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

头像p站id=34911859
背景 独占我的英雄

叶子黄(章十一、十二)

莫名笑King:

章十一、糖水 

 

黄少天嗜好甜食,是小时候家里人没有顾忌惯出来的。后来被强行戒甜食,是蓝雨当年队长魏琛下的死要求。 

十四岁被拉进蓝雨,变成一方小天地的队宠,彼时在队里简直就是太子爷的存在。第一年联盟尚未成型,蓝雨和不少初起步的战队一样,也在到处跑比赛。那会儿魏琛觉得黄少天太小,带出去麻烦不说,有的比赛场地就在网吧里面,也太乱。第二赛季开始后,客场比赛都会带黄少天出去,联盟开始有个样子了,各大战队也纷纷开始脱离网吧队的水平。联盟比赛发展至今,第一第二赛季不少老队员都退出竞技舞台,也很少有人会记得当年蓝雨出战,队伍屁股后头常常跟着一个叼着棒棒糖的小屁孩。 

黄少天十五岁那年终于因为吃太多甜食虫牙肆虐,有一次疼得在床上打滚。魏琛把熊孩子拎起来带去看牙医,打麻药、去神经、填充物……一套程序走完,老队长在医院大门外淡定地听着二楼传来的杀猪般的嚎叫,他点根烟静静地抽。小混蛋走出医院大门的时候觉得整张嘴已经不属于自己,麻木得连话都说不出来。魏琛喊他过来给自己点烟,“说说,蓝雨宿舍外头那家糖水店,你一个礼拜去送多少钱?” 

事后魏琛给黄少天家里打电话,断了他半年的零花钱。黄少天气得直跺脚,魏琛威胁他除非单挑连赢自己的索克萨尔三次,否则半年都不要做梦吃甜食。后来真的有人做到了连赢三次,却不是夜雨声烦完成的。魏琛离开蓝雨那天,广州下了大暴雨。十几岁的黄少天看起来还很瘦小,撑了一把黑伞站在蓝雨大门内,像是在等他回来,尽管他知道魏琛可能再也不会回来。雨点太大,砸在伞面上,总给人下一秒那伞会散架的错觉。方世镜冲进雨帘里把混小子哄上楼,最后靠的居然是一句,“今天可以吃甜的。” 

黄少天等到雨停,买了一桌子的甜食回蓝雨。那时他们已经有很正规的训练室和休息室。常常有人嘲笑蓝雨早期没有冠军不要紧,反正就是有钱。专用的训练基地和宿舍楼,他们估计也是全国最早一批的。 

喻文州看着黄少天对着一桌子吃的无动于衷,他走过去坐下问自己可不可以一起吃。黄少天现在很少回忆起早年他如何疏远这位蓝雨现任队长,统统只因为一次三连胜的导火索,让魏琛再也没能代表蓝雨重回荣耀。魏琛于黄少天,的确如师似父。等到他意识到很多事情不是凭感情就能挽回的,索克萨尔的操作者已经换人。 

那天两个少年一起吃光了N人份的红豆沙绿豆冰芝麻糊杨枝甘露,黄少天最后一口椰奶布丁下了肚子,捂着半张脸生怕会想起一年没有发作的牙疼是什么感觉。他很想恶狠狠地对喻文州说一句什么,却什么都没说出口。 

因为一分钟后他就捂着肚子连滚带爬去上厕所了。 

第四赛季喻文州和黄少天作为黄金一代一起正式踏进职业赛场,索克萨尔和夜雨声烦首战告捷,蓝雨队长问黄少天要不要一起去喝糖水。那家伙想了想,还是拒绝了。 

“还是少吃点甜的吧。队长,不如我们去喝凉茶。” 

说这话的时候,他脸上挂着不可思议的微笑。 

 

叶修在吃这件事上一向从不讲究,自幼吃过山珍海味不少。没有记得起哪样特别值得留恋,叶秋经常讽刺他的味蕾有毛病,或者是没有生活品质。叶修偷着学抽烟,他仰头吹出一个圈来,摇头晃脑地教训弟弟懂个屁的生活品质,饭后一支好烟才是生活品质。 

所以当黄少天兴致勃勃拉着他吃地道的广东早茶和甜品的时候,叶修看了看菜单,干咳了几声表示自己不知道点什么好。 

“我靠,点个吃的这么费劲。你是男人吗?行不行啊我了个去?” 

“就因为是男人才随便吃什么都好啊。”叶修刚想掏烟盒出来,想想晚上要去黄家赴宴还是少沾点呛鼻的气味于是作罢,“你吃什么我就吃什么。还有,不要质疑你男朋友行不行。这种问题太伤人了,少天。我行不行,你不是早就知道的?公共场合不要聊这种话题。” 

“反正说什么都是你有理。”黄少天招手叫服务员来,噼里啪啦报出一堆东西,效率之高让人怀疑他是不是把菜单背下来或者曾经在这里做过。 

叶修问他,“我听说最有名的凉茶,叫什么来着,癍痧?” 

黄少天有点惊讶,“你居然知道这个,不容易啊。不食人间烟火的叶神大大。” 

“怎么不带我喝那个?” 

“那苦得很,一般人喝不来的。而且平时也不喝,上火啊喉咙痛的时候喝比较好。喝完我还要就着送口果。” 

“你应该经常喝?” 

“为什么?” 

“就你这个使用嗓子的节奏,喉咙痛不是分分钟的事情?” 

黄少天少有地没有被这句话惹毛,阴阴一笑,“你等着,初七我送你回去的时候,给你买一箱让你带回杭州慢慢品尝。享受一下我经常喝的东西。” 

“怎么,让我喝到凉茶就想起你黄少天啊。” 

叶修等到琳琅满目的广式甜点摆上桌,想起黄少天那次夏日里重感冒的事情,“你平时也这么吃?别仗着年轻身体好就胡来。” 

黄少天正对着一碗鱼蛋粉流口水,把几个盘子碗碟子统统推给叶修,“哦,我不吃这些的。你替我吃。” 

“什么情况?” 

荣耀剑圣得瑟极了地笑,夸张似拍喜剧的程度,“香芒红豆仙草捞、马蹄糕、糖不甩、香草陈皮绿豆沙……都是你的,慢慢吃。小时候我最喜欢这些,结果吃坏了牙,两颗里面都是洞。魏老大逼我戒了一年甜食。等到后来再吃的时候,发现已经不是当年喜欢的味道了。只能有朋友过来带着吃我跟着蹭一口。” 

叶修跟他坐在店里的角落,一时觉得有点光线阴暗。这家伙原来现在不怎么吃甜的了,那去年夏天怎么回事?丢了冠军之后的发泄? 

他对着这堆甜食苦笑,“也不能让我只吃这些吧?” 

黄少天哼了一声,“看在叶大大昨天晚上说的那句好听的份上,我勉为其难再给你点个鲜虾肠粉好了。” 

“哪句好听的?我忘了,你重复一遍吧。” 

黄少天低头怒翻菜单叫服务员来。 

两个人一边吃一边聊起荣耀里的事情,黄少天不比叶修,春节任务什么的根本没有时间光顾。后来游戏的事情说完了,倒是有心情一起骂骂央视春晚,比如什么小品又看不懂了,什么电影明星跑来唱歌找不着调了等等。 

叶修不慌不忙居然真的把那一堆甜点消灭个七七八八了,黄少天表示惊诧,“好吃?甜得腻吗?我还真怕你吃不习惯……”后半截话没说完,叶修趁着没什么人留心这边,加上角落这边附近的确没坐多少客人,飞速抬身吻了黄少天一下。嘴对嘴喂了他一口绿豆沙再淡定地落座。 

“还行,是挺甜的。不怎么腻。” 

黄少天觉得自己这张在荣耀也算混了不少年头的厚脸皮瞬间被削下去几层,跟进了蒸炉的薄皮包子似的唰一下就熟了。 

叶修坐在座位上盯着他忍不住笑,“傻了?” 

“你的人生乐趣,除了秀下限和无耻。再就是调戏我玩吧!” 

“不要咬牙切齿说话啊,本来牙口就不好。咬碎几颗可怎么办啊。”

 

对叶修来说,能这样跟黄少天坐在一家小店里互相损几句,吃着东西喝着茶。就是特别开心的事情了。

 

 

章十二、黄家

 

叶修和黄少天下午换了一家茶餐厅去坐包厢,虽说中午吃饭的店小,也窝在角落里。考虑到黄少天在广州的知名度还是很不保险。

“你猜我前些日子在北京遇到谁了?”

黄少天知道他是说全明星比赛的时候,“谁啊?”

“孙哲平。”

“我擦,老孙!他现在在忙啥啊!”

叶修嘿嘿几声,黄少天听了就有点不详的预感,“你对他做啥了,笑得跟要剖尸的验尸官一样……”

“保密啊保密,他会来帮我们打挑战赛。”

“我操!挑战赛的其他队会哭吧!你这什么阵容啊!不要脸啊!”

叶修继续忍耐点根烟的冲动,从飞机落地到现在都在狂忍实在是大大的不容易。谈个恋爱真是难于上青天,讨好长辈不能出师未捷身先死啊。

“他手上还缠着绷带呢,能帮我们一下。不过不是长久之计。”

“你怎么遇到他的,费这么大劲儿说服他帮忙不会就为个挑战赛吧。感觉老孙不会纯为你这事复出,你又不是张佳乐。”

叶修喝着茶,给他讲是怎么在义斩巧遇孙哲平的事情。孙哲平又是怎样被自己说动会在下个赛季之后正式加入义斩。

黄少天听得瞠目结舌,“啧啧,你真厉害。说你是荣耀之神我看一点没错,不光你水平够。这狗屎运也是荣耀第一了,难怪韩文清跟你斗了这么多年也折腾不过你。”

“唉唉,你提老韩干嘛。”

“能撞上老孙帮忙,你要是还拿不下挑战赛,我也不想见你了。”

叶修笑。

黄少天一向自带自问自答功能,马上又开始分析,“不过嘉世实在是个大麻烦,希望签运好点不要开始就在线上比赛遇到。也不知道肖时钦和孙翔磨合得怎么样,他们的磨合上估计会有点问题。你这个贼精明的货也不用我说肯定打蛇打七寸,专门挑弱处去搞吧?不过嘉世毕竟是你看着一步步变成豪门的,就这样去跟老东家硬抗不是你死就是我活……我知道你看得清,这是赛制问题,不是你要嘉世不得翻身。但是真看着嘉世翻不了身……”

叶修不做声,他想起那天在网游里遇上嘉世的事情,还有他对陈果说的话。

嘉世完了。

黄少天看着他的脸,似乎察觉到了什么,“难道你觉得嘉世已经翻不了身了?”

叶修干笑,“少天,你们那个手残脑子快的队长有没有告诉你一件事,做人不要太通透。”

“啊?”

“有时候难得糊涂,未尝不是好事。才二十三,就活得这么现实。你让我这张老脸往哪儿搁?”叶修露出一点不是勉强的笑意,“去年全明星比赛,微草那个小孩挑战王大眼的事还记得吗?”

“记得,队长还给王杰希站起来鼓掌呢。说是王杰希想全了一切给高英杰铺路,要造出一个微草未来之星。”

“我对嘉世的感情,也不用拿王杰希来比。但要论能否这样牺牲,我可以坦白地说,可以。可嘉世没有给我这个机会。你大约知道嘉世的老板陶轩早年跟我们一路走到今日也是吃了不少苦头的,那会儿我记得第二赛季比赛,魏琛还带着你来嘉世玩……”

“你们早些年训练就在网吧里面,蓝雨算是第一个有自己办公楼和基地的战队吧,嘉世好像晚点。”

“陶轩记恨我的只是我不能给他带来更大的商业利益。不是我不配合,实在是我这个身份证的事情……算了。他想什么,其实我都知道。中间掺杂的事情太多,将近八年过去,说分崩离析真是一刻也不耽误。你应该知道我在联盟这么多年,实打实在乎的只有荣耀而已。他这样想要我走,也没什么大不了。我只是觉得,嘉世不该因为这些糟心的事还有糟心的人,就这么倒了。”

黄少天知道他在说刘皓,也不插话,伸出手想拍他后背却又缩了回去。

“少天,你在蓝雨真好。”

叶修不是会自怨自艾的人,他这一句,也只是觉得蓝雨和黄少天的确是缘分。黄少天知道他因为小时候从家里跑出来,身份证的事情算是自己挖了个不大不小的坑,过个七八年回头去踩个空崴脚。叶修不会为这种事情想不开,可林林总总横七竖八算在一起,总会有些东西郁结。

“你看,我们还能在过年的时候坐在一起安心地聊天。这不是更好吗?”

叶修捏了捏黄少天鼻子,“小鬼。”

“就小一点点!”

“小我三天也是小鬼。”

“叶不要脸你晚上去我家吃饭的时候可收敛点好吗?”

 

黄少天一早知会父母晚上会带朋友来家里吃饭,黄泽枫平日生意往来最不缺也不烦见朋友,儿子职业圈里的队友也曾经带到家里来做客过,自然没什么好惊讶的。陈婕在这方面比黄泽枫要留心的事情多,比如早上儿子出门前她就问了一句是不是队里的新人。

“阿天既朋友啊?都系职业选手?唔系蓝雨噶?少天第一次带其他队既朋友返黎屋企喔。”

黄少天摇头,“是个老朋友吧,我刚玩荣耀的时候他就是职业圈里的大神级别了。我没转职业选手前你们大概也没关心过这些?联盟前三年的三连冠叶秋,妈你有印象吗?”

陈婕当然不会记得这些,黄泽枫一边翻报纸倒是听着这对话,“哦?我有印象。好像是你们圈子里很厉害的一个人啊。阿天能跟名人做朋友不容易。”

“什么啊!我在圈子里也是名人好吗名人!以前咱们住市内的时候,楼上老高求了你多少次找我签名给他儿子啊!”

陈婕笑个不停,继续围观老公调戏亲儿子戏码,黄婉伶对这一切则是熟视无睹状态,喊老妈再来一碗酒酿圆子。“那谁晚上也过来一起吃饭好了,就别再叫其他亲戚了。”

黄少天立马转移和他爹的战场,“那谁啊,那谁?你怎么从来就不知道好好叫一下姐夫名字,都这么多年也不领证你俩要耗到什么时候啊?七年之痒啊,阿姐你不要拖着人大好青年。”

黄婉伶马上成为集火对象,黄泽枫和陈婕火速转移注意力开始催女儿早点搞定终身大事,黄少天肚子快笑抽筋了看着姐姐,心说让你不帮我!

晚上叶修上门前有点心里发憷,下车的时候在后备箱取东西慢得不行。黄少天拍了他后背一掌,“干嘛啊,磨磨蹭蹭。别告诉我你胆寒啊!叶不羞大大,把你平日在荣耀里面的无耻和下限都装备齐全啊,我不是牧师,等会你死了没人给你加血。”

“我还真有点紧张啊不可以吗?”

“你上我的时候怎么不紧张!”

“我操这能一样吗?唉?不对啊,你今天怎么这么不要脸?跟我学点什么不好学脸皮厚?不对,作为荣耀四大战术高手之一的搭档,你们那个手残的无耻战术水平才是影响你的最大因素吧?”

黄少天呵呵笑,帮着叶修把茶叶和丝绸都取出来,精装礼品盒的东西提在手里其实蛮轻巧的。“我姐夫也在,他和我姐还没领证。不过就是早晚的事情。都是自家人,没有叫别的亲戚。你不用紧张。而且我说了是跟我关系不错的前辈,我爸早先还关注过一阵儿荣耀,尤其是我在蓝雨训练的时候,就怕这个行业前程不好。他这个人做生意和看人的眼光还是不错的,觉得这行里我可以吃上饭饿不死,也就可以了。”

叶修佩服,“那真是有远见,你十几岁的时候除了聒噪就没啥特性了。这也能看出来自己儿子将来饿不死。”

“你妹!我十几岁就能一个人从各大公会手下抢Boss了我很牛逼的好吗!”

“是是是,然后被我一个人轻松秒杀,你是死得很牛逼。”

黄少天和叶修就这么互相吐槽着,前后脚进了家门,陈婕听到开门声从厨房里跑出来迎客,“少天朋友来啦,你好啊,进来进来,门口有拖鞋自己换。婉伶!你弟弟朋友来了,去客厅坐啊,叫上葛云。你们年轻人聊会儿天再吃饭,茶几上有切好的果盘。你替妈照顾客人啊。”

叶修还没来得及跟陈婕打招呼,就看见她风风火火又奔回厨房了。他哭笑不得跟在黄少天身后去了客厅坐在沙发上,葛云和黄婉伶分别跟他握了握手表示欢迎。

“你爸呢?”叶修落座后问急着吃橙子的黄少天。

“哦,他是我家大厨。我妈做点心和小菜的手艺不错,不过过节的话,还是要老黄家大厨上阵啊。”

叶修小声跟黄婉伶和葛云道谢,“丝绸还有茶叶的事情,谢谢了。”

黄婉伶笑,“这是我一小看大嫡亲的弟弟,说什么谢。”

叶修点头,表示心领,“是,大恩不言谢。我日后烦劳阿姐的地方还多,一定好好表现。”黄少天告诉他已经跟姐姐摊牌。

黄婉伶跟叶修继续打哑谜一样说了几句,倒是葛云稀里糊涂什么都没听懂。不过没多久黄泽枫就出来喊孩子们进餐厅吃饭,叶修也端详了一下黄家的二层小楼。黄家搬到郊区这边的小别墅没多久,面积不算大,主要黄婉伶早就不在家里住,黄少天又长年累月窝在蓝雨训练和比赛,所以也不需要那么阔气的房子。但是看着布局和装修都很精致,一看就是打理得好。门外小花圃不说,客厅茶几上的水仙,门厅里的落地金桔树,看着都很惹眼。

黄泽枫知道儿子向来滴酒不沾,不过还是问了叶修一句,“不喝酒?”

叶修点头说是,黄婉伶站起来给父母、葛云和自己满上,笑着说:“可惜了这好花雕,你俩没福气喝啦。”

黄少天给叶修倒果汁,翻了翻白眼装没听到。

叶修客气了一句,“叔叔阿姨阿姐别见怪,按理大过节的,上门是客人我应该喝一杯敬长辈。但是实在酒量太差……”

陈婕拍了女儿手背一下,“少天说了多少次职业选手不能喝酒的,平时逗弟弟还不够,弟弟的朋友也要逗。”

黄婉伶眨眨眼睛,显然不当回事儿,叶修算是知道黄少天这活泼劲儿都是怎么遗传来的了。


评论
热度(431)

© 九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