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

头像p站id=34911859
背景 独占我的英雄

叶子黄(章九、章十)

莫名笑King:

章九 早茶

 

叶修对广州的印象不算深刻,深圳他跑得还比较多一点。苏沐秋和他当年被拉进联盟踏足职业选手圈之前也跑了几个想组战队的城市,深圳有个老板差一点就说服他们两个了,结果因为苏沐橙不想离开杭州作罢。

等到嘉世成立,苏沐秋过世,叶修再也没有去过深圳。倒是广州一年要去个一趟,因为蓝雨主场的关系。他在荣耀成立之前的那个夏天基本白天黑夜都扑在荣耀上面,网游和前期准备工作两手抓两手都要硬,就是在那个时候,偶然撞见了一个叫夜雨声烦的小剑客。就是放在是八九年前,敢于和叶修抢Boss的也能称得上人中龙凤了,过了几次招后,叶修开始调戏这个小剑客。

“小贱客,胆子不小呢,敢在太岁头上动土。没听说过一叶之秋?”叶修怕被人误会自己的嘲讽,不仅语音还顺便把“小贱客”三个字打出来。

黄少天正处在变声期,最烦自己那半沙半哑的嗓子,“滚你全家!你才贱。Boss明明被你抢了,我都死回城了干嘛还来找我!”

叶修一听就知道,这是货真价实的小朋友,于是他被逗笑了,“你挺有前途的,不如拜我为师?”

“滚滚滚滚滚滚滚!”荣耀极限字体最大号一串七个滚字伴随着男孩子变声期的嗓音呼啸而出,叶修觉得这小鬼分明就是在跟自己过不去,扯着嗓子嚎啊简直是。

“大叔滚开啊!战斗法师了不起啊?天击个屁啊,不要再打了!非要见我一次打死一次吗!你有没有人性啊?放个暑假容易吗!偷偷摸摸打游戏还要遇上你这种老妖精!卧槽刚才那是什么玩意?大招?哎哟看起来好棒啊,再来一个?不过别冲着我打,要不你组队带我副本走一个?”

叶修快在电脑那边哭了,这小子话痨不说怎么还自来熟?只是一时兴起想调戏小朋友玩玩,怎么招惹了这么个货色。而且普通话极端不标准,腔调一听就知道是哪个省的。作为小时候被完美主义亲妈逼着练标准普通话的叶倒霉,嫌弃的不得了,“说哪国语呢?广东人吧?”

“我系广州噶,你系咪老乡?不对啊你普通话怎么这么标准?我们班里没一个讲话能到你这个水平的,语文老师说得好,我可羡慕啦。莫非你是我们这边的语文老师?不可能,是老师怎么会有时间天天打游戏。唉,大叔你这武器怎么回事?没见过啊,不要打我啦!欺负比你小的有意思吗!江湖传说你的大名响当当的,欺负我算什么本事!”

叶修放缓速度点一根烟,“你抢Boss的时候好意思吗?你都好意思,我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别打了!别打了!有空来我家请你吃早茶还不行吗?”

叶修打过去一串点头笑的表情,“好啊,好啊。有饭蹭这种事情当然好了。我还有俩朋友都带着?”

“你这个人怎么这么不要脸?我用早茶收买你而已,还要带朋友?是不是还想打包几人份?唉唉,不说了,神烦,我这Boss没抢到还跟你浪费时间。真没劲,还不如去找人PK呢。”

“你怎么不跟我PK?哦,你现在就被我打得满地找牙了……”

“你等着!我会练成荣耀第一剑客,回来打肿你的脸!”夜雨声烦打了一串文字泡,斗大的字体一串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第一贱客吧?”叶修也刷了一个巨大的贱字给他看。然后他没等着对方炸毛,反问了一句:“跟你下副本没劲啊,不如我们一起去抢Boss?”

“你不是在打死我之前还教育我不要抢Boss吗?”

“那是让你不要抢我的Boss,抢别人的就是另一码事了。”

“大叔你的廉耻心呢?”

“那是什么东西可以换早茶吗?”

“啊啊啊不行了,我要下了,回家写作业!你等着!明天怎么样?明天上午10点我们一起去抢Boss?”

“行啊,我等你。”

夜雨声烦回了个好就下线了,这是他们在网游里第一次打交道。那天早上黄少天吃了虾饺和鱼片粥,还有他妈妈用糯米捏的小白兔,耳朵是用棉花糖做的,清香可爱又甜美,连黄少天这叛逆期的毛小子都觉得好看得不行,还信誓旦旦以后交了女朋友一定要带回家吃这个棉花耳朵白兔子,黄母笑得有点收不住,只能点头说好。

但是第二天黄少天上线的时候,没有等来一叶之秋,准确地说,他连着等了几乎一个星期之久都没有等到一叶之秋上线。那时他们匆匆加了好友,黄少天就开始牵挂没有写完的暑假作业,结果夏天里还是他一个人去抢Boss玩。

一叶之秋再上线的时候,黄少天已然被魏琛拉拢动了去职业队看看什么情况的心思。他看着夜雨声烦发过来的一串字第一次对游戏里的事情想要无动于衷一下。

“抢Boss啊!大叔你在哪里?你一个礼拜没来了吧?喂,我前几天遇到个人,他跟我说荣耀想搞职业联赛,问我有没有兴趣以后转职业选手,你这么厉害,是不是也有人问过你啊?”

叶修回了一句是,“我最近家里有些事情,所以一直没上线。不好意思,爽约了。”

“没事啊,那现在呢?”

“我是要参加职业比赛了,不过是一个在杭州的队伍。问你的人呢?是哪里的?”

“他就在广州啊,我说回头去看看他们队伍。我爸妈还不一定同意呢,以后再说吧。我们先去抢Boss好了!”

叶修有点偏头痛,这几天的确没休息好,但是眼睁睁看着全队上下都准备好了等着新赛季开始,他也不能撇开荣耀。何况那个人不是早就说过了。

不过是从头再来罢了。

一个人也是一样的。

 

叶修早上六点起床离开黄少天的房间,那家伙睡得迷迷糊糊赖着不想起来。叶修揉揉他脑袋,“睡吧,别起来了。我早点回去跟队里的人汇合。见的日子多着呢。”

黄少天晚上被叶修按着做了两次,第二次爽得差点叫出声来。完事之后他趴在叶修胸口喘气,像上岸之后半死不活的鱼。

“就是不叫,哪怕念声名字也好。没指望你说什么淫荡词汇啊,小朋友。”

黄少天哼了几声,懒得理他,性爱方面他比较执拗,舒服的时候顶多会发出一种压抑的呻吟,低回又绵密。叶修觉得他这样和平时反差太大,变着法子刺激他叫得声音大一点。

叶修凑过去吻他唇角,“会想我吗?”

黄少天点头。

“想我在你身体里的时候?”

“滚你妹的!”

叶修仰头大笑,套好衣服出门。要进电梯的时候眼看着门合上,他喊了一句请等一下飞速钻了进去,抬头一惊,居然遇到蓝雨队长喻文州。

“文州。”

喻文州笑笑,按了一楼,“我出去跑步。”

“好习惯。”

“最近才开始的。没有张新杰那么好的作息习惯,就是想锻炼身体。”

“能坚持就好了,不一定要像他那么死板。”

喻文州还是微笑,“来看少天?”

叶修看他的表情就知道瞒不住,“别在他面前捅破,如果时机合适,我想他会跟你讲。”

“少天最近经常傻笑,一个人对着电脑屏幕的时候。”

叶修也笑了,“好吧,这个我真不知道。”

喻文州是个点到为止的人,略思索了一下就立马切换话题,“替我问魏队好。”他还是毕恭毕敬地这样称呼魏琛。

“他很好,应该很期待下个赛季在正式联赛里见到你。”

电梯到了一层,喻文州让了让,叶修点个头先一步跨出去,两个人走到酒店门口道别,“如果兴欣创造奇迹,我想你们会是第十赛季所有战队的大麻烦。尤其是你那个散人。”

“这么有把握能见到我们?”

“有把握的人是你吧,我不过顺水推舟。”

叶修主动和喻文州握了下手,“先谢过了,我会很高兴能让你们想起要应付我就焦头烂额的。”

喻文州淡淡地回了句好,“黄金一代除了苏沐橙,都是被你虐大的。现在联盟里没了你这个让人焦头烂额的麻烦,我才是不太适应呢。”

“承蒙夸奖。”叶修说罢,点了早上的第一支烟,挥了挥手去找酒店服务生叫出租车了。

 

 

章十 年关

 

你又不回家?

叶修看着弟弟的QQ签名内心无语流泪,在对话框里敲了一堆字又删掉。最后扔了一句话过去:你好好孝顺爷爷,别让老爷子被我气死。

过年这几天跟陈果和苏沐橙一起玩,打游戏的打游戏,出去逛街吃饭也没少。叶修和苏沐橙这样清清静静过一个年已经是习惯了,这两年因为有陈果在,反而不那么寂寞。

也不会太伤感。

叶修觉得难得这样自在和轻松。等到初四那天想起来是该给某人打个电话,黄少天接了之后果不其然一顿牢骚。

“喂喂你回家过年了没有啊?什么你都十年不回去过年了?我去你真是个活神仙。”

“我本来就是荣耀大神。”

“你的脸皮真是古今中外难得一见。”

“小朋友,我想你啦。”

再怎么是游戏宅男,聊天工具上头天天见,冷不丁听到这么一句话,黄少天承认还是很有杀伤力的。“哦。”

叶修嘲笑起他来,“你不是话多得要死?怎么就回个哦字?”

“我感动一下不行吗?感动要埋藏在心底你懂吗你这个不要脸的家伙?男人就要深沉一点,什么想来想去,我牙都酸倒了!”

叶修笑得快要夹不住烟,“原来你被我感动了,啧啧。说个想你就感动得只能回答一个字,要说句我爱你,不是会吓得话痨三天不吭声啊?”

“不要抨击我,你行你上啊!”

叶修靠在窗边,上林苑小区的花园里有年轻父母带着小孩子放那种很小支的烟花,一串串的火花闪耀着划出一道道金色的轨迹,在黑夜里格外醒目。有点像沐雨橙风的枪炮师轰出的火光呢,叶修这样想。远处某条街上,有人家在放一大盒比较绚烂的花火,瞬间升腾翻飞散落的五彩光芒像是想要照亮整条街似的的野心勃勃。那种叶修描述不出的花样,顷刻之后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但是那么一刹那,有什么暖暖的异物钻进他胸口,凡间落星辰一般。

“少天,我是爱你啊。”

黄少天拿着手机,这句话尾音被淹没在他家楼下客厅里一大群亲戚玩乐的嘈杂声里,三国杀、斗地主还有扑克牌什么都有的玩,大人孩子乱成一团。这是他曾经以为没有任何感情能够超越的温馨快乐,直到听见某人努力压抑着说的一句几乎算作轻描淡写的话。

叶修听到那边久久没有回音,“怎么?真的吓得不会说话啦。”

“没有……我只是不知道怎么回答。”

“被荣耀大神表白可是很荣幸的事情啊,你怎么能这么无动于衷,唉唉。现在的年轻人啊都不知道在想什么?难道你喜欢我单膝下跪,抱999朵玫瑰花示爱?还是弹个吉他在你家楼下唱个什么《情非得已》?”

黄少天刚才被激发出的三两寸赤忱激动之情瞬间烟消云散,“叶修你这个不知羞耻为何物的货……老子怎么就瞎了狗眼百里挑一选了你!老子那么多粉丝啊,什么美女靓男没有啊,真是一失足成千古恨再回首已是是百年身!肠子都悔青了啊我要退货!我们把时间退回去,我那天晚上就不应该去你酒店,我要是不去你酒店就不会有后面这些破事了!啊,不对,我那天晚上就不应该帮你刷什么副本记录,要是不帮你刷就不会……”

叶修打断他,“说重点。”

“……”黄少天表示这个人总是拿他的七寸拿捏得太好这点实在没辙,“反正你闲着也是闲着,春节任务能上网哪里都可以做。既然你不回家过年,那么来广州算了。”

叶修笑了,黄少天这个人话虽然多,有的时候反而不喜欢说一些腻歪的情话。邀请他去广州,大约就是最好的回应了。

“请我吃早茶吗?好啊,我去买机票,最早的一班飞过去。”

“这顿早茶好像欠了有八年?”

“你还记得啊,那么久的事情了。”

 

黄少天觉得,跟叶修交往已经一年多,不管怎么说也应该严肃一点正视这段感情。所以他非常严肃认真地在大年初四深夜跟黄婉伶促膝长谈整整一个小时。

黄婉伶倒不是排斥同性恋情,只是平时听说的或者看到,跟自己亲弟弟忽然说要带个男人进家门还是有不少区别。

“阿天,你是很认真的吗?以前总是听你说喜欢这个那个女孩子的,怎么忽然转性了?”

“以前你都是听说啊,阿姐,我有带过哪个女孩子回家?还有这话有点神经,不过也就是他吧。换个人我还真不一定就答应了。”

“那个人真有这么好?”

黄少天内心一把辛酸泪不知说与谁人听,心说好你妹啊,个人渣没下限的货。面上却是笑呵呵的带了些许畅快开心,“真的,看着有时候挺没正经的。但是很会照顾我,有正事的时候感觉靠得住。还跟我聊得来,有幽默感。为人不计较,骨子里很正直。遇到了事情也不会慌,能拿主意也很脚踏实地。”

黄婉伶眨眨眼睛,“跟你聊不来的人大概还没有吧?小自来熟。”

“阿姐!”

“好了不开玩笑。那你打算怎么办?不是现在就跟爸妈摊牌吧?”

“当然不了,我想明天晚上先带他回来来吃个饭,就说是个很不错的朋友。你知根知底,可以观察一下嘛。姐姐最大!我还是很尊重你的意思的。”

“谈了多久啦?”

“有一年多吧。”

“这么认真哦。”

黄少天有点不好意思地笑,“所以是当真的,不是闹着玩。”他还是略局促,顺手从家里摆的金桔树上扯了一枚金灿灿的果子下来,也不吃,就团在手心里玩。

“我知道了,你明天跟爸妈说一下吧。不要那么郑重其事,就随意一点。”

“好好,一定一定!”黄少天笑得满脸可以挂金桔,“如果姐姐大人将来相中这个弟婿,千万帮我说好话啊!”

黄婉伶从黄少天手中把那个受苦受难的金桔解救出来,“让他来求我帮忙,你求算什么。”

“嘿嘿,好。”黄少天想着这总算有个人可以治治那个叶为老不修的了。

 

叶修看到广州白云机场的时候,还是有点不真实感。临上飞机前他破天荒带了手机给黄少天汇报一下登机平安问题,到了之后因为没有托运什么行李,背了个包直奔出口。

黄少天开了辆车去接他,叶修坐上副驾驶好一阵端详他,“过年没吃胖啊。”

“苏妹子放心你出来?”

“她原话是,我这种人扔大街上也没人要。感谢你为民除害。”

黄少天一高兴就开始停不住嘴,从年三十各家电视台春晚开始吐槽一路说到蓝雨看门大爷的女儿出国留学好多年今年才回家过年为止,叶修放任他聒噪了半个小时。最后听到一句重点,“晚上想带你回家吃个便饭。”

“见父母?”

“我跟姐姐说过你的事情了,她跟我的意思一样,先让我家里人认识你。但是我们的事情,还是推后再议。而且,我阿姐还没见过你呢。她要是不同意,你也别想进我家里大门。”

叶修点头表示理解,“你也不提前跟我说一声,等会去买点东西。不然我从杭州买点特产过来也好。”

黄少天指了指车的后备箱,“阿姐都准备好啦,后面有两箱东西。是我姐夫杭州客户送的,你就直接拿着吧。别在广州买,我家里其实不缺东西。”

叶修沉默了一会儿,好半天才说话,“少天,你有时候让我觉得会很担心。有时候又让我觉得自己其实远不如你。”

“怎么啦,不就是上门带点东西嘛。我不想你太辛苦,昨天都多晚了才说早上要过来。既然有现成的就用,你领我阿姐这份情就好了。”

叶修侧头笑,“好,我知道了。回头会好好谢你姐姐。”

“你笑什么啊?”

“笑我自己捡了一个天大的便宜,简直是被金矿砸中脑袋。上辈子做好事太多了,没办法。现在老天总算补给我了。”

黄少天也笑,笑得像冬日里晨起披着迷雾的太阳。


评论
热度(452)

© 九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