” 

陈婕直摇头,“你们都是一个战壕里的,你是不是也后悔当年娶我娶早了啊?多玩几年多认识几个姑娘就好了。” 

“这怎么行,我老婆年轻的时候闭月羞花沉鱼落雁,要是不早早把你娶进门,还能轮到我出手?” 

饭桌上一片笑声,陈婕说黄泽枫老不正经,叶修看着黄少天笑得像门厅里金桔树上翠绿叶子那样鲜亮。

 

吃罢晚饭叶修说已经很晚今天就先告辞了,遭到陈婕的反对,表示客房早就收拾好。大老远从杭州过来不说还带了东西,哪里有打发客人大过节去睡酒店的。再说既然跟阿天认识八九年了,自然是要留在家里睡的。

黄少天耸肩一脸无辜,黄婉伶拉着葛云说他们今天也留下,亏得黄泽枫去接电话了不在场。不然叶修八成会觉得自己上辈子一定欠了老黄家数不完的钱,否则这顿晚饭怎么吃得这么难受呢。再加上几乎整整一天没抽烟了真尼玛闹心啊!

叶神被黄少天带进客房痛苦地捂着胃坐在床上,黄少天还在给他介绍独立卫生间在哪里,又从橱柜里找了干净的毛巾出来,扭头看见那货已经呈现一个大字造型躺倒,立马开始喷,“喂喂喂喂起来!起来洗澡再睡觉!”

叶修翻个身,把屁股对着黄少天。蓝雨大神气急,刚想说什么,听到陈婕在楼下喊他,毛巾扔在叶修脸上,“烟瘾犯了就去卫生间里抽,别忘开通气扇就行。”随后就冲下楼。

叶修拿开毛巾,静静地躺了一会儿,爬起来去洗澡刷牙。他一向做这些事手脚麻利,搞定一切就爬上了床。到底还是没有抽烟,可能是有点累了。黄少天家里的气氛是真好,跟叶修想象中的相差无几,可就是这样的家庭才更加让他有望而却步的念头。能得到黄婉伶的支持是最好,不过最难迈过去的,八成还是黄家父母。他们今天对自己和善亲热,不过是因为他是黄少天“多年好友”的身份。一旦明朝揭晓答案,“好友”变成了“男朋友”,大概这个岁数上下的父母里没有谁能轻易接受吧。接着又不可避免地想起了自己家里的事情,叶修很难忘记上次春节回家的时候,惠瑞冷冷地盯着他的目光。

跟陈婕完全是不同的样子。

叶修缺乏家里需要他有的那种所谓艺术细胞,也没有什么对自然科学社会科学各种学科的热爱。惠瑞希望自己儿子拥有的东西,他一样都不沾。他只爱荣耀。那年春节他被叶秋强拉着回了家,彼时他已经是职业联盟里的三连冠选手,大神级的人物。可到了家,荣耀的事情一个字都不能说。因为除了叶秋之外,没人关心。叶明跑去敦煌看什么新出土的东西了,接到叶修电话也只是礼貌地应了声好。然后就是嘱咐他不要惹爷爷和妈妈生气。“老爷子年纪大了……你妈,你不要惹她。过个年,好好在家里待着。说点好听的。”

叶修对朋友,对荣耀圈里的人,隐藏在嘲讽气场之下的,是超出寻常的细心和体贴。带领嘉世三连冠之后,虽说没有多少奖金,比起当时其余人还是阔绰不少的。可他的钱基本存不下来,除去雷打不动给苏沐橙定期存款,叶修还管这个叫压箱底的嫁妆钱,他还要接济不少职业圈里的朋友。可这份体贴,带不回家里。

因为惠瑞不稀罕。

就这么盯着天花板上的日光灯好一会儿,叶修觉得太阳穴有刺骨的寒风在吹,冰刃插过耳膜,痛得快要忘了一切。

然后黄少天推门进来,他也没有留意到那家伙随手就反锁了客房的门。

“叶修。”

他听到黄少天在耳边叫,反手一把搂住那家伙。“这可是你家里,别来招我。”

黄少天穿着宽松的大浴袍,叶修一扯就露出大片裸露的皮肤,胸口似乎还沾着水。

“没事啊,这个房间在小楼的角落里。唯一挨着的房间就是我的卧室。除非你说今天太累了,那我就滚回去睡觉。”

叶修翻个身把送上门来的人压住,“别后悔,小朋友。”

那天晚上的前戏漫长得几乎成了折磨,黄少天被叶修控制着前端得不到释放,屡屡被带上临近高潮的感觉又放缓速度,叶修一停下来就去吻他,间或压低声音说话:“你这个不爱叫的毛病,有时候也不失为一种优点。”

因为常年吸烟,有点沙哑的音质,放低的时候重音一次次敲在内耳附近。低回的情话被拉长,如同一场黑白的默剧,人物情绪起伏千转百回,十几分钟里看遍人间悲欢事。

 

 

章十四、偶遇

 

叶修知道,黄少天是故意的,他看得出自己情绪低落。

但是这事说破没什么好处,干脆假装不知道才是最保险的方式。撇开这些有的没的乱担心的,不如纵情一把。

黄少天在情事上一直落落大方,平素聊电话的时候还经常调戏叶修。叶修笑他是个纸老虎,只会在电话里张牙舞爪像是那么回事,真刀真枪的时候还不是乖乖被压得翻不了身。黄少天气急,“被伺候多好!其实在上面很累的!”

“啊啊?你也知道我每次都伺候得你很辛苦?真不容易啊。”

“妈的,这是让你锻炼身体懂吗?个死宅男也不知道锻炼身体,见面机会太少了,不然天天让你锻炼。”

“锻炼我各种压你的节奏?”

叶修每每想起两个人第一次在酒店里过界的事情就很想笑,黄少天一上床就跟被点了哑穴似的。任他撩拨全身,温柔轻绕掌心滑过腰线,连颤抖都是挂在鼻尖上的。睫毛闪动,目光涣散,舒服地只能发出一点一点的呻吟。

叶修喜欢贴在他耳边说话,“这么敏感啊?”

“你他妈还做不做了?”

“做啊,就是不习惯你话这么少。你让我再享受会儿片刻安宁嘛。”

黄少天正要发作,叶修的手指伸到他嘴边,示意他张开嘴含住。于是眼看着平日里就很喜欢的修长手指缓慢探进口腔,那家伙还一脸坏笑把手指抽来送往,非要看着他亲自做这动作。黄少天搞了一会儿觉得还是不直奔主题实在受不了,按着叶修的手挪开脑袋,“这干嘛啊?”

“啊?”

“这有什么意思?”

叶修笑不停,“什么意思?你不知道这个动作看起来很带感吗?”

黄少天无奈,“我又看不到!带感你妹!”

“咦,看来其实还是懂的,蓝雨和尚庙里头资源蛮丰富?说说看过什么片子啊,贵队手残队长带你们一起观摩的?”

蓝雨一群小伙子平素当然不会是省油的灯,年岁小点的时候混闹出什么花样的都有,别说一起观摩片子,闹大了把谁就地按着扒裤子都是小意思。喻文州对这些事情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他没当队长那会儿跟着大家住宿舍也不会免俗,可真等到出道,主力选手一人一间房,谁还会聚众模仿大学男生?黄少天这种酷爱凑热闹的往前数几年当然跑不了伙同群众下水,混到剑圣这个档次上之后还是要收敛的。不过再怎么说,到床上被叶修这样问,真是活生生被逼着脸皮一日激增超越各种型号轮胎。

“妈的叶修你要点脸可以吗?你在嘉世当队长的时候难道还带小队员看日本动作片?”

叶修当然是不要脸的,所以每每他觉得床上气氛过于凝重,就会逗黄少天说会儿话,然后再继续。一个深长的吻就可以把情绪带回去,黄少天在哪个方面都堪称好学生,打副本刷记录的时候是,在床上的时候也是。他有样学样地模仿叶修轻轻撕咬自己嘴唇,舌尖扫过叶修口腔里每个角落,勾着他的舌头来追自己的。

那天在黄少天家里,叶修第一次觉得,表面上是自己主动,实际上还是黄少天在牵着他向前走。容不得他半点犹豫,连纵身情欲都是。

 

翌日早上醒来,叶修发现床上空荡荡的。黄少天半夜就摸回房去睡了。他盯着那空掉的半边床发怔,想起那家伙昨晚临走前对自己说的话。

“你别想太多,过个节开心点。”

倒像是自己赫然比他小了三岁的样子。叶修笑声里发涩,他记不起上次这样发愁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了,一两年前看着嘉世一步步走向陌生?还是发现嘉世彻底要垮掉?

晨起之后黄少天带他吃了简单的早饭,黄泽枫要去趟深圳办事,早早就走了。陈婕依旧是昨夜里春风沉笑的好妈妈模样,招呼叶修吃饭。黄婉伶难得心情好亲自下厨,西式早点味道不俗,叶修笑称下次来露一手,黄少天牛奶喷出去半杯。

“什么下次?别别别,来,就现在露一手。”

这时候陈婕端了一盘甜点上桌,叶修看到盘子里码得整整齐齐糯米混了各种颜色豆粉捏的动物,“都是阿姨做的?”

陈婕让大家快吃,叶修问家里还有没有胡萝卜,黄少天奇怪他到底想做什么,那家伙也不说,只是要跟着他去厨房拿。没五分钟过去,黄少天觉得自己差点被闪瞎,叶修随便拿了把水果刀,半根胡萝卜削出朵玫瑰花。他的手好看,动作又潇洒漂亮。把花亲手放在陈婕手里,“给阿姨的过节小礼物。”

黄少天瞠目结舌,就跟看到夜雨声烦忽然使出一记战斗法师技能似的。

“你还会这个?”

叶修朗朗笑,“你不知道的多了去。”

陈婕自然高兴,黄婉伶立马喊叶修再给她也雕一朵,叶修当然乐得效劳。黄少天在一旁干瞪眼,又不好说你给我也来一朵。

用完早点,叶修提出告辞,陈婕差点拉着他的手认作干儿子,表示以后要常来玩,当然给阿天介绍女朋友也是头等大事。叶修内心瀑布一样的汗啊,心说我还是现在找块豆腐撞死算了比较轻松。

 

两个人后来又找了家茶餐厅,老板是黄少天自小的邻居,开包间是小意思。叶修看着黄少天跟老板娘开玩笑,决定跑到外面先抽跟烟再说,跟黄少天说了一句就往外走,脚还没踩出去店门,就傻在当场了。

黄少天说了没几句发现叶修愣在门边,跑过去看他。只见叶修盯着一个五十岁上下的男人,烟叼在嘴里没有点燃,好半天才说了一句。

“爸。”

 

叶明来广州是顺路,有个比较不错的朋友请他来看几件不错的瓷器。本来想从香港直接回家的,后来觉得反正也不差这半天,干脆先折过来看看。他在家里陪着老父亲和惠瑞叶秋一起过了年,大年初三就被老爷子赶出去跑正事了。惠瑞没打算放叶秋跟他一起不好好过个年,叶明也只能一个人出来这趟。

偶遇这种事情,说好听点是缘分,说难听了就是人品糟糕。黄少天把叶明请进包厢之后不知道自己这出是属于哪一种。

叶修一个劲儿抽烟也不说话,叶明则是看着黄少天几眼又看儿子几眼。黄少天憋不住,刚想说点什么,服务员开门进来上茶和点心。等到外人都撤了,叶修掐灭烟,“爸,这是黄少天。我们职业圈的,我男朋友。”

黄少天不说是当场有点吓傻反正也是没别过这个劲儿来,开场白太过耸人听闻。叶修之前跟他讲过惠瑞的事情,但是从未提过叶明。这第一次相见,也着实不在他们计划里。

叶明脱了冬天里的大衣,里面是素雅灰色的羊绒衫。戴着眼镜,看得出年轻的时候应该也算温润清秀的男子。黄少天干笑几声,站起来给叶明奉茶,“叔叔好。”

叶明盯着他看了几眼,神情自若地接了过去。“好。”喝了一口又说:“他有欺负过你没?”

“唉?”

叶明颇无奈地笑,“我这个儿子,说是家里小魔头也不过分。十几岁就离家出走,把他妈妈气得发抖也死不回头。你看起来小他几岁,我怕你被他抓在手心里折腾。”

黄少天看看叶修,后者好像对这一点惊讶都没有。“叔叔,叶修对我很好的。”

“他心思重,想什么都窝在角落里。表面上能得瑟,实际揣得太多。我怕他小时候就被自己这些乱七八糟的心思压垮了,好在后来自己想通了跑出去玩。玩到现在乐不思蜀也不回家,我就想,不回就不回吧。趁着我现在身体不错,随便他了……”

“你这是批斗大会呢?”

叶明指着叶修笑,“你妈妈说你,小时候就知道脸色发青。后来学会顶嘴就什么都敢说。你一回去跟她吵架,我心里就堵得要死。现在不在家倒是清静,我批斗你图什么?”

黄少天听着这父子俩的谈话,只觉得自己像个陌生人。看着一个玻璃房子里的戏起戏落,半点忙都帮不上。


评论
热度(394)

© 九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