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

头像p站id=34911859
背景 独占我的英雄

叶子黄(章六 入夏)

莫名笑King:

章六 入夏 

他们相识在一个夏天里。 
恋爱的话嘛,叶修会在烟雾缭绕的环境里恍惚吐出一句形容:大约在冬季。 
黄少天说自己最喜欢夏天,虽然广州的冬日也不乏乐趣,总归没办法跟张扬似火的夏季相比。叶修陪他聊他喜欢的话题,“出生在夏天,性格热烈奔放到夸张了,没理由不喜欢个跟自己相仿的季节。” 
黄少天做个鬼脸,“我小时候还蛮安静……孤僻的。” 
叶修差点被烟呛死,“后面那俩词是啥玩意?跟你有五毛钱的关系?” 

黄少天正经没骗他。 
七岁之前他还是跟在姐姐后头的小屁孩。黄婉伶比弟弟大了近八岁,知书达理性格开朗。黄家父母有时候看着黄少天发愁,心说是不是女儿性格太外向导致儿子这么闷闷的。黄婉伶带同学回家里玩,喊弟弟去客厅打个招呼, 
“阿天?” 
黄少天在书房里打游戏,扭头看看姐姐,摇头。 
黄家家教甚好,来了客人不去见那是绝对不能的。小少天闷闷不乐放下游戏手柄,黄婉伶笑起来像仲夏盛开的繁花,牵着弟弟的手下楼去。 
至于后来因为什么整个人性格就这么颠倒了,黄少天表示黑历史真心不想提。 

小话痨抢过叶修手里的烟,拍了拍他后背,“不要对未知的事物随便下评论啊,大叔。”就着叶修的半根烟吸了一口,好像很认真地品了一会儿似的,说:“跟以前抽过的一个味道嘛。” 
“什么味道?” 
“讨厌的味道。就算是你……剩下的一半也很讨厌。” 
“哦,这么说我这个人你不讨厌了?” 
黄少天把那半截烟塞回给某人手里,淡定地说:“你只拉仇恨,讨厌两个字用在你身上,这人得多喜欢你。” 
叶修破天荒把半截烟先架在烟灰缸旁边,拉过黄少天靠近自己慢慢吻他耳朵,轻轻地说:“那你快来讨厌我。” 
黄少天怕痒,耳朵本就有点敏感,一撩拨就受不住。闭上眼睛索性不管不顾了,半边身子靠在叶修身上,“刚刚做完消停会儿,我是没意见再来一次,照顾老年人比较必要。” 
叶修搂着他,“我还有半根烟没抽完,不打算做完全套的。” 
“操。” 
“少天,这破坏气氛的毛病不能改改吗?一瞬间脏字毁灭小清新啊,高档套房环境好不要浪费。虽说我的卡就是你的卡,不过开房了不好好利用总觉得有点亏。” 
“你无耻没下限的毛病能改吗?”黄少天看着他静静抽完那半截烟,“你那个老板,网吧大美女,经营上真的没问题?组队靠你,资金也不能都你帮衬吧。之前在嘉世你应该也有积蓄……” 
叶修做个手势让他暂停,“既然请她做老板,钱的事情自然不会过问我。陈果的确没有相关经验,但是凭我对她性格的了解,战队运作方面开始会吃紧一些,还不至于周转不灵到需要我的地步。” 
黄少天点点头,只见叶修半边脸上又开始上浮一股子轻飘飘的的坏笑,果不其然这货话头一转,“老板娘之前是我铁杆粉丝,认为我应该是荣耀顶薪的地位啊!天天哭着给我塞钱好么!” 
“我有时候真想诅咒你们网吧停电一天。” 
“我可以去另一家,马老板你认识吗?还来我们兴欣做客过呢,跟陈果很熟的。步行就到他家店了。” 
“……” 
“说说你为什么从孤僻变成现在这样了?” 
“小孩子打群架,欺负我一个。” 
“为什么欺负你?” 
“我打游戏最强啊。”黄少天说起这个来,眼底闪着微光似的得意。 
“打了你一顿,把你打成话痨了?” 
黄少天一咬牙一鼓作气,用一种拼尽全力大义凛然的口气开讲:“小时候太蠢了啊,开始被打不还手啊,后来挣扎得太厉害,一挥手划花了一个小孩的脸。他们觉得我这是开始反抗的标志,打得更狠,我实在忍不住就开始喊,一边喊一边回手打他们。后来、后来我不小心摔了一下,疼得嗷嗷叫。路人围观了一群,那些孩子都被吓跑了……从此发现闷声不响毫无裨益,至少要先在话语上占领制高点,打不过不要紧可以喷垃圾话。喷不过也不要紧啊,只要叫破喉咙肯定有人来救的!” 
叶修笑得差点在床上打滚,黄少天知道这个肯定要变成笑柄,也不拦着他,自己也忍俊不禁。

在杭州的这次突如其来的感冒有点重,黄少天足足在床上歇了三天才有力气出门。 
叶修在队里告了一天假,黄少天那天早上看到他出门后不久又回来吓得差点把手里的粥碗摔了。 
“你你你怎么回来了?” 
“我回来看病号啊,你都这样了。还有点低烧,死活不去医院就算了。我要是再扔下你一个人窝酒店,不是猪狗不如?” 
黄少天默默弯腰捡起勺子,“不要侮辱动物。” 
叶修摸摸他的额头,“快吃饭,然后吃退烧药。”他本想装作没听到那句嘲讽,然后又笑了,“你还有智商来骂我?看来病得也不是那么重嘛。” 
黄少天冲他翻白眼,默默拿过茶叶蛋剥蛋皮,一面碎碎念,“我想吃肠粉了,这里都没有肠粉。” 
叶修从他手里拿过茶蛋,替他剥好了放在粥碗里,“快把病养好,养好我陪你回广州吃肠粉。” 
黄少天的确是有点病得糊里糊涂,难得那天早上都没有废话连篇,说什么都是简明扼要,“好,我带你吃好吃的肠粉。” 
“嗯。” 
叶修看着他吃好早饭吃了药,黄少天被安置到床上才想起什么,“你都没有吃早饭啊。” 
“我回网吧的时候老板娘有赏我一根油条。” 
“病得真不是时候。” 
“跟我就别说这个了,以后少吃那么多凉的就好了。”叶修知道他是不想自己扔下刚刚有了雏形的兴欣,想了想把后面半句话咽回去了,那后半句是:还是因为输了决赛有点内火的关系吧。 
他和黄少天在这方面是一样的人,追求未来胜利和荣耀,却看轻过去的得失。叶修是嘴巴损了点儿,喜欢对一些老对手开开玩笑,搞搞嘲讽mode,但是他也有分寸。黄少天看起来什么都不在乎,心里会放很多。过去了的确就过去了,比如叶修在嘉世的辉煌,比如黄少天刚刚输掉的决赛。只是人的心情强制越过去了,高度紧张了一个赛季的神经猛然松懈,身体未必吃得消。 
“少天?”叶修也躺下了,“你那天跟家里人讲电话?他们知道你来见的人是我吗?” 
黄少天早上刚刚睡醒,这会儿也不想马上就入睡,找个舒服的角度靠着叶修,“是我妈啦,他们只知道我是出来散心的。” 
“哦。” 
“怎么,你想上门见父母?” 
叶修笑,黄少天的脑回路有时的确跳跃得太快,“只是没听懂你在说什么,有点好奇。” 
“你不懂粤语……”黄少天有点小失望。 
“那完全是外语好吗?” 
“哼。” 
叶修对着病号毫无办法,一张脸苦成苦瓜相了,“还发脾气呐,小朋友。” 
“就大我三岁,拜托。” 
“那你还叫我大叔。” 
“……病号特权。” 
叶修头次觉得原来谈恋爱是让人会觉得无可奈何的事情,大概被喜欢的人搞到很无奈还要强忍着平日那些吐槽大招招招见血,就是真的非常在乎了。这样想着,他揉揉黄少天的肩膀,“我说想送你回广州是真的。” 
“知道。” 
“不过今天已经请了一天假,再就不太好走开了。” 
“晓得啦。我像是会跟你计较这些的人吗?我是……” 
“你是剑圣,剑圣不要计较我的小儿女情怀好吗?” 
黄少天随口反击一下,然后就省时省力阖目休息,或者支使叶神大大给他拿一下止咳糖浆喝一口,再就半杯水。比起前一天晚上,咳嗽是好了一些。他看着窗户外渐渐通透的阳光,想着还没有顶着大太阳泛舟西湖一次,顿觉有点失落。下雨乘船没什么不好,只是他更喜欢晴朗夏日的感觉。那天在金山寺外蹭着听了一个旅游团的导游说故事,半进半出那些絮絮叨叨的古文压根就留不下什么痕迹,只记得零星半句。 
十里画船归欲尽,渔唱菱歌。 
黄少天想起菱角的清香味道,奇怪为什么那样好吃的东西会配这么一句听起来惆怅得死活难以形容的句子,似乎是很惆怅的。小时候吃过这个,都是在他最喜欢的夏天。 
“叶秋,你是最喜欢秋天对吧?” 
“是,你怎么知道?” 
“因为一叶之秋啊。”黄少天拉着叶修好看的手摆弄,这样病着有人陪,还是很喜欢的人陪,那惆怅也是挂在词句上隔了时空来的,和他毫无关系。

评论
热度(446)

© 九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