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

头像p站id=34911859
背景 独占我的英雄

叶子黄(章四、章五)

莫名笑King:

章四追溯 

 

有人说生活环境越宽泛,人过得心就越宽泛。 

黄少天自小的日子就比较宽泛。

家庭和睦、吃喝不愁、聪明的脑袋瓜儿外加一个人人称赞蕙质兰心清爽动人的亲姐姐。家里人叫他的名字都带着一丝凉茶的清香和爱宠,尽管爹妈总是嘲笑他是意外来者——完全是避孕措施出了问题的产物。

——阿天!今日晚黑会落雨放学早D翻屋企!

黄少天读书也没有遇到过难题,作业什么的随便写写就好啦,考试也都不难啊,到14岁上被魏琛发掘之后拉进蓝雨训练营,18岁正式出道成为职业选手。这期间读书的事情都没有落下过,公立学校自然没办法开太多绿灯,黄少天想一边训练一边念书的想法很不现实。少天爹开车去找中学校长求一纸证明书放儿子不参加自习课,钉子那是吃了几个大大的。黄少天亲眼目睹校长的脸色从青到紫,最后黄泽枫大手一挥,“既然这么怕我们阿天带坏学校的同学,那么让阿天退学好了。”

后来黄少天去了私立中学,再也不用看校长脸色。私校其实也麻烦,全封闭式管理,只是黄泽枫背着儿子出了一笔赞助费,于是黄少天依旧是只上正课,不参加自习不住校。他住蓝雨的训练营。

魏琛当年亲自上门拜访黄家父母,言谈诚恳情谊深厚。就差跟黄家父母表白少天从此就是我亲外甥,或者我们老魏家其实三代以前也姓黄,黄泽枫当场喊少天娘开了一瓶茅台,以至于黄少天14岁就学会了什么叫做表里不一、演技卓越。

黄少天成绩自小出类拔萃,到高中的时候因为要训练和学习兼顾,着实吃了点苦头。他很少为什么事情发愁,成绩一下开始滑坡忽然不太自在。偶尔在随堂测验的卷子发下来之后黯然神伤——大约三分钟吧。他很喜欢学校的生活,没有人关心他以后会不会真的成为什么电子竞技比赛的职业选手,大家都忙着筹划高中之后的生活,参加高考还是出国留学?隔壁班的班花今天下午要看校队的篮球比赛了;某某班的某某传阅18禁漫画被老师没收叫家长了……诸如此类,都是青春的事情。座位四周关系好的女生也喜欢他,常常早上去了喊他抄作业,黄少天的作业总有一两科写不完,他不喜欢晚上熬夜。

——天仔!这边这边,生物的!

进蓝雨、成为职业选手、夺冠、失利、起起伏伏。

联盟八个赛季,黄少天的确冷暖自知。他的确不太在意一些事情,比如很多人拿他跟周泽楷比,蓝雨决赛栽在轮回手里,周泽楷风头大盛,几乎让人想起当年一叶之秋斗神睥睨江湖的时候。他是机会主义者,不是叶秋、周泽楷或者王杰希韩文清。黄少天心知肚明,从来不觉得这是什么了不得的事情,人各不同罢了,既然他有自己的特点,而且还是与众不同到闪闪发亮的特点,那就发扬光大好了。何必去追求粉丝对掐的有利地形?

赛季进入夏歇,难得不用想这些。他每天玩点别的游戏,偶尔刷刷微博上个企鹅,日子过得挺开心。何况还是在杭州,只是高温天实在太多。偶尔赶上下雨,就跑去西湖上坐船看风景。他买一只奶油雪糕,中午的时候接到叶修电话。

“无聊吧?”

“这不是意料之中的,叶队长叶大神。”

“晚上就可以不无聊啦,我去屈臣氏买一箱套套。”

黄少天恶狠狠咬掉一大块雪糕,然后呜咽着狂笑,“别扯了,就您?一晚上来个两次就不行了吧。”

叶修悠闲地品着那根烟,在兴欣附近的小卖铺前笑得迎风招摇堪比旧时候江边歌妓,就是他这么笑实在有点恶心人。“怀疑你男朋友性能力是不对的,少天。不信我们可以试一试。”

黄少天舔着雪糕没空回答,叶修听声音就知道他在吃东西,电话那头和他自己这边的雨声交错挥洒,完全没有什么阴雨的忧愁。

“带伞了吗?”

黄少天看一眼雨帘漫布的天际,灰蒙蒙的看不到头,“没有。”

“晚上打车回酒店,好好吃饭。雪糕不要吃太多。”

“我是小孩子吗?”

“呵呵。”

黄少天差点怒摔电话,“我最讨厌有人跟我说呵呵!不要这么跟我讲话!”

叶修啧啧几声,“难怪周泽楷每次呵呵你就抓狂。”

“不要在我面前提周泽楷!”

“为什么?因为你以前喷人家动作花哨,结果发现偶像派变成实力派了?”

黄少天开始发作话痨本色,噼里啪啦对叶修抖落,几乎可以脑补他头上的文字泡。“你就是没事逗我玩!你也知道我不会为那种事情真的说他什么,就是没把你当外人吐槽一下而已。再说了我什么时候轻视过他啊,早晚出头的鸟儿,是个人就想掏枪打一下很正常好吧!我什么时候会为这种事情自己跟自己过不去,你把我当召唤兽一样叫过来没空陪我就算了,中午打个电话也不说点好听的!就撩拨我有意思吗有意思吗!”

叶修点头,“你也知道我在逗你,就是忍不住要喷回我。这就是有意思。”

黄少天差点把手机丢西湖里喂鱼,“妈的,认识八年才谈恋爱,我以为知根知底有利于感情。但是我现在发现只是有利于你这个人渣逗我玩。”

“少天。”

“啊嗯?”

叶修忽然正经起来。“我喜欢你。”

黄少天的半只雪糕后来没有吃完,因为这之后他就忘记吃导致雪糕化掉沾了他满手黏糊糊。“你吃错药啦?”

“我不知道喜欢你多久了,可能从八年前就喜欢吧。”

黄少天手忙脚乱找纸巾擦手,“你果然是……”

“什么?”

“恋童癖啊。”

叶修发出一阵大笑,他又叮嘱了黄少天晚上去哪里吃点好的。随后挂了电话走回兴欣,到网吧门口撞见苏沐橙,“你最近像是每天都能捡到一箱烟那么高兴。”

叶修没想瞒着她,“谈恋爱了,多正常的事。”

“跟谁啊,不会是蓝雨那个话痨吧。”

“咦?我还自以为藏得很深呐。”

苏沐橙故作深沉,“别人当然是看不出来啦,不过瞒着我有难度嘛。”

叶修点点头,“我还不知道以后会怎样。你在他面前就先装不知道。”

“我是挺高兴的,你能分点心思出去。”

“分什么心思?”

苏沐橙歪一下头,撩了撩长发,“那我怕你以后就嫁给荣耀了嘛。”

叶修轻轻锤她肩膀,“死丫头,胡说八道。”说罢两人一起走回训练室。叶修落座的时候忽然有些乱,以前的确是只要有荣耀就好了。再就是看着苏沐橙,对苏沐秋也有个交代。荣耀之后的日子,很少出现在他的脑海里,因为对他来说归家的生活是个固定的模板。现在有了黄少天,似乎很多事都不能简单而论了。

叶修还记得自己曾经对弟弟说过的,等我以后回去替换你。

他忽然有点心里没着落,是不是应该找个时间跟黄少天把家里的一些事情说清楚。但是好像又没有这个必要,他几年之内应该都不会离开荣耀。也不会让黄少天跟自己的家里人有太多接触。叶秋的话,倒是可以见一见,可那又能怎样呢?家里人对电竞游戏、对他的态度就从来没有改变过,现在猛地冒出来一个黄少天,谁又说得准今后。

苏沐橙隔着几个座位,哼了几句歌,包荣兴兴奋异常,似乎找到了知音,“喂喂,你哼的是什么歌?有空我们KTV啊!没想到队里也有喜欢唱歌的。”

苏沐橙可是很早以前就领教过包子的歌喉,不过还是笑着回答:“歌名是《幸福了,然后呢》,我觉得挺好听的。”

她说这句话的时候有意无意地看了一眼叶修,叶修没有关注她和包子的对话,操纵着君莫笑招呼起大家准备进副本了。

 

章五感冒 

 

叶修的容忍下限其实非常非常非常低,当然,不论是对他人,还是对自己。 

所以他通常把黄少天的话痨本色视若无物,偶尔受不了就直接关聊天框。顺便还拥有可以横扫荣耀的无以匹敌的无耻和猥琐。黄少天和他相识八年,实在太了解这个人的底线那叫做深不可测。不过还是有时会被搞到崩溃,欲哭无泪地对他说:大哥,我想去菜市场买几斤面皮糊你脸。 

叶修敲落一烟灰缸的烟灰,面无表情回答:不要白面,男人嘛,遮瑕就算了。唉,少天,认识这么久,我没想到你居然嫌弃我的长相。 

黄少天愤而反击:是是是,联盟那么多帅哥我不要,怎么就百里挑一选中你。叶神大大很久之前就因为搞神秘迷倒万千少女。可惜她们都不知道真面目是一个颓废得要死满脸胡渣浑身烟味的老年人。 

叶修笑:小生年方二十五,正值青春呢。堂堂剑圣不要污蔑人家。 

黄少天恶狠狠掐灭他的烟,“少抽点好吗?舌吻的时候我满嘴都是苦的!” 

叶修坐着看黄少天,仰着头眯着眼,黄少天被他盯得有点慌,“怎么?” 

“你让我少抽点,好啊。”说罢他伸手勾住黄少天的脖子,让他弯下腰方便接吻。黄少天这个时候一般不会破坏气氛说废话,何况他也的确很喜欢吻叶修。 

顺势低头,先用嘴唇轻轻碰几下,上下唇去夹叶修的薄唇。口腔微张,舌尖互相探触,没有像触电或者是酥麻的那种敏感。黄少天觉得接吻是很温暖和舒服的事情,他会用舌尖来来回回在叶修的嘴里乱窜,直到被追赶上搅在一起才会慢下来。苦是有一点的,不过这苦味里搀了不少叶修自己的味道,萦绕全身的安全感。 

叶修头几次怕他不晓得呼吸,半路会停下,问:你在喘气是吧? 

黄少天呸了一口,“妈的,都说抽烟的人嘴巴里是苦的,果然是真的。” 

叶修嗯了一声,反问:“你怎么会知道?有经验啊。” 

“有经验你妹,老子是初恋懂吗?是队里有交女朋友的人被投诉过。”

叶修表示可以接受这个理由,笑嘻嘻地表扬他,“技术比以前又精进了。” 

黄少天显然非常受用,瞬间满脸都是夏日阳光似的,“呐,刚才说的,以后少抽点。是真的吗?” 

叶修一脸真诚,“是啊。” 

“为什么?” 

“因为是你嘛。” 

黄少天差一点点就要开心到飘到房子顶上,又听到叶修补了一句,“嗯,以后每天少抽一根。” 

 

这趟杭州行其实颇有趣,黄少天在酒店里打喷嚏的时候这样想。叶修来的时候他已经开始发热,躺在大床上伸手要水喝。叶修摸摸他额头,没有走开,“淋雨了?” 

“嗯。” 

“吃了多少雪糕啊?” 

“两根奶油的,三个甜筒,还去了趟哈根达斯。” 

“没喝星冰乐?” 

“……就一杯。” 

叶修叹气,“晚饭吃了没有?”

“水,渴。” 

黄少天已经开始惜字如金,叶修知道是病得不轻了。不过轻微发热应该不用去医院,黄少天身体一向还不错,叶修倒了水走到床边,拿起杯子自己灌了一大口放到床头柜上。 

黄少天瞪圆了眼睛,“病号你就不要……” 

“欺负”这两个字终于还是没有说出来,叶修嘴对嘴喂他喝水,动作十分小心,甘露流进口腔里,黄少天感觉出自己被半搂着,仰头想要喝多一点,叶修却异常缓慢地动作,慢慢喂他喝完一口,“还要?” 

黄少天点头,然后再没讲话。 

叶修像哄小孩子一样让他断断续续喝了大半杯水,“我是欺负你了吗?”半靠在床上,两个人的脸几乎挨着。 

黄少天咳嗽了几声,“喉咙痛。” 

“我去买退烧药、消炎药还有喉糖和止咳糖浆。” 

黄少天犹豫了半响,说了句,“下次不会吃那么多凉的了。” 

叶修有点无奈,“我对这句话的真实性表示质疑啊。” 

黄少天破天荒不想说话,压低嗓音,“药!” 

叶修非常自觉,麻利地爬起来滚去药房了。

黄少天昏昏沉沉地睡过去了,然后被手机铃声吵醒,他摸索着掏出手机,一看居然是家里母亲大人。黄少天一个头两个大,无力应付,但是一下就被听出来声音不对,问出来是感冒了。他只得百般表示自己有朋友照料,绝对没有问题。不过到了这个岁数的青年,也都晓得家里长辈是要靠哄的,打起精神说了不少好听的,讨他亲娘欢心之余还信誓旦旦允诺会带杭州特产回去。

叶修回来的时候就看到他正在讲电话,他悄悄把东西放好,坐在床边。拿出烟叼在嘴里,不点燃,就枯坐着。

黄少天挂了电话,“喂,怎么傻坐着。”

叶修把烟丢掉,拿药给他,倒好水让他送服下去。“家里人担心你吧?不过现在这个样子,我可不允许你回去。”

黄少天咽下药片,瞪他一眼,“我好歹也要享受一下病号的福利吧。怎么可以现在就回去?”然后他似乎想起什么,反问:“不允许?你谁啊,大叔?”

叶修笑,“你家老男人啊。”顺手靠在床头,一把把黄少天圈在怀里,后背贴着自己前胸。“我出去一趟,回来就从风华正茂的有为青年变成大叔啦?”

黄少天闭着眼睛感受这点难得的舒心,现在是夏休期还好,日后只怕聚少离多变成家常便饭。都不知道要靠什么来维系感情。都说异地恋死得早,他也的确不是头脑发热才答应叶修试试看的。

“你刚才是烟瘾犯了吧,怎么不抽?忍不住可以去卫生间。开换气扇就好啦。”

“没事,还是少抽点吧。”

“哦。”

“我说不允许你回去,觉得这个词用得太重啦?”

黄少天扯过枕头,从叶修胸口滑到枕头上躺好,“没有啊,知道你不是那个意思。”

叶修揉揉他头发,“我下面要说点比较严肃的事情,好像跟你在一起一直都很开心和轻松。还没有说过什么太严肃的东西。”

黄少天睁开眼看着他,“你说,别吓唬我就行。”

“荣耀,的确是我喜欢并且擅长的东西。但是之外的很多,我可能已经撇到一边太久了,久到我自己有时候都不自觉什么地方、什么事情是不是做得过分了。如果你觉得我给了你很大的压力或者是让你觉得不太习惯,一定要直说。”

黄少天听完翘嘴角,“我是个姑娘吗?你要这么小心翼翼啊。”

叶修眼底里泛着笑,“不是,是在下今天有点多愁善感伤春悲秋。”

“你挺好的,除了太人渣之外暂时没有发现什么人品问题。”

“你这是夸我?”

“真没有,是骂你来着。”黄少天声音不能放太高,一会儿就拿一块喉糖含着。“人渣就人渣吧,谁让我就喜欢你那稀少的偶尔出现的一丝丝不渣的时候呢?反正你这种人放着也是祸害,不如我豪气干云一点收下,调教好了也算造福一方百姓。”

叶修也扯了个枕头贴着他躺下,“你偶尔感冒一次挺好的。”

“什么?”

“感冒的时候说话比较像正常人的频率,不会那么扰民。”

“哼。”

“你看,我们一个祸害一个扰民,凑一对正好。内部消化了,群众肯定感激涕零啊!”

黄少天笑得快要喘不过气,咳嗽了一叠声,叶修让他起来喝口水,轻拍后背,“好了,睡觉吧。不说了,这嗓音太磁性了。我听着真受不了。”

“磁性?是很好听吗?”

“是啊,要是你高潮的时候呻吟起来也是这样的声音,那就再好不过了。”

黄少天怒,“我高潮的时候声音很难听?”那次叶修喊他去酒店顺便扯明了两人的关系,恬不知耻地表示既然都在酒店了不如来一炮吧。黄少天对于第一次的记忆太过模糊,只记得除了舒服还是舒服,最后直接射在某人的嘴里了。

叶修笑得一脸奸淫,“没说你叫起来难听啊,你那时候完全不会发出声音的。跟平时判若两人,安静得我都以为自己搞错了对象。”

“靠,你还想听叫床啊。”

叶修摇头,“也不是,你说我很可能下半辈子都要跟一个小话坛子过了,偶尔能有片刻清静不是很好的事情嘛。”

“……”

“好了,不说啦。我去洗澡,回来再逗你。”

“不要欺负病号可以吗?你的良心都被狗吃了吗?”

 

叶修那时候经常一个转身就觉得,要是真的一辈子能这样过,也很不错。

只是两秒钟之后他就会回到正常的思绪里。

这样的事情,的确也只能在片刻须臾里面,想想罢了。


评论
热度(571)

© 九九 | Powered by LOFTER