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

头像p站id=34911859
背景 独占我的英雄

叶子黄(章七、章八)

莫名笑King:

章七 夏末

 

黄少天一直认为叶秋这个人可以一分为二来剖析。

一半是他从内到外真心实意既是追梦人又是造梦师,一半也是从内到外真心实意的秘密和孤单。前面一半是对荣耀纯粹的爱和热情,后面一半是脱离游戏之后的境遇和生活。前面一半,黄少天知根知底,也正是因为叶秋在面对荣耀的时候可以纯粹到义无反顾甚至交付全部自我,他才这样吸引他。但是后一半,放眼整个联盟,除了苏沐橙,有谁见过?

叶修那天傍晚送他上出租,行李箱放好的时候,他站在车身后有点犹豫似的。黄少天拍拍他肩膀,“喂。我又不是……”话没说完,开始咳嗽。

叶修摆摆手让他上车,自己弯腰在车门外说:“回去别得瑟,好好休息几天。”

黄少天看着他关车门,有种这个人刚才应该是想要说什么的预知。等车到机场,办好一切手续,坐等登机的时候,黄少天掏出手机连上机场wifi戳开那只企鹅,一个有点丑的笑字闪得他头晕。

点开果然是段奇奇怪怪的话:少天,有件事情我本来想送你回广州的时候说。这次没机会了,怪你吃的冰淇淋。

黄少天飞速敲了回复:什么事?

君莫笑的头像仍旧闪动:等以后见面再说吧,我想当面跟你聊聊。网上或者电话,大概都说不清楚,也不方便沟通。

黄少天刚觉得有点不对味儿,生怕这个人会对自己啪一声说个什么我得了绝症或者什么其实我们是失散多年的亲兄弟。结果那边那位大神一点儿正经的神经都没留下,转头就换了话题,“还是在床上沟通比较好啊,你肉不多但是摸起来真的手感一级好。几乎赶上我最爱的鼠标触感了。”

黄少天敲了一串字发过去:滚滚滚滚滚!

然后就听到请准备登机的广播,怒锁手机屏去排队登机了。

叶修在电脑屏幕另一边连抽了两根烟,他知道有些事情迟早要讲,早说其实比晚说好。可是话到嘴边还没出去,就赶上黄少天重感冒。于是又咽回去在胃里蘸着酸滚了几个来回,烧得他自己有点难受。

黄少天病的时候睡不好,经常半夜喉咙太干,临醒之前会呜咽几声,叶修在漆黑的房间里看他弓成一只虾似的猛烈咳嗽,他轻轻唤他名字,“少天?起来喝水?”

咳嗽得严重了,黄少天就睡不着,瞪着眼看天花板上有没有落灰,低声说几句话,接着继续咳嗽。叶修难得在两个人相处的时候做话多的那个,就跟他有一搭没一搭地说起当年在网游里的初相识,联盟里第一批职业选手,蓝雨和兴欣训练营刚刚成立的小故事。

叶修那时候就在想要怎么开口,才能自然而然地说起自己当年离家出走,偷用了双胞胎弟弟的名字叶秋,还有他不知何时会回家,或者是家里的人和事情。

叶修依稀记得四岁上下的生日,家里来了个老爷子,说是当年带他父亲入行的师傅。打眼看了他一下,又让他伸出手,眯着眼睛笑说这孩子可成才也可不成才。然后,叶秋打碎了他母亲的一个翡翠镯子,后面就没人追着那老爷子问了。

黄少天这一走,又把他自己刚刚强制连起冷漠现实的东西敲碎了。

后来夏季转会期风起云涌,于锋转会的官方消息公布当夜,黄少天给叶修留言,让他抽空回个电话。叶修正事做完,去兴欣对面小卖铺用座机拨了他的号码。

“我有时候其实挺可笑的。”

“什么?”

“于锋要走的事情,两天前我们队内就知道了。今天蓝雨官网一登消息,他就回来收拾东西了。你猜,我对他说了什么?”

叶修没吭声,他在等黄少天说完。

“我问他,蓝雨对你来说又算作什么呢?”黄少天略带苦涩的笑传了过来,“可能全队上下,除了队长和高层,我是最不应该问这一句的。因为我心里很清楚,他走是为的是一个当家主力和头牌的地位。蓝雨拦在他面前的,只有我。”

叶修沉默着,他还是没有回话。

“蓝雨夺冠那天,我看着全队想,我是多么幸运,被训练营挑上,被千万呵护起来成长,一步一步走到夺冠。我和你、和韩文清、和周泽楷都不一样,但是我有喻文州。所以我们夺冠了。我是机会主义者,从进这一行那天开始,运气就一直都很好。但是有些事情,我看得破,非要说。说完了,又觉得自己……”

叶修终于打断他这段有些凌乱的话,“少天,说就说了吧。于锋想给自己一个机会,你也别把自己绕进去。他没错,你也一样。”

“如果蓝雨能培养一个像你这样的主力就好了。”

“像我这样天天在队里喷队长手残?”

黄少天靠在阳台上,看夜空里悬着的半弯月亮,“如果能一直都留在蓝雨就好了。”

手机那头传来一句气定神闲的断语,“会的,只要你想。”

 

夏天的最后一个月份马上就要过去了。新赛季就在眼前,时间就飞一样往前赶着人走。 

蓝雨提拔了卢瀚文,黄少天八月下半程基本没得闲。喻文州虽然先把小孩子扔给公会玩了一圈网游,赛季前训练磨合还是要做的。新人本就难以预测,卢瀚文是他一手提拔上来的,下决定的时候喻文州问黄少天,“我的眼光,应该不会错。” 

黄少天虽说心里也有点没底,还是很快就回答说:“现在想这个没用,队长。既然新赛季阵容有调整,你就放手去做吧。” 

赛季一个又一个,人走人留,从未有什么改变。 

黄少天浸淫职业赛场整整四个年头,不会因为走了一个于锋就手足无措。战队每个夏天都做调整也不足为怪,即便是加大补强的队伍,磨合期不做好准备,梦想中的蜜月期恐怕就会变成折磨。蓝雨训练营曾经在第四赛季大胆启用喻文州和黄少天两位新人,一直是职业圈里的标杆。这次,更是闻所未闻地上了一个十四岁的小孩子。喻文州也难说没有压力,黄少天只能尽全力配合训练,争取赛季开始的时候不要被人看笑话。万幸卢瀚文颇有大将之风,赛季几乎过半,蓝雨保持了非常不错的势头。 

叶修那边则是按照联盟要求开始报名挑战赛,一切也都进展顺利。等到荣耀圣诞活动结束那天,叶修倒真是收到了一个手机作为礼物。打开看电话薄里也只有一个号码,盒子里还塞了张字条,让他听一下手机里的录音。 

“嗨,节日快乐。上次你要的生日礼物,我忘记啦。男人嘛,谁记得这些……你不要记仇哈!说起来我生日也没有礼物呢。算了算了,特地提起来好像是我很在乎一样。下次送你台跑步机,不要24小时都扑在电脑前,睡前只知道做眼保健操和手操的老年人要注意保养自己!以后不用跑去外面打电话了,有空你主动打给我吧。去年我跟你说过,一定要回来。现在再啰嗦一句,我等你回来啊。如果能在正式比赛跟你的散人过招,一定超级带感!挑战赛加油!就算你已经是一把岁数的老头子了也要加油啊!” 

叶修听得有点不知道吐什么槽好了,“谁是老头子啊,小混蛋。”他这样自言自语,却不自觉地把那段录音的又放了一遍,任由那个跳脱欢愉的声线在房间里回荡穿梭。 

全明星比赛接踵而至,等一切折腾完,叶修又带着队里的人跟着楼冠宁蹭了个酒会。没想到又跟人闹了一出,等到回酒店的时候已然不算早了。叶修看着全队人进了酒店大堂准备上电梯,自己拖后一步说出去抽根烟再上楼。等他出门后,掏出了那个平时关机的物件,招手叫了出租车,“住哪儿呢,我去找你。” 

黄少天听到敲门声的时候刚刚冲了澡,大毛巾随便一裹过去给叶修开门,水珠顺着他的腰线一串串洒了一地板。 

“不要这样刺激吧,进门就这么大视觉冲击。信不信我爆发一下一夜五次啊?” 

黄少天十分千分万分想吐这人一脸,“滚你妹!一夜五次遭殃的是老子好吗!你顶多就是吃个药亢奋一下然后萎靡一个礼拜面色乌青像是被什么妖精吸干了精气!” 

“你是妖精?什么精?狐狸精还是白骨精?不像啊,人家比你好看到天上去了。啧啧,这身板,排骨精吧?” 

黄少天瞪他一眼跑去穿衣服,叶修难得没有调戏他说穿什么穿反正等会儿也是要脱的,就默默地站着看他穿好睡衣睡裤,“你还记得我夏天说过有件事情想告诉你?” 

黄少天背对着他,缓缓转过去,拖了椅子让他坐下说,自己跑去倒杯水,“我准备好了,你说吧。” 

叶修憋不住笑,“你干嘛啊,如临大敌。” 

“谁知道你要说什么?保不齐等会儿告诉我其实你还是喜欢女人要传宗接代的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咱们还是和平分手以后还是好朋友。” 

叶修淡淡地应了句,“你相信分手以后还能做朋友?” 

黄少天被这个问题噎住了几秒,“不信。如果分手,大概连朋友都没的做了吧。” 

“为什么?” 

“我曾经为了一个混蛋半夜从宾馆跑出去帮他刷一个小破副本记录,其实不是几十万一场比赛的问题,而是这个世界上应该再不会有人能够让我做出这样的事情。我去他的城市,不能时时刻刻在一起,一个人傻乎乎地满城转悠瞎逛,一个人吃路边摊小吃,也觉得很开心。我跟他说一定要回职业圈啊,他看着我的时候像是万语千言都可以答应下来。有这么个人,跟他在一起不能做恋人只能做朋友。太糟糕了,宁可不要。” 

叶修听着,陷入了沉默。黄少天推他,“叶秋,到底什么事情啊?” 

“少天,叫我叶修。我的真名叫叶修。”

 

 

章八 叶修

 

叶修开始慢慢解释自己当年离家出走的起因,借用了双胞胎弟弟身份证的缘由,在荣耀职业赛场征战七年半之久,名号响当当的斗神为什么用了个假名。 

“我爷爷是做文物鉴定的,后来转行跑去倒腾古董生意。到我爸手上,已经算是家大业大。我妈是上海人,外科医生,完美主义者。从她读书长大,风风光光嫁到叶家,从没有事情偏离她的预设轨道,直到她生下我和叶秋兄弟俩之后。” 

“双胞胎不是很好吗?”

“医院有规定,产检时不会说胎儿的性别。不过一般父母想要知道,也不算难吧。有人怀胎数月,一直以为自己要生下龙凤胎。这将是她完美人生里又一个完美的象征。她和我爸甚至分别给这对未出生的孩子取了名字,我的名字是我爸取的,我妈为这个想象中的女儿取的名字是……” 

“叶秋。” 

叶修点燃一支烟,“结果生产之后,发现是一对野小子。”他狠狠吸了一口,“我之前对这些毫无印象,直到四岁那年和弟弟生日的时候,他打碎了我妈的一个翡翠镯子,好像是什么家传的宝贝,外婆传下来的。我妈大概用尽全身力气扇了叶秋一耳光,然后说了一句你为什么不是个女孩。” 

黄少天听到这里,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只能让叶修慢慢往下讲。 

“我妈呢,用现在流行的话说,是作了一点,可血浓于水亲生的骨肉,她还是很疼我们兄弟俩的。只是这个疼法,跟其他家里不太相似罢了。”叶修看着黄少天笑了笑,“我记得你说喜欢我的手。” 

“你的手的确很好看,跟一般男人不一样。” 

“她一个闺蜜是音乐老师,到我们家作客夸这双手表示我日后一定能成为钢琴家。所以很小就被扔在琴房里学弹琴,真是苦不堪言,往事死都不要回首啊。” 

黄少天看他笑,自己半点笑不出来。 

“我也只是手的外表比较好看,内在哪里有学琴的基因啊。被逼强上,也只是会弹而已,毫无艺术细胞,家里请的钢琴老师几乎是半年就换一个,明眼人都能看得出我不是这块料,我妈偏不信。那时候叶秋跟在我屁股后头转,他羡慕我有多一份的关怀,我羡慕他有多一份的自由。后来,唉,不说了。这些陈年琐事说一夜也说不完……后来就是有一年我因为迷恋游戏和我妈吵了一架,那天她砸了我的电脑,我用家里一个椅子砸漏了地板,叶秋最怕我们吵架,他哭了一场,打包准备离家出走却被我发现了。我就顺手拿了他的东西,再也没回去过。” 

“再也没回去?” 

“呃,是回去看过几次。但是再也没有回家跟家里人一起生活过。所以呢,我是个离家出走的倒霉货,这丢人现眼的事情要是传出去,以后真是别混了。你不要说出去啊。” 

黄少天感觉平时能说的话都变成了一肚子浆糊,在胃里和肠道里打滚。 

“联盟也不知道这事,回头我还得找个机会让嘉世自己低头跟冯主席说一下。不然算在我头上,冒名顶替可不是什么好事。”叶修说完,低头自己笑自己,颇为无奈。“名字的事情,我知道没什么。听到这里,你应该也不会为这事和我翻脸吧。我讲这个,其实和姓名无关。只是想告诉你,我家里的情况,真的太复杂。他们不会接受我的职业是一个游戏玩家,在我妈的世界里,游戏只是玩乐不是正经的工作。我这样的人,在她心中,注定一事无成。我爸的生意,现在是带着叶秋在慢慢教他,我答应过弟弟,有一天一定会回去帮他。我想,如果我家里接受我的职业都这样困难,那么接受你,恐怕也不会容易吧。这是我之前最担心的事情,也是我犹豫了很久才想告诉你的。”

“你让我想想……叶,叶修。”黄少天想起他们曾经晚上抱在一起亲热,叶修贴着自己耳朵哄他半开玩笑似的。

——别叫叶秋,叫叶修。

闲来无事的时候甚少,聚少离多。偶尔在酒店里可以睡个安慰觉就很知足,早上被日光晒醒那更是不敢奢求的。黄少天是入睡容易沉睡难,时常清晨因为房间亮度改变就醒过来。睁开眼看看身边熟睡的人,他会觉得大抵幸福快乐就是这个样子。叶修睡着的时候看起来全然没有平日里的混蛋劲儿、不知羞或者节操尽失的感觉。安稳如意好似梦里得到了一切,他刚刚离开嘉世时的萧瑟苍白已经消失了,脸色看上去相当不错。黄少天伸手去碰碰他的鼻子,像是在试探这个人的真假。叶修的鼻尖抖了抖,也不睁开眼睛,就只笑,“跟猫似的,偷偷摸摸的小贼。”

“哦哦,我偷了什么啊?”

叶修抓着他的手按着心窝,随后又挪了挪,“荣耀剑圣,我哪里能用那些烂俗的比喻呢?民以食为天,早上就觉得饿啊。快把我那个吃饱的胃还回来,不要偷我的胃。里面装上一屉热乎乎的小笼包就更好啦。”

黄少天拉他起来刷牙,理由是没有刷牙不想接吻。然后叶修就跟他在卫生间里刷完牙嘴对嘴交换一下不同的牙膏遗留香气。

再跑回床上去做爱,或者在淋浴间里把彼此都搞得很狼狈。

 

“我想问的还有很多。”

叶修表示理解,“兴欣报名挑战赛,我用了真名。这事早晚要曝光,我必须提前告诉你。”

“现在还有谁知道?”

“苏沐橙和陈果知道我弟弟的事情,还有我为什么用叶秋的名字成为嘉世的选手。其余兴欣的人只知道名字是叶修,具体的他们也不是很清楚吧。唐柔知道我是离家出走的,就这样。”

“你打算什么时候透露给冯主席?”

“等线上比赛结束吧,到时候挑战赛会转为线下。比较正式的时候,嘉世也会在。我想这件事,始终是要我们三方都在的时候说清楚比较好。而且必须统一说法。”

黄少天站起来找了快干毛巾擦头发,擦了一会儿自言自语,“操,为什么不用吹风机。”

叶修拉着他去卫生间,对着镜子给他吹头发,也不说话,任由机器嗡嗡作响。

黄少天揉揉眼睛,刚才洗头发的时候护发素有一点进到眼睛里去了。叶修有点察觉,问他带没带眼药水。

“我想问的有很多,但是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开始好。”

“慢慢想,仔细想。你可以今天晚上问清楚,也可以延后再审。”

黄少天终于是被这句逗笑了,“喂。”

“什么?”

“我怎么偏偏喜欢你这个讨厌鬼。”

“哪里讨厌了,你说我年轻的时候迷倒万千少女少男。”

“那是他们的事情,我说讨厌就是讨厌。而且你敢说自己不讨人厌吗?好多人其实话挺少的,结果被你搞得看到你立马变话筒自动播音,就拿张佳乐来说,多好一青年啊,每次被你调戏得跟没见过下限一样,唉唉,我选了个什么人啊。”

叶修拉回话题,“不是想要问我问题?怎么说起张佳乐了?再发散下面就要谈谈平心而论霸图百花的粉丝结怨能否化解了。”

黄少天最终还是没在那天晚上问个砂锅破底,“我们才二十几岁,有大把的时间互相了解。我也想过家里面的事,不过好像我们的事情都没有摆平,就先不要想那么远了吧。你看我有车有房,论经济条件肯定没的说,家里不同意大不了私奔好啦。”

“高富帅,求包养。”

黄少天点头,眉间眼角都是他寻常得意时抬高的角度,整个人像是泛着清亮的光。“我从没这样开心过,真的。叶修。这一年我有多开心,你知道吗?”

叶修伸手拥他入怀,“我知道,一样的。”然后又好死不死补了一句,“不过决赛蓝雨输轮回的时候,就没啥好开心的吧?你那时有想起自己男朋友吗?我才不信那会儿还开心呐。”

“我有时候恨不得把夜雨声烦给召唤出来,用冰雨捅眼前这个人几个血窟窿。”

“但是你不舍得吧。”

“滚。”

叶修那时候想,有个人这样安慰自己,他才是何其幸运。


评论
热度(501)

© 九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